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真实身份

作者:莫伊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直跟他们打交道的“卢潇平”竟然是一个冒牌货,这个发现实在是让杜鹃和唐弘业都有些吃惊,毕竟那个假的“卢潇平”在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可以说是一点破绽都没露过,别说是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跟老同学联系过的人了,就连侯常胜这个平日里就经常跟老同学打交道的人都同样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个假的“卢潇平”对于过去他们初中里面的同学也好,老师也罢,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很显然是知情的,并且这种知情很明显不是从什么人那里随便打听到了什么,而是真的很清楚,不是装出来的。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假的“卢潇平”虽然并不是卢潇平本人,却也应该是过去跟他们在一个学校里面,一个年级,甚至同一个班级的人。

    当初唐弘业和杜鹃在上初中的时候,班级里面的人数还是比较多的,这一次聚会没有全部都来,他们能够想起来的也是当时跟他们的关系比较好,或者是在班级里面某方面比较活跃积极的人,有一些各方面都平淡无奇的人,他们经过了这么多年也会有一些记不那么清楚,尤其是什么人竟然还会对杜鹃和唐弘业都怀有着这么偏执的一种情绪,这就更加让他们连个可疑的对象都想不出来了。

    “要不然,咱们用一个笨办法吧,对着照片找人!”杜鹃提出了一个办法,同时把当初他们的初中毕业照从办公桌抽屉里面拿了出来。

    当初从家里面返回来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把毕业照也给一并带了回来,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觉得万一能够有什么用途呢,没想到现在竟然还真的派上用场了,毕竟如果不这样,实在是没有办法大概的对假的“卢潇平”的真实身份进行推测,和他打过交道的人,目前已知的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外加侯常胜,侯常胜现在就在这个假的“卢潇平”手里面,其他人就更没有办法询问了。

    “假!”唐弘业看着照片愣了两秒钟,忽然一拍桌子,“侯常胜在那封‘举报信’里面写的那个就‘假’字,当时咱们怎么都没有办法理解,现在总算是弄明白了!他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卢潇平’根本就是个货不对板的冒牌货,所以想要在信里面告诉咱们,但是被打断了,所以只留下了一个‘假’字,关于那人的真实身份一点提示都没有,咱们之前也没有想到他会是个冒牌货,所以自然就理解不了。”

    “这也算是咱们被他钻了一个空子吧,”杜鹃叹了一口气,“毕竟人都是会这样的,越是对于自己熟悉的环境,或者是相关联的人,就越是容易掉以轻心,尤其他又对咱们上学那个时候的事情那么清楚,卢潇平本身也不是什么名人,真的是很难让人对他产生怀疑,谁会猜到一个过去的老同学会有意的去冒充另外的一个老同学呢?我现在就希望这个人的样貌跟小时候变化不要太大,好辨认一点。”

    两个人把毕业照放在桌上,仔细的辨认起来,毕业照毕竟只是一张冲印出来的相纸,尺寸有限,像素也一般,没有办法像那种高像素的电子版照片那样,放在电脑上,放大许多倍,仔仔细细的看清楚照片上面每一个人的模样。

    那张集体照上密密麻麻的站着几十个学生,一个挨着一个,肩并着肩,头挨着头,就算是凑近了仔细看,也会觉得个别人的面目有一点点的模糊,不够真切,但是这也是他们目前唯一能够用来做排除法的东西了。

    两个人凑在一起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中间看到有一两个和假的“卢潇平”外形略微有那么一点点相似的,但是再仔细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就发现对方同学聚会的时候也来了,而且经过了这么十年的时光,早就不是照片上瘦瘦小小的小男生了,没等人到中年,就已经先一步的发了福,很显然不可能是他们之前打交道的那个冒牌货“卢潇平”,可是这样一排除,他们就也真的找不到可以目标了。

    杜鹃有一点点挫败,不过她很快就又调整了一下情绪,振作起精神来,细细的数起照片上面的人来,她数了两遍,确定自己数出来的照片上面的人数绝对不会出错之后,这才抬起头来问唐弘业:“咱们班那个时候一共有多少人?”

    “咱们班那个时候啊……我想一想……”唐弘业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咱们班当时是72个人,因为咱们学校当时的规定是一个班最多不能超过60个人,结果咱们班因为老师比较有名,所以好多人拼命把孩子给塞进来,一来二去就超员了,到最后只能加课桌,咱们班比别的班硬是多出来两排座位,第一排的桌子直接就顶着讲台了。所以这个我是不会记错的,我很确定。”

    “咱们的毕业照上面只有71个人,所以如果咱们两个在毕业照上面一个感觉像是假冒‘卢潇平’的人都找不到,那个缺席了毕业照的人嫌疑就很大了。”

    “我再问问有没有人记得当初咱们班谁没有拍毕业照!”唐弘业听了杜鹃的话之后很开心,毕竟现在这样子把目标锁定在一个人身上,要比没有目标好多了。

    打听这件事就比较容易了,不需要谁跟谁比较熟或者不熟,只要有一个含糊的印象就可以,唐弘业只问了几个人就问出了答案。

    “他们说咱们初中拍毕业照那天,咱们班有一个学生因为急性阑尾炎请假了,所以就没有跟着一起拍,那个人的确是一个男生,名字叫许小亮。”唐弘业问杜鹃,“这个名字,或者说这个人,现在提起来你能有什么印象么?”

    杜鹃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你要不提这个名字,我都不记得咱们那时候班里有这么一个人了,现在就是听到这个名字,也觉得特别陌生,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就有点发愁了,”唐弘业抓了抓后脑勺,皱着眉头,“我跟你一样,听他们告诉我没拍照的人叫许小亮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咱们班还有这么个人么?真的是一丁点儿的印象都没有,使劲儿的回忆也想不起来。我刚才还问了帮我想起来这件事的那个同学,他也不记得许小亮这个人了,就只是对名字有印象,记得好像是咱们班级里面一个特别安静的人,一句话也不说,一天到晚不声不响的,所以好多人都只是记得有这么一个名字,人挺安静的,特别没有存在感,至于长什么样,根本没有人记得清楚,就更别提有谁还跟他有联系那些了。”

    唐弘业说完之后,看杜鹃没有什么反应,眼睛直直的在出神,赶忙伸手过去在她面前晃了晃:“怎么了?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出神?”

    “我刚才听你说那些的时候,好像忽然想起来了点什么,我对这个许小亮……好像还有那么一点印象,虽然不深,不提醒想不起来,你现在这么一提醒我就想起来了。其实我之前也觉得有些纳闷过,那个假的‘卢潇平’说我当初给他讲过题,我觉得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记得自己跟咱们班里的那个转学生打过什么交道,毕竟卢潇平是初三才转学去的,那个时候大家都忙着备战中考,哪有时间去理睬一些没用的闲事,我也更不可能有心思去跟一个和自己座位都离得特别远的转学生套交情。现在想一想,真正的卢潇平可能根本就没有跟我问过什么题,他说出来的那个事情,根本就是曾经发生在他自己身上过的。”

    “你给许小亮讲过题?”唐弘业觉得杜鹃说的有道理。

    杜鹃耸了耸肩,也有些吃不准:“说真的,记不住,我那时候确实给班级里好几个学生讲过题,就是你说的那一段时间,咱们老师非要弄什么先进带后进,我现在连那时候我讲过题的都有谁也记不那么清楚了,印象中模模糊糊觉得好像是有过那么一个人,特别不爱说话,姓什么叫什么我都忘了,就记得那时候我对这个人其实是挺恼火的,因为我给他讲题,他感觉也没有怎么认真听,眼睛看着我,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什么,讲完问他听懂了没有,就说懂了,问他刚刚我怎么给他讲的,就一句都说不出来,那时候我特别生气,觉得这人要是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思好好学习,提高一下成绩,那就算了,何必这么浪费两个人的时间呢,我就说别补了,要不然算了吧,他还不愿意,他说自己真的是认真听了,就是听完了之后记不住,让我再多讲两遍。我那会儿年纪也是小,脸皮薄,抹不开面子,听他这么说,明明心里面不是很高兴,但是又怕再多说什么会让人家以为我是嫌他脑子笨呢,只能耐着性子再讲。好在后来有别人的家长找到学校来跟老师提意见,咱们老师就不搞那个先进带后进的活动了,我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人说不定就是许小亮呢!”唐弘业一拍大腿,觉得这回终于有明确的进展了,“你还能记得那个人长得什么样么?跟冒牌的‘卢潇平’像么?”

    “真的没有什么特别深的印象了,就记得个子不算矮,特别沉默,我给他讲题他也不吭声,从来不会主动提出来自己有什么题不会,或者我讲的哪里他听不懂。哦,对,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当时班主任让我给那个男生讲题的时候,说他本来成绩还可以,中等水平,不上不下,也算过得去,但是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有了什么变故,成绩一下子就下滑了很多,言外之意就是说那个男生还是比较有挽救必要的,让我多帮一帮他。”

    杜鹃有些懊恼,这件事总体来说她是有印象的,因为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了一个那么沉默的人,不但自己几乎不开口说话,对于别人对他说的话也是能不回应就不回应,实在不行就咧嘴笑一笑,仿佛他是一堵消音墙一样,所有的声音到了他那里就都被吸了进去,连个回声都没有。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种怪异的性格特点,杜鹃就只对这件事情有印象,对于那个人的样貌非常非常的模糊,姓名就更是怎么绞尽脑汁都回忆不起来。

    “我觉得这个人是许小亮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因为他在局里第一次跟你见面的时候,特意强调了你帮他讲题,让他觉得很有好感什么的,所以这也就说明了他对这件事看得很重,就算是改名换姓的冒充别人,也还是忍不住想要说出来。”唐弘业越想就越觉得这个许小亮特别可疑,“我这就查一查许小亮的户籍信息!卢潇平全家移民到了国外,所以户口都注销了,我就不信许小亮也能注销掉!”

    他赶忙到电脑跟前,登录到户籍网上去,开始搜索起符合他们要求的许小亮,这一次的搜索结果终于没有再让他们感到失望,很快就找到了。

    “你看!还真的是这个人!”唐弘业把许小亮的户籍信息调出来看过之后,右手握拳打在自己左手的手心里,带着一种又有些兴奋高兴,又憋着一股气的复杂情绪,“总算把这个‘李鬼’给挖出来了!”

    杜鹃赶忙凑过去看看,首先看到的自然是许小亮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单眼皮,皮肤颜色比较偏深一点,和他们之前见过的‘卢潇平’比起来,脸颊那里稍微有些凹陷,看起来更瘦削,五官略有一点不同,但是大体又很相似,很显然许小亮在决定要假扮成卢潇平之前是对自己的脸做过一些不太大的调整的。

    这下子“李鬼”的身份终于明确了,杜鹃也觉得可以长出一口气,可是另外一件事也立刻钻进了她的脑海,让她的心情又重新变得沉重起来。

    “侯常胜现在没事,但是他已经发现了那个‘卢潇平’是有人假冒的,那就算眼下他是太平的,之后能够平安的被释放的几率也很小了呀!”她有些担忧的对唐弘业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