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惊人发现

作者:莫伊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最近小莫因为很多事情,折腾得非常疲惫,昨天晚上写着写着就睡着了……一睁眼就是后半夜,脑袋跟浆糊一样,请假都没来得及发,今天本来想早一点,结果又折腾到现在……我晚饭都没吃上呢,你们信么。。。?万分万分抱歉,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蹲墙角画圈圈……】

    “难道是举家移民了?”唐弘业皱起眉头。

    既然全家人一起诈死的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全家一起去参军就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唯一的解释就只剩下了移民。

    “这个反倒好办了,他的家里人什么时候移民的这个无所谓,他现在本人在国内,那就一定有入境记录,咱们可以先确认这件事。”杜鹃说。

    尽管这样一来,关于卢潇平户籍上面的底子,很多就都没有办法逐一查证了,但是至少先确定了他的入境记录,看看他已经回来了多久,毕竟作为一个已经移民销户的海外华人,回来国内也是要根据签证来限制居留时间的,卢潇平不可能无休止的常驻下去,假如说他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那侯常胜的人身安全可能就会有一定的影响,毕竟一个没有时间慢慢的去收拾烂摊子再远走高飞的人,搞不好就容易做出狗急跳墙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们就又要抓紧时间,又不能让对方察觉到他们的步步紧逼,以免让侯常胜受到伤害。

    调查了一番之后,从出入境管理处那边得到的反馈又让他们吃了一惊,卢潇平在近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入境记录,甚至最近几年之内都没有过他的入境记录。这就有些奇怪了,毕竟即便是移民海外的华人,回到中国同样需要受到签证期限的束缚,不可能无限期的一直逗留。

    所以这个卢潇平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如果说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境内,那为什么会没有他的户籍信息呢?如果说他是因为移民所以被注销了户口,为什么又根本查不到他的入境记录?一个大活人,总不可能是从天而降的吧?

    “我看,咱们还是找原来的同学打听打听吧,卢潇平过去在学校里面,跟咱们不算熟悉,跟侯常胜也是后来才又联系起来,变得有些热络的,但是他不可能在过去也始终独往独来吧?多打听打听,说不定有人比咱们更了解他呢,哪怕没有了解到那种程度,拼拼凑凑也能让咱们找到点有用的东西。”唐弘业觉得现在除了这样以外,他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幸亏这一次他们刚刚才举办过同学聚会,所以很多老同学的联系方式也借着这一次的机会更新了一下,不愁联系不到当年的初中同学。只不过当初聚会的时候,谁也不可能有那种先见之明,知道卢潇平会有这种问题,在那个时候就提前开始打听关于他的事情,现在只能再重新问一遍了。

    唐弘业是男的,和其他当年的男同学打听关于卢潇平的事情,很显然更容易有收获,毕竟初中那个年纪,还是男生比较喜欢跟男生扎堆,女生比较喜欢跟女生打交道,不过现在需要广撒网,所以杜鹃也没有闲着,也开始联系初中时候的女同学,先从跟自己关系相对比较好,也比较熟悉的开始询问,看看她们本人,或者她们知不知道班级里谁跟卢潇平那个时候关系比较熟悉一点。

    本来两个人都以为唐弘业那边会比较先打听出来一些有价值的线索,没想到到后来居然是杜鹃先有了收获——一个跟她关系还算比较熟的女同学说她记得初中的时候,班级里面还有一个女生曾经有一度暗恋过卢潇平来着。杜鹃赶忙向她询问了那个女生是谁,然后就把电话给那个女生打了过去。

    那个女同学和杜鹃原本也并不是特别熟悉,好在也没有过什么过结,杜鹃打电话过去跟她询问当年和卢潇平的来往,虽然显得有些突兀,但也不至于太过于尴尬,那个女同学惊讶之余,对于小时候的事情倒也没有怎么避讳。

    “我的天,哈哈哈哈,”对方是一个性格比较爽朗的人,接到杜鹃的电话有些疑惑,等听杜鹃说明了来意之后,便直接笑了出来,这一笑倒也把这个话题原本可能带来的尴尬给冲淡了,“这都过去多少年啦!那时候我才十四五岁,年幼无知的一段小小暗恋,居然到现在还有人记得!说真的,你要是不提这个,我都快不记得我自己以前还喜欢过卢潇平来着!说真的,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胖胖的男生,那个时候我对男孩子的偏好跟现在还真是差距很大啊!不过那会儿我能觉得对卢潇平比较有好感,主要是因为那时候我也没有怎么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整个人就是一只井底蛙,咱们班的男生呢,不对,应该说咱们学校里的那些男生,基本上也是半斤八两,跟我的见识差不多,没有什么吸引力,卢潇平就不一样了。”

    “卢潇平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么?”杜鹃问,她对卢潇平当年的印象实在是浅之又浅,除了能够隐隐约约有印象当时班级里面在初三的时候来了一个转学生,名字就叫卢潇平,其余的就一律都不记得了,就连之前卢潇平说的什么讲解习题,那更是完全想不起来,毕竟那个时候只有一年就要面临中考,杜鹃自己也压力很大,满心就想着一定要考出个好成绩,进入重点高中什么的。

    “其实要是放在现在的话,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主要就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自己也好,我身边的其他男生也好,都是一群井底蛙,没有怎么见过外面的世界,所以就衬托得卢潇平跟别人都不一样了。”那个女同学说,“卢潇平那个时候家里头的条件就挺好的,我当时跟他正好是坐前后桌,离得挺近的,下课有的时候没有什么事儿,或者是晚自习之前的休息时间,大家就凑一起聊聊天什么的,卢潇平经常就会说起来一些其他城市的事情,有什么好玩儿的呀,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东西有意思的事儿,或者是有什么咱们这边没有的好吃的小零嘴儿,我觉得怎么他居然知道这么多东西,去过那么多地方啊?

    结果一聊才发现,别看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原来他家里头条件特别好,所以假期咱们在家里头傻玩儿的时候,他爸妈都是带着他全国各地的旅游,让他开阔眼界,见识见识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而且他的亲姑姑早早就移民到国外去了,对他也特别的疼爱,有事没事就给他寄各种国外的东西回来,他当时还给我们带过外国的巧克力,让我们尝,我都没舍得吃,用纸巾包好放在书包里,结果后来就给忘记了,等再想起来的时候都化成了一个坨坨,别提多恶心了!”

    那个女同学回忆着过去的事情,觉得很有趣,她并不知道杜鹃打听这件事涉及到的是一起刑事案件,所以语气听起来十分的轻快。

    “后来啊,等上了高中,我跟他也不在一个学校,后来又上大学,就一直没怎么联系,上了大学之后,我自己也见识到了外面的世界,而且发现自己不太喜欢肉嘟嘟的男生,这才明白过来,其实我根本不算是喜欢过卢潇平,我只不过是那个时候有些崇拜他,觉得他见识特别广,与众不同。”她有些感慨的说。

    “卢潇平当时没有考你去的那所高中是么?那他后来去念了什么学校?”杜鹃听她说了半天,提到了一句关于卢潇平高中没有跟她念同一所的事情,既然知道不是同一所,说不定也知道对方读书的学校是哪一所。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他亲姑姑老早就移民去国外了,又特别疼他,所以就一直希望自己的这个外甥到国外去念书,初中那会儿卢潇平就跟我们说起来过,他爸妈还有些犹豫不决,一方面希望他出去读书对以后发展更好,一方面又担心他自己过去到姑姑家生活,远离父母,会不会对成长不太有帮助。后来初中毕业考高中之前,他爸妈就下了决心了,要为了孩子全家移民到他姑姑家那边,这样一来就可以两全其美了,他能出去读书,父母也能在身边方便照顾。”

    “所以你的意思是,卢潇平初中毕业就全家移民走了?”杜鹃听到这里,觉得有些失望,她估计这个女同学应该是对卢潇平后期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了解,不过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她还是问了一句,“后来你们还有联系么?”

    “没有,好久不联系了,”那个女同学有些带着歉意的说,“我之前还在社交网络上面关注了他的个人主页,他也回关注了我,偶尔发照片或者什么的,就互相评价评价什么的,但是后来我毕业工作以后,特别忙,也挺累的,年纪不算小了,也没那么多精力去逛那个网站,挺麻烦的,就没怎么再上去看过。”

    她是觉得自己这个程度已经算是跟卢潇平没有联系了,所以感觉很抱歉,不能够帮助杜鹃立刻就和卢潇平建立联系,但是杜鹃听了这话却觉得非常的惊喜。

    “太好了!你能把他的个人主页发给我么?”杜鹃赶忙对她说。

    那个女同学略微有那么一点困惑:“哦,那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你干嘛这么着急的想要找他啊?我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时候你跟他也不怎么熟吧?”

    “哦,不是我,是唐弘业想要联系他,我帮他问一问,打听一下。”杜鹃也不知道这个女同学跟卢潇平到底是不是那么多年来都真的断了往来,所以也没有打算把实话说给她,于公这样对调查比较保险,于私卢潇平所涉及到的案子,性质也比较严重,尤其还有卢潇平对自己的老同学侯常胜下手的这件事,实在是有些吓人,杜鹃也担心一旦告诉了这个女同学,会把对方给吓个好歹。

    “哦,这样啊,那我一会儿就把卢潇平的个人主页给你发过去。”那个女同学回答说,然后又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奇怪了,我记得卢潇平和唐弘业上学那会儿好像关系也没有多熟多好啊!那么现在怎么这么着急想要找他呢?”

    “呵呵……这谁知道呢,他们男生有的时候脑子里面想的东西就是让咱们不太理解。”杜鹃随便回应了一句应付过去,叮嘱对方一定要把网页发过来。

    过了一会儿,杜鹃的手机响了,她打开一看,果然是那个女同学发了一个网址过来,她赶忙把那个网址复制了发到电脑上,准备确认一下。

    唐弘业也被她叫了过来,两个人的脑袋凑在一起,用一种有些紧张的心情盯着屏幕,生怕错过了什么不太起眼的线索。

    那个女同学给杜鹃发过来的是一个国外的社交网站,杜鹃和唐弘业费了一番功夫才顺利打开那个网页,进入了一个个人账号的主页上面,这个主页的头像是一个圆圆脸庞的男青年,两只眼睛不算特别大,皮肤白白净净的,头发有一点微微的卷曲,看上去跟帅固然没有任何关系,却又有一种很喜庆的感觉。

    这一张脸看起来倒是挺顺眼,只不过陌生得很,杜鹃看了看唐弘业,唐弘业也是一脸难以置信,他翻了翻那个网页上面的个人相册,里面最近的一张照片是距离现在差不多半年左右的时候拍的,季节是夏天,那个白白胖胖的年轻男人和一群肤色有黑有白的同龄人一起在一片蓝天绿草之间架着烧烤架吃BBQ呢。

    “这……不会是搞错了吧?”唐弘业有些错愕,因为主页的用户名是英文的,没有姓氏,实在是无从判断。

    “我再跟那个女生确认一下。”杜鹃把唐弘业打开的这张图片存下来,发给方才通过电话的那个女同学,让她看看照片里的人是不是卢潇平。

    很快那个女同学就回了信息,说照片里面的人就是卢潇平,他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个白胖的模样,虽然变成熟了不少,这种显著的风格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这下子杜鹃和唐弘业又有些傻了眼,如果真正的“李逵”是移民许久的那个白胖男青年,那之前跟他们还有侯常胜打交道的那个“李鬼”究竟又是谁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