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心态

作者:莫伊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心里其实也已经有了一个猜测,咱们俩要不要考验一下默契度?”因为两个人之前说的这些话题有些沉重,气氛也有些压抑,所以唐弘业决定稍微调节一下气氛,谈正事归谈正事,但是还是需要打起一些精神来的。

    说完,他起身到一旁的写字台前,找到了意见簿后面的便签纸和两支铅笔头,拿过来递给杜鹃一张纸和一支笔,示意她把自己心目当中的那个名字写下来,自己也到茶几那边去,在纸上面写下了一个名字。

    两个人都写好了之后,交换了一下彼此的答案,打开一看,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把对方的字条摊开放在小茶几上,上面果然的写着同一个名字——卢潇平。

    “你是怎么怀疑到他的?”唐弘业把两张纸条撕碎,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

    杜鹃叹了一口气:“我是在考虑尹湄的时候,忽然想到了这一层的。前两次你差一点出事的时候,尹湄都在这边借调,对咱们的行踪比较掌握,所以她给别人提供线索我觉得还是能说的通,但是有一件事说不通,那就是最后一次,那时候尹湄和黄帅都已经回去了,没有了人给通风报信,那个人是怎么掌握到咱们行踪,策划了那第三次的呢?毕竟那第三次的手法,可不是什么突然开着车冲出来之后,而是提前约好了那么几个群众演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几个人当时可是比咱们到的还早呢。所以我就在想,那个人一定还有除了尹湄以外的其他途径,可以用来掌握咱们的行踪,然后我就想到了那几个群众演员的事情。

    想要提前安排好那一群人在饭店里面准备着,光是掌握了咱们工作上的行踪是没有用的,那个安排需要提前知道咱们那天要去那个饭店吃饭,你回想一下,那天闹事那两桌人做的位置,是那个饭店大堂里面最中间的那一排,也就是说咱们不管当时是选择坐在哪一侧,都不会远离他们,确保咱们距离够近,这样才会过去插手帮忙劝架,离开自己的位子。”

    “对,我也是在这件事情上面有些疑惑的,后来想到了卢潇平,就觉得好像很多问题都得到了解答。”唐弘业叹了一口气,“他最初对你表达好感被拒绝了,然后联系我,说自己因为不知情,闹了一个大乌龙,所以为了表达诚意,约我聊一聊什么的,后来一直表现的挺坦荡的,我那会儿也觉得,人家表现得大大方方,我要是别别扭扭的不跟人打交道,反倒成了我这个人心眼儿太小了,没想到现在回头看,还真的是引狼入室!他因为跟咱们走动比较多,那一次本来也是约他到那里吃饭的,所以他知道那个地方,提前做好了安排也一点不奇怪。包括后来把侯常胜拘禁起来,卢潇平也能够做到,毕竟他和侯常胜也还挺熟的,至少在最开始的时候,就不可能让侯常胜轻易的产生什么防备心理。”

    说着,他脸上多了几分困惑,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可是有一点我想不通,如果真的是卢潇平,那次他为什么要自己把那个加了药的饮料喝掉呢?想要用苦肉计?但是医生不也说了么,那个药的计量控制不好,真的会出人命的。他这样会不会风险太大了?冒那么大的风险这么做真的值得么?”

    “如果他的的确确是服用了那么大的计量,那确实是存在一定风险的,可是你有没有想到过,他有可能根本就没有服用那么大的计量进去?”杜鹃提出了她的另外一个猜测,“当时他端起杯子就喝了,后来出现了症状,咱们就自然而然的觉得肯定是因为杯子里面被人投毒,所以才会变成那样的,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在露面之前自己服了药,然后喝了饮料下去,再把事先准备好的药粉偷偷放进剩下的饮料里面,这样他只需要把症状演出来给咱们看,到医院检查又症状也符合,没有问题,不会出现破绽,并且还可以让情况看起来有些凶险,实际上他自己根本不会因为过量服药而引发什么问题。”

    “真是好一出苦肉计是!”唐弘业冷笑,“就因为他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所以咱们对他就有一种歉意,也觉得内疚,侯常胜出事之后,咱们谁都没有第一时间就先去怀疑他,毕竟在咱们眼中他差一点因为我而变成了替死鬼!”

    唐弘业越想越恼火,两只手攥着拳头,有气没出发,这种被人当成猴子一样给耍了的感觉别提多差劲了,他呼呼的喘了几口粗气之后,才总算是稍微平复下来一些,然后问杜鹃:“你回忆一下,咱们上初高中那会儿,卢潇平对你表达过什么好感么?他之前不是说过什么你帮他辅导过功课么?”

    杜鹃看起来也是一脸的困惑,拧着眉头想了半天,摇摇头:“我是真的想不起来思,一点一点都想不起来!我初中的时候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他说他叫卢潇平,是转学生,我想来想去都只有一个朦朦胧胧的印象,而且那个时候我帮咱们班同学辅导过功课的也不止一个两个,你忘了么?那个时候咱们班主任搞了一个先进带后进什么的活动,你那时候不也被分配过几个帮忙辅导功课的帮扶对象么?就算是我真的给他辅导过功课,我也没有对他有过什么特殊对待啊。”

    杜鹃这么一说唐弘业也想起来了,还真的是杜鹃说的那么回事儿,当时他们的班主任因为班级里面的学生成绩太过于两极分化,所以就搞了那么一个辅导功课的活动,当时他们班好几十人,班主任让班级里成绩在前十几名的一对一的帮忙辅导倒数十几名的功课,后来又发现十名开外的那几个学生自己保持住名次都挺困难,希望他们帮忙辅导成绩不好的,搞不定没有把对方辅导上去,反而自己原本的成绩都要跟着下降,于是就改变了原本的安排,给几个成绩特别稳定的学生同时安排了好几个需要辅导功课的同学。

    这样的活动进行了大半个学期吧,才逐渐的被家长给听说了,好几个家长都觉得很不高兴,觉得给成绩不够理想的学生辅导功课这本来应该是学校老师的工作,为什么要被摊派都是学生的头上?同样都是在班级里面听课学习的同学,凭什么前几名的孩子就必须要承担这种影响自己学习和休息的额外任务?

    那几个家长找班主任反应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解决,于是就闹到了校长那里,控诉班主任老师自己推卸责任却让学生来帮忙顶着,后来校长给几个家长道了歉,让班主任老师不许再这么给班级里前几名的孩子加压,于是这个先进帮助后进的活动就算是画上了句号,之后也一直没有再折腾过这一类的事情。

    如果不是杜鹃提起这件事,唐弘业都差一点忘了自己当初也是负责帮人家辅导功课的人,既然是老师当初给安排的任务,并且一个人要负责辅导功课的也不但是专门的某一个人而已,这的确不是什么能够造成误会的事情。

    “不过那种神经病的思维方式,根本不能按照正常人的模式去理解。”唐弘业有些无奈,又有些头疼,“赵戚炜不也是一样的么,你顺便帮了他一下,然后就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变成喜欢他的暗号,卢潇平保不齐是不是也这样的心态呢。”

    杜鹃叹气,如果不是这一次卢潇平湖人之间自己跑了出来,她保不齐连曾经有这么一个同学都记不得,就更别提对方过去对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了。

    “他那苦肉计用的确实挺不错的,之后甚至还来了一个‘功成身退’,直接退到幕后去策划这一次针对侯常胜,或者说针对你的这一个计划,因为他先是不小心中毒,然后又耽误了本来就周期很长的出差,所以后来没有出席同学聚会,也好像变成了一个不在场的证据一样,让咱们没有第一时间就对他产生怀疑。”杜鹃眉头紧锁,“不管这个卢潇平过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至少在我看来,他现在是一个心机很重,并且心态扭曲的很厉害的人。冤有头债有主,他要是真觉得这么多年自己委屈巴巴的,得不到回应,蛮可以直接冲着我来啊!为什么要对其他人下手?我没有回应过他,关你什么事?有关侯常胜什么事?真是太过分了!”

    “还是别了吧!”唐弘业一听这话,赶忙摆摆手,“他针对我,我也没有什么觉得特别揪心的,但是这要是目标换成了是你,那我可没有办法像现在这么淡定!而且我个人认为,如果像你之前说的那样,卢潇平和赵戚炜的心境是一样的,那他不可能怨恨你,更不可能把目标订成是你。你想一下,赵戚炜除了那一次坚信你对他也有好感的时候,突然冲出来抱住了你,之后还有没有试图对你进行过其他形式的报复么?很显然是没有的,一直到最后,他认为你从头到尾居然都对他没有任何的好感,所以选择了轻生,虽然这么做很愚蠢,但是他的的确确是没有因为这件事所以怨恨过你,对你产生过想要报复的念头。”

    “所以你的意思是,卢潇平并不是因为恨我,所以想要通过针对你来让我痛苦难过,而是他从根本上就觉得这里面不该存在的人就是你,如果你不在的话,别人就有机会了?”杜鹃有些明白了,不过她并没有因为对方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自己而感到任何的轻松,反而更加感觉到了一种不寒而栗,

    在杜鹃看来,那并不是什么深沉的爱意,而是一种单方面把对方给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并且还致力于排除其他觊觎这个宝贵“私有物”的人。

    这种病态一般的守护和占有欲,实在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好了,咱们现在什么也别想了,卢潇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现在再怎么胡思乱想的恶心自己,他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明天一早咱们家就启程回去,赵戚炜已经死了,所以排除掉了一个可疑对象,现在全部注意力都可以集中在卢潇平那边,也算是解决了一桩大事,今天晚上咱们都好好休息,这回有了目标,接下来的工作就都有的放矢了!”唐弘业伸手摸了摸杜鹃的头发,他心里面其实也堵着一块大石头一样的憋闷,只不过在眼下这种情况下,他什么负面情绪也不想流露给杜鹃,免得她会更加担心,也更加的自责。

    其实对于唐弘业来说,他的心里面也不怎么好过,毕竟自己曾经还是被卢潇平给蒙骗了的,以为这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坦荡荡的人,知道自己有好感的姑娘名花有主,不痴缠,不纠结,大大方方,也算是一个让人觉得值得交往的人,哪曾想,那些坦荡竟然都是精心的伪装,实际上心里面藏着极其恶毒的算计呢。

    唐弘业也不是一点懊恼情绪都没有,他也不止一次想,假如自己早一点看穿,会不会侯常胜就可以避免现在这样的一个处境了呢?

    这么想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心里面特别的内疚,仿佛因为自己的缘故,所以害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好朋友、好兄弟。

    可是转念一想,唐弘业又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避免侯常胜的上当,毕竟当初侯常胜和他老婆之所以会产生矛盾,主要原因是侯常胜老婆因为自己妹妹一厢情愿的单恋,就开始对杜鹃发难,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说了很多过分的话,如果想要不被卢潇平带到这样的机会,除非能够避免侯常胜因为那样的一个缘故而和老婆闹翻,想要避免侯常胜和他老婆闹翻,就自然而然是需要让杜鹃一个人承受所有的委屈,咬牙往肚子里面咽。

    这种做法当然也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了!

    唐弘业偷偷的钻了钻拳头,希望能够快点把卢潇平给找出来,了结了喆所有的糟心事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