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送到了嘴边的食物……好吃!

作者:颓废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嘴角微微翘起,没有笑声,但确实是在笑。

    “杰森你在笑什么?”

    女糕点师下意识的问道。

    “我在赞美‘食物’的美味。”

    杰森说着就跳下了马车,然后,对着女糕点师说道:“待在车上别下来。”

    说完,也没有等女糕点师回答,就大步流星的向着老兵站点走去。

    越是接近,杰森脸上的笑意就越是抑制不住。

    同样的,那香味也越发的浓烈了。

    本以为是一个开胃小点,没想到却是一次大餐!

    咕咚。

    杰森咽了口口水,他克制着自己的饥饿,再一次告诉自己‘等待会让食物更美味’后,他的目光看向了老兵站点前的三人。

    三人并不陌生,在老泰笛的身边见过。

    很明显,这就是老泰笛派来查探老兵站点的人。

    “杰森阁下。”

    为首的男子向着杰森示意。

    然后,在杰森点头做为回应后,三人就行动起来。

    事实上,如果不是看到了杰森,他们早就进入老兵站点了。

    老兵站点,听名字就能够猜到大概。

    这里是一间俱乐部。

    为退伍的老兵们提供服务。

    当然普通的士兵是没有资格进入的,至少是少尉一级或之上的军官才行。

    从外表上看和老兵医院没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一个是用了纯白色,一个则是更为暖调的淡黄色。

    吱呀!

    门推开了。

    普鲁斯家族的三人,以纵列的方式走进去。

    第一人的手中出现了一枚黄色的宝石,嘴里低声念叨。

    第二人则是握着两支冲锋枪。

    第三人手里出现的是手雷。

    很明显,普鲁斯家族早已适应了该如何将‘神秘侧’融入到火药世界中。

    踏、踏踏。

    吱呀、吱呀。

    靴子踩在门内的地板上,地板立刻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响声,领头的嘴中图复语并没有停下,第二人、第三人则是一左一右看向了两边。

    整座老兵站点的大厅空荡荡的。

    乒乓球台、台球桌旁,拍子、球杆四处散落,数张本该贴在地面上的报纸,因为开门涌入的风,而翘起一角,缠裹在了那些无人坐着的椅子上。

    “安全!”

    “安全!”

    第二、第三人连续说道。

    第一人嘴里的图复语没停,一手拿着黄宝石,一手比划了个手势,示意继续检查。

    但就在两人准备行动的刹那,远处桌子上的收音机的电源灯,突然亮了。

    刺啦!

    吱!

    尖锐的电流声突然响起,超过常人难以忍受的分贝,顿时,令第二、第三人面露痛苦,第一人的图复语也稍停。

    虽然仅仅是稍停!

    但无形的力场,顿时露出了破绽。

    “嘻嘻!”

    一声孩童的笑声出现了。

    那声音来自大厅一侧的走廊深处。

    伴随着笑声,还有一阵阵轻快的脚步声。

    很明显,那个发出笑声的孩童,正在向着这里靠近。

    普鲁斯家族第一人脸色突变,他感知到了某种无法言明的恐惧正在开始侵蚀自己的神智时,他当即大吼道:“撤退!撤退!”

    第二、第三人立刻向后退去。

    第一人也是转身就跑。

    但是——

    砰!

    身后本该开启的门,就这么关上了。

    不单单是关上了,三根食指粗细的藤条就这么从天花板上垂下,悄无声息的勒在了三人的脖颈上,猛地一收。

    嘎吱。

    清脆的响声中,伴随着窒息的哈、哈声。

    随后,一切再次变得安静起来。

    ……

    杰森跟在普鲁斯家族三人的身后,走进了老兵站点。

    但是当他穿过门时,明明跟在前面的三人,却直接消失不见了。

    他眼前是一个空荡荡的大厅。

    有乒乓球桌,也有台球桌。

    地上满是洒落的报纸,桌椅凌乱,不少桌上还放着酒瓶。

    大部分都是刚刚开启的酒。

    少部分则是还有着一半。

    看得出,老兵站点的人,都分外的爱酒。

    而就在杰森检查的时候,不远处的桌子上,那个收音机的电源灯突然的亮了起来,就在那刺耳的电流声即将响起的时候,杰森抬手就是一枪。

    砰!

    不足10米的距离,霰弹枪的威力被发挥到了极致。

    顿时,那个收音机就被打得稀烂。

    “嘻嘻!”

    孩童的笑声在远处的房间回荡着,还有一阵阵的脚步声,似乎是正在从走廊尽头,向着这里跑来。

    杰森抬手一枚手雷。

    叮!

    拉环落在了地上,手雷飞入了走廊的深处。

    那本该靠近的脚步声,立刻变成了远遁。

    但——

    轰!

    手雷炸裂,弹片飞溅后,一切再次的安静起来。

    一根手指粗细的藤条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杰森身后,向着杰森的脖颈缠绕而来,但是还没有触碰到杰森的脖颈,就被早已闻到了淡淡香味的杰森一把抓在了手中。

    左手抓住这藤蔓,杰森连续在手腕上缠绕了几圈,然后,用力向下一拉。

    刺啦!

    宛如是布匹的割裂声,这根足有三米多长的藤蔓就这么的被拽了下来。

    天花板上破裂了一个大洞,仿佛这根藤蔓就是生长在天花板上的一样。

    呼、呼!

    门后开着的窗户,向着大厅内吹着寒风。

    黑黢黢的天花板内则是回荡着这样的风声。

    就仿佛是一头看不见的怪兽正潜伏在那,准备择人而噬一般。

    杰森却是扫了一眼,就开始收集地面上的报纸,还有刚刚掉落的天花板。

    报纸在下,木板在上,随着打火机的点燃。

    一团简易的篝火就出现了。

    然后?

    被撕扯下来的藤蔓用一旁的酒水冲洗后,杰森直接掰下一旁的椅子腿,充当着铁钎子,将食指粗细的藤蔓缠绕其上,开始了烧烤。

    不一会儿,植物的香味就开始弥漫在大厅内。

    虽然没有任何的调料,但是烈酒的冲洗,让这根藤蔓带了一丝丝的辣味。

    吃起来更是嘎吱嘎吱的脆,有点像是在吃烤海带。

    嘎吱的脆响中。

    呼呼的风声还在继续着。

    杰森一皱眉。

    热气腾腾的食物,被凉风吹着,实在是不够美味。

    他径直站起身走到了门边,抬手就将门……关上了。

    接着,还顺手拉过了一张桌子,顶在了门后。

    谁也别想逃!

    都是我的!

    杰森面带笑容,而整个大厅却是越发的安静了。

    只剩下了火焰的啵啵声和咀嚼声。

    【吞食暗椰子之触!】

    【体力、精力中等程度恢复!】

    【饱食度+2】

    ……

    吱呀、吱呀。

    一道坐在轮椅上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另外一侧的尽头。

    对方转动着轮子,缓慢的靠近着杰森。

    看不清楚面容,但是对方的嘴里却是发出了难听的哈声。

    有些像是上气不接下气。

    但更像是一种挣扎。

    垂死的挣扎。

    不过,声音却还是传来了。

    “什么是平等?”

    “什么是平等?”

    “什么是平等?”

    对方仿佛是质问杰森一般。

    而随着一声声的质问,那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消失了,反而是带起了一种咆哮声,犹如是野兽的嘶吼一般。

    砰!

    霰弹枪的枪口火光四射。

    嘶吼声戛然而止了。

    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身影愣愣的看着自己被打成了筛子的身躯,眼中浮现了一抹不可置信。

    然后——

    砰、砰砰!

    霰弹枪一连串的激发。

    弹丸上巨大的冲击力,就这么把坐在轮椅上,即将出现在大厅内的身影,硬生生的打了回去。

    对方十分的不甘。

    想要挣扎。

    但是无用。

    铭记‘狮鹫射击术’的杰森再开完枪后,又是一枚手雷扔了过去,手雷恰到好处的落在了对方的怀中,径直爆炸。

    轰!

    轮椅和轮椅上的身影四分五裂了。

    “枪口下,众生平等。”

    杰森淡淡的说道,他的目光看向了天花板上的窟窿。

    在轮椅上的身影被炸到四分五裂后,他闻到了更加浓郁的香味,从那个窟窿里传来。

    按理说,一楼的天花板上应该是二楼才对。

    但是,从他这里看去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食物’就在其中。

    那……

    还有什么好说的?

    杰森走向了之前收集到的烈酒,它们整齐的摞在了一张桌子上,每一个都密封了口,一截充当着引线的报纸露在外面。

    点燃后,杰森就将这些特制的鸡尾酒扔进了那个黑漆漆的窟窿中。

    一瓶、两瓶、三瓶……

    一开始黑漆漆的窟窿吞噬了这些燃烧瓶。

    威力本该不错的燃烧瓶连一点火花都没有显现。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杰森将更多的燃烧瓶扔进去后,火焰开始出现了。

    而一旦火焰出现,黑暗马上就被吞噬了。

    一个足有一人多高,满是藤条的怪物在那黑暗中显现。

    它不停的用藤条拍打着自己身上的火焰。

    但越是用藤条拍打,火焰就燃烧的越旺。

    接着,它从那黑漆漆的窟窿中滚落而下。

    砰!

    带着一声闷响,就这么的跌落在了杰森的脚边。

    可是杰森看也不看这个怪物。

    味道,早已告知他。

    什么是真实的。

    什么是虚假的。

    他微微侧过头,一根带着尖刺的藤蔓,就这么擦着他的脸颊而过。

    杰森抬手抓住藤蔓,再次用力一拉。

    宛如是拉动了幕布一般。

    整个天花板就这么的掉了下来。

    真正的‘食物’也第一次出现在了杰森的面前。

    那是一颗足有水缸大小的圆球,它悬挂在老兵站点的顶层,一根根藤蔓从它全身上下蔓延而出,藤蔓的尽头则是悬挂着一个又一个被勒住脖子,窒息的人,既有着普鲁斯家族的三人,也有着老兵站点的老兵们,他们就好似是节日时,挂在屋内的彩旗一般。

    可没有任何的喜悦。

    只有死亡!

    吼!

    显露出本体的‘食物’无比恼怒。

    它放声怒吼,它的那些好似触手般的藤蔓扔下了到手的猎物,好似蛇一般在杰森头顶乱舞着,然后,离弦之箭,纷纷向着杰森刺来。

    杰森不慌不忙,抬手一指——

    Yi!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