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32.仙门三派

作者:二哈不在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刚刚在生死之间扒了一层皮下来,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有多差。

    所以说,有些时候姑娘们梳洗打扮真的不是为了取悦谁,就好比我现在的情况。

    不论风不峪此行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但他若是看见我这副外强中干不人不鬼的样子,仙门那边恐怕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攻打瞑渊了。

    我尽可能快地捣鼓结束,看着自己的脸从惨白如鬼渐渐变得红润有生气,我认真地对着镜子思考了一下,这算不算也是一门另类的邪功?

    人靠衣装,除了妆扮,我还让阿九去给我找了一套十分具有大魔头特征的衣服,简而言之,就是乌漆麻黑层层叠叠气势压人。

    不过等阿九给我套完一层又一层的衣服之后,我还是没有第一时间赶去濯恶殿,反而是先召来了之前派去跟踪风不峪的影卫。

    無妄门的影卫是影桎一手训练出来的,和曾经垚镇的影卫一样,擅跟踪、监视、刺杀、收集情报一应事宜。

    若说九黎是我手中光明正大的剑,那影卫就是我隐于暗处杀人不见血的匕。

    只是我也没想到影卫竟能跟踪风不峪,跑了一圈最后才回了無妄门。

    虽说我不该这么质疑自己属下的办事能力。但风不峪少年时便是仙门天才,如今又是天虞掌门,一身修为早已是深不可测。在魔界刚被影卫跟踪时没有察觉到也就算了,这都回了仙门走了一圈了还没发现自己被人跟踪,那绝对是有猫腻。

    我当初让影卫跟着风不峪,除了跟踪这个行为本身的用意,更多的是想等他发现被人跟踪后,知道我在告诉他:我盯着你呢,别耍花招,赶紧滚蛋。

    没想到这影卫跟着跑去仙门呆了几天,还真知道了一些消息。

    与历届魔王都在追求一统魔界的理想不同,仙门一直都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毕竟标榜了自己是正道之人是良善之辈,就算是想要一些小门小派默默消失也要找个冠冕堂皇些的理由,至少表面上还是要说得过去。绝不能像魔界这边一样,一天到晚喊打喊杀,说灭你门派就灭你门派,连句客套话都不说就先把你门口蹲着的石狮子一拳打个粉碎。

    所以,尽管仙门那边偶有几个小门小派不知怎么突然就不在了,但还是会有更多的小门小派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

    不过仙门那边虽然人多派杂,但也绝不可能真的就各自为战顶住以前那些扩张狂魔般的魔道之主,所以还是要有领头仙门管着这一盘散沙的。

    天虞便是领头的仙门之一,与它同样地位的还有昆吾、青要。

    青要派都是女修,虽是三派之一,却常年闭山清修,不怎么管山外之事。

    而昆吾派与天虞派同为三派之一,这些年世道太平一些,总免不了明里暗里比较一番。

    以前莫悯仙还在的时候,天虞压昆吾一头。而如今莫悯仙不在了,风不峪继任掌门,即使是天纵英才,但毕竟资历尚浅,更何况他当时接任掌门和云别尘一样都是临危受命,那时的天虞山刚刚被我蹂躏了一遍,莫悯仙还和我一起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所以,昆吾现在私下都是以第一仙门自居,春风得意得很,毕竟这便宜捡得就跟天上掉肉馅饼还直接砸到了他的狗脸上一样。

    而这次围攻瞑渊除掉魔王的事情也是昆吾派牵的头,找了天虞、青要两大仙门不说,还纠集了大大小小数十个小仙门,浩浩荡荡地打出口号:除魔卫道,天命所归。

    可厉害死你昆吾了,云别尘没困在瞑渊之前怎么就没见着你们的“天命所归”了?

    最可笑的是,这消息还是往生城那边给昆吾的,明明已经仙魔勾结,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脸还敢说除魔卫道。

    我心里被昆吾这操作恶心得够呛,早知道当年上天虞之前就应该先把昆吾给打一顿,真是失策。

    虽然我心里吐槽得欢快,但实际上并不轻松。

    瞑渊那边仙门虎视眈眈,而风不峪又此时找上门来,只希望他不是来阻我的。

    影卫说,风不峪自从上次归魇城分别之后,回到天虞没过几天便有昆吾的人上山拜见,说是共商除魔大计。昆吾的人走后,风不峪便匿了行踪独自一人先去了瞑渊,远远地看了一会便马上来了無妄门。

    听完影卫汇报的消息,我整了整衣服,也该去见风不峪了。

    濯恶殿里,仙人伫立。

    靡靡向我行了一礼:“门主。”

    我端着门主的架子微微颔首,表示我知道了。在外人面前,这些姿态还是要做到位的。

    “风掌门久等了。”我一甩广袖,还别说,这玩意甩起来还挺人模狗样的,“几日不见,不知风掌门专程来無妄门找我,是有何要紧之事?”

    与我这一身盛装相较,风不峪倒是显得利落了许多,发髻高挽,穿着窄袖窄身的青袍,只手臂上绑着两道护腕,一看就知道是要出门做事之人。

    “小月。”风不峪倒不与我见外,还是一如既往这般亲密地称呼我,“我与你一齐去瞑渊救云门主。”

    “你从哪儿看出来我要去救他?”我嘴快地贫了一句,说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

    风不峪疑惑地看着我。

    我也很疑惑啊!我本以为风不峪是看在往日师兄妹的情分上来做说客劝我不要去瞑渊与各大仙门来一场旷世大战,没想到他一开口居然是要和我去瞑渊救人?

    难道以前我就把师兄策反了?风不峪其实是無妄门潜伏在仙门的第五位令主?

    开什么玩笑,要是这样的话,莫悯仙怕是都得气活了过来,然后爬都要爬出极恶之地来把我带走。

    “理由,理由是什么?”我问风不峪,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可不相信风不峪会是出自什么好心,“仙门的一派之主要和我一个大魔头背着仙门去救另一个大魔头,没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为了不让生灵涂炭。”

    我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最近实在不喜欢听见这词。

    “我知道云门主是在瞑渊镇压亡者怨气。而仙门准备在云门主镇压瞑渊怨气的最后关头打断,予他致命一击。但仙门中人并不知道瞑渊怨气若不镇压下去,怨气一旦泄露,沾之必死,到时候伏尸百万,白骨千里,苍生何辜?”

    “既然仙门中人并不知道,那风掌门又是如何知道的?”瞑渊怨气一事我并不知道,但联想到云别尘当时神情都是罕见的严肃,风不峪讲的话应该**不离十。

    风不峪居然迟疑了:“小月真的要知道?”

    我点头。

    风不峪看了我一眼,神情复杂难言:“当年小月拔出九黎,仙魔两界皆去围劫,小月你说那时还有谁会去镇压瞑渊怨气?”

    “莫悯仙。”我说出了这个名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