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23.马甲,脱脱脱

作者:二哈不在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原来当年我在天虞时常梦魇,师兄见我心烦气躁修炼不顺,索性就让我下山去游历散心。

    师兄的意思是,我常年在天虞山内,眼中只有这一方天地看不见外面的大千世界,下山去到外面尘世经历一遭,说不定就有所感悟稳了心境。

    我深以为然,然后越跑越远。

    在山下,我和靡靡因打抱不平而相识相惜,应她之邀去了仙魔交界处的岎崯,这才阴差阳错在瞑渊拔出了九黎剑救出了云别尘。

    根本不是世间传闻里说的“我蓄意谋划去到瞑渊拔出九黎救出云别尘”!

    后来,靡靡家遭难,我们分开。我让影桎带着靡靡她们去到魔界避难,而自己则拿着九黎剑带着云别尘去往天虞想让莫悯仙为我们主持公道。

    在回天虞的路上,我们遇见了云别尘的姐姐,她为了救我和云别尘而死,巫睚山下归魇城的名字就是为了纪念她。

    后面的事情大概就和外界传闻的差不多了。

    “这么说,云别尘就不是我弟弟。”我沉着脸,“这小子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云别尘若不是我弟弟,的确能解释大部分的不合理之处,但我的心里却更加复杂起来。

    “也不能这么说,以前阿尘也是喊你‘阿姐’,与现在一般无二,并不算骗你。”靡靡耐心给我解释道,“而且你想想你那性子,如果当时阿尘不说他是你弟弟,或者多费口舌去与你解释,你还会信他么?还会跟他离开极恶之地吗?”

    我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事作风:“你说的也对。”

    说话间,我和靡靡已经行至峰顶。峰顶云遮雾绕、流云卷幔,不愧“流云”之名。我登高而望才发现,巫睚山势自西而起,汇集于东,流云为点,巫睚为面,由点入面,如江入海。

    巫睚群峰就如海上礁石在翻涌云浪间若隐若现。

    我仔细看了一阵:“之前阿云与我说,在流云峰上是看不见濯恶殿的。那时天黑,我心想着本来就看不见。今日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独独看不见濯恶殿。”

    “是偏远了些,不过此地极适合清修。外人只知巫睚山有灵脉,却不知灵脉源头深藏于流云地下,随山势而起,润泽巫睚。小月当年对阿尘修炼一事极为严苛,把他放在流云除了掩人耳目之外也有为他修炼着想。”

    “看来以前我对这小子是真的不错啊。”我不由感叹道。

    之前我就察觉到不对。这流云的灵气比之巫睚虽然稀薄,却如山中泉眼,胜在纯净。

    表面看来我对云别尘不管不顾不问,私底下却是什么好的都留给他了。

    “呵。”我暗暗笑了自己一声,能把心思藏到连自己都看不出来的,也就只有我了。

    “小月你想知道的,现在心里怕是已经有了数,我就不多言了。”靡靡帮我拂去衣上凝成的水珠,“这山间云深雾重、寒气侵身,你身子未好不能久待,现在我送你回去吧?”

    “现在回去怕是还不能,我忽然想起一事。”我收回远眺的目光,看向靡靡,“崔巍受伤了还要去刑堂领罚,这可不行。”

    “無妄门中赏罚分明,梼杌令主作为四大令主之一,自然要以身作则。守护巫睚山本就是梼杌令主的职责所在,梼杌令主却让巫睚山混进贼人还差点抓走门主,是为大过,怎能因伤废罚。”

    这番话靡靡说的那叫一个铿锵有力、义正言辞,一时之间我都分不清她到底是铁面无私、秉公执法还是和崔巍有什么仇怨。

    不至于吧,都一起共事了那么多年,还能下手把人往死里整?

    我无奈道:“罚肯定是要罚的,但不是现在。”

    靡靡满脸的不赞同。

    我飞快地抬头看天一眼再伸出双手一阵乱掐:“刚刚我日观天象掐指一算,哎呀呀可不得了,無妄近日将逢大变,梼杌令主本就有伤在身,再伤上加伤可就守不住巫睚山了。”

    靡靡双手抱胸,脸上的表情也变成了“看你还能瞎扯出些什么”。

    我收回满天乱舞的爪子:“好了好了,我不闹了,不过崔巍现在真的不能罚。靡靡,你就去找饕餮令主让他暂且不罚就好了嘛,之后肯定会补回来的。”

    “饕餮令主一向只遵门主之令,旁人的话是不会听的。”

    我有点头疼:“好吧,这事还得我自己去跑一趟。”

    看着旁边一脸冷色的靡靡,我轻扯了扯她的袖角:“不过,还得劳靡靡带路。”

    我们到刑堂的时候,刑罚已经进行了一半。

    不得不说,無妄门的效率是真的快,刑罚也是真的狠。

    崔巍这次是大过,要在行罚柱前硬生生挨上一百五十鞭。那鞭子柳条般细软,上面还带着倒刺,一鞭下去必见血挂肉,那鞭子也有些邪性,鞭子越抽鞭身越红,竟似在吞食人的血肉。

    行刑之人是一个黑衣男子,手腕挥舞有力,虎虎生风。但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却被肤色吸引了注意,只觉得白得晃眼,和姜人之有一拼了。

    崔巍倒是硬气,身体都快被打成破布烂条了也没吭一声。

    “停手,今天先到此为止。”在人前,我还是得端起我前门主高冷威严的架子。

    “是,门主。”黑衣男子听见我开口立刻就停了手。

    “多谢门主。”崔巍说一个字吐一口血也要边吐边把这四个字说出来。

    其实咱们真的不用这么形式主义的。

    “饕餮令主。”靡靡向黑衣男子行了一礼。

    “穷奇令主。”黑衣男子回一礼。

    怎么越来越形式主义了?你们到底还是不是魔啊?

    咦,原来他就是饕餮令主瞿舍,靡靡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我。

    也是,要受罚的是梼杌令主,行刑的肯定得是同一地位的饕餮令主。

    为什么连我也这么形式主义了?!

    瞿舍收了鞭子,走到崔巍面前:“忍忍。”一抬手,崔巍的手脚里瞬间被拔出八根定尸钉。

    不要问我为什么叫定尸钉!那玩意钉上去再挨一遍罚,你和尸体还有什么区别!

    我看着面前血流如注的场面,脑子里面除了感叹無妄门的人都是硬汉之外就只有一个想法:靡靡你和崔巍是真的有仇吧。

    我今天要是不来的话,崔巍怕就不是废了那么简单,他可能就直接死了。

    我戳了戳靡靡,她也有点愣,可能也没想到居然会罚这么重。

    “赶紧去把阿姜带过来。”我拍了靡靡一下,“靡靡别愣着了,快去。”

    “哦,哦!”靡靡这才回神过来,使了个神行术去往药庐了。

    崔巍看着靡靡离开,便低下了头。

    瞿舍没有被任何人影响,熟练地帮崔巍点了止血的穴位,再把崔巍的手臂一捞挂在自己的肩上,一点也不嫌弃崔巍满身的鲜血准备拖起就走。

    我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他这熟练得让人感到害怕啊。

    “门主,走。”瞿舍说完拖起崔巍真的走掉了。

    我也不敢拦我也不敢说,我甚至都不敢去问瞿舍,他叫我“走”是叫我滚呢还是叫我跟上。

    我犹豫了片刻,我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见他把死鱼一样的崔巍从我面前拖走吧,不然等靡靡回来了,我要怎么解释?

    所以,最后我还是跟了上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