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章 退敌

作者:龙千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可以。老夫这就让你们离开!”呼延烈高声道,然后给四周修士使了一个眼色。

    “哗啦”一下,那些修士往两侧一退,让出一条通道来。

    “我看错了你!要走你自己走,我是不会跟你走的。”莫巧云寒着脸,怒瞪着张乾。

    “这又何必呢?你明知道大战一起,化一宗的结局不言而喻,为什么非要跟着一起送死?”张乾摇头叹了口气。

    “这是我的事!就算今天死在这里,我也问心无愧,不像某些贪生怕死之人!”莫巧云言辞凿凿,且摆出一副嘲讽的脸色。

    张乾并没有继续劝说,反而朝呼延烈一拱手,“呼延道友,能否在大战之中保全莫巧云的性命,若道友能够答应,在下必然用重宝酬谢!”

    “嘿嘿……那就要看道友能拿出什么宝物了!”呼延烈已经看出张乾去意已决,而且如今与化一宗修士翻脸,不可能再参与下面的交战了,何况对方居然还要主动送宝,有白占的便宜,他可不会拒绝。

    另外,呼延烈早就想好了,只要解决了黄云等人,就一鼓作气,顺带把张乾击杀,留着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天大的祸害。

    “这是在下在他国偶遇的一件宝物,还请道友过目!”张乾说着,一扬手,一道黑光落在呼延烈面前。

    呼延烈一脸戒备,他可吃不准张乾是不是趁机给他来一个偷袭或是什么古怪名堂,所以一并小心,根本没敢用手接住,只是用法力把盒子托在半空,然后命令一名筑基期弟子来到近前。

    “打开它!”

    那名弟子喉咙里脱了一口唾沫,颤颤巍巍的把玉盒托在手里,他也担心自己会中了圈套,所以心里一直打颤,直到颤颤巍巍的把盒盖打开,并没有出现什么变故之后,这才终于松了口气,喜道

    “回师叔,这玉盒里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珠!”

    “宝珠?”呼延烈面露疑惑,把盒子接在手里,这才看清里面盛放着一个圆滚滚的珠子,有鸭蛋大小,通透好似血晶,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血色光晕来,只是在呼延烈的印象里,他似乎并没有见过类似的东西。

    呼延烈下意识的伸手把珠子捏在了手里,想要看清楚这颗究竟有什么不同。

    可就在呼延烈把珠子握在手里的一霎那,珠子突然一个模糊,变作了一只通体血红的毒蝎,此蝎尾钩只是轻轻一扎,就一下刺破了呼延烈的手指。

    “啊!”

    呼延烈根本没有发现这珠子是毒蝎幻化,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疼得惊叫一声,手掌当时一麻,毒蝎直接掉落在地,化作了一个三岁大,穿着黑色甲胄的小儿,正是血童。

    “找死!”呼延烈一声暴喝,就要把血童毙于掌下。

    可血童却呲牙一笑,然后身子一滚,化作一道血光落在了张乾肩头。

    呼延烈气的暴跳如雷,但现在他已经顾不上血童了,因为在被血童尾钩刺中后,他的手臂居然开始僵硬发紫、变黑,皮肤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起来。

    “你居然设计害我!”呼延烈面目狰狞,怒吼一声,赶紧运转金丹之力把毒液逼在手臂,不再往体内蔓延。因为他知道,只要毒液进入脏腑,就算是元婴大修士来了,也救不了自己。

    要知道,血晶蝎的毒性可不是开玩笑的,何况血童还是金丹期妖虫,毒性之大,足以毒杀化丹期修士。

    要不是他乃是化丹后期,又是金丹三品,十成法力有七成都用在了压制毒性之上,恐怕此时就已经毒发而死了。

    纵然如此,呼延烈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只是这一两个呼吸,他的脸色就变得黢黑起来。

    “这血晶蝎乃是一宝,在下原本想把此蝎送给道友,不过看起来他并不喜欢道友,这也怪不得在下。”张乾冷笑道。

    “这笔账我记下了,走!”呼延烈咬牙切齿的怒喝一声,根本不敢耽搁,大手一挥,便立刻飞遁而走了。

    与绞杀化一宗修士相比,他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会不会因此受到门派责罚,他却是管不了了。

    在见到呼延烈遁走后,黑袍老者的处境极为尴尬,但没有呼延烈在场,若双方真大打出手,恐怕没人能敌得住黄老怪这个化丹后期修士。

    黑袍老者脸色阴沉无比,冷冷的瞥了张乾众人一眼,只能命令正阳门修士撤退。

    连化丹修士头目都遁走了,这些弟子可不会傻愣在这里等死,连忙各自催动遁光,或是驾驭法器随后飞走了。

    而原本剑拔弩张,欲和正阳门拼死一战的化一宗修士,在见到情势突然间逆转后,都露出愕然的神情来,均把目光落在了张乾身上。

    “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如此奸诈,刚刚差一点把我都给骗了!”莫巧云嗔怒道。

    “不逼真一点,这呼延烈又怎么可能信以为真?”张乾嘴角一笑。

    “张师弟,这次能够退敌,你的功劳最大,等回到宗门,老夫定会为你请功!”黄云哈哈大笑,佩服张乾的计谋。

    在那种情况下,连他都无计可施,唯有和正阳门决一死战,但那样一来,化一宗的损失就太大了,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

    所以说,张乾的出现,扭转了整个局势,这个功劳实在太大了。

    “多谢黄师兄。”张乾也不再推脱,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一人力挽狂澜,如果再推搡下去,就显得不合适了。

    “这里并不安全,正阳门随时都有可能去而复返,我等先返回宗门再说。”黄云笑着点点头后,立刻发号施令,带领一众门人弟子往化一宗方向飞去。

    张乾袖袍一抖,一团血云升腾而起,把自己和莫巧云托在半空,不急不缓的跟在众人后方。

    二人已有百年未见,原本心里有说不完的话,但此时却谁也没有开口,只是依偎在一起,彼此感受着对方熟悉的气息。

    “这些年你有没有招惹其他女修?”忽然,莫巧云突然坐直了身子,直勾勾的盯着张乾。

    “呃……怎么可能呢?我这些年都忙于修炼,哪有这个工夫?”张乾苦笑起来,但他马上就意识到说错话,连忙道“就算有工夫,我也不可能这么做啊。”

    “这还差不多。”莫巧云哼了一声,又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先看看吧!只要我隐藏身份,想来金厥宗也不会这么容易查出我的底细。一旦真的被发现,那时再走也不迟。”张乾叹了口气。

    虽说司空南并不是张乾所杀,但他并无人证,而且还身具司空南的法器,司空剑虹作为元婴大修士,为了保住自己的脸面,也要找一个替死鬼不可。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