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暗流涌动

作者:风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喂,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被齐杭提在手中,苏紫袖感觉自己腰都快被勒断了,不停的打着齐杭的腿。

    然而她的动作并没有对齐杭造成多大干扰,狂奔过几条街道之后,找了一条偏僻的小道,齐杭将苏紫袖扔在地上。

    “哎哟”

    身子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苏紫袖惨叫一声。

    “混蛋,你都逃走了,干嘛还要抓我!”苏紫袖气愤的瞪着齐杭。

    “万一他们又追上来了呢?”

    齐杭不以为然道,在他想来,苏紫袖既然是那个人的师妹,只要她在自己手上,就算他找来,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算我师兄找来你们又怕什么,你们不是早安排了人手在城里么!?”苏紫袖瞪着齐杭。

    听到这话,齐杭皱了皱眉,浑牛也面露迷惘。

    “少当家,你说刚才救我们那人到底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齐杭摇了摇头,他心里也很疑惑,到底是谁救的他们,之前那个蒙面人能和苏紫袖的师兄交上手,说明修为至少也是铸元境五重。

    无论是这具身体之前的记忆还是现在的记忆,对那个蒙面人齐杭都没印象。

    “那个人你们不认识?”苏紫袖有些奇怪的看着齐杭,其实刚才的话是她用来试探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齐杭在城里还有没有同党,现在看来,那人好像不是他们的同党。

    这让她稍稍放心。

    “我看那蒙面人就是出于好心才救你们,这样的好事不会有第二次的,等我师兄追来,你们还是逃不掉,你放了我,我让我师兄饶你们一命。”

    见到齐杭两人走投无路,苏紫袖开始打起了攻心战。

    可是对她的话齐杭却反应平平。

    “城门口的事,已经把我对你仅有的一点信任都消磨光了,在我想好怎么处置你之前,你最好闭嘴。”齐杭冷声道。

    苏紫袖一听这话,突然脸色一变,挣扎着从地上跳了起来。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啊!”

    “你骗过我多少次了,我才骗你一次,你至于这样么!”

    苏紫袖一脸不爽的看着齐杭,认为齐杭也太小气了。

    苏紫袖这么大的反应让得齐杭和浑牛都有些意外,诧异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你们杀了我好了!反正我师兄会为我报仇的,杀了我,你们也别想活!”苏紫袖双手叉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说道。

    她已经看出来了,齐杭想用她作为保命的倚仗,只要他还在城里,就不敢杀她,看透这一点,胆子也不由大了起来。

    果然,面对苏紫袖的叫嚣,齐杭根本没发怒。

    “你要是想死,等我出城之后就成全你。”

    他淡淡的说了一句。

    齐杭的语气很平静,一点不像是在威胁人,可是听到苏紫袖耳中,却让她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喂,我跟你说正事儿呢,你们放了我,我让我师兄也放过你们,怎么样?”

    苏紫袖又把刚才的话题拿了出来,齐杭依旧没反应。

    “我说真的,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师兄商量,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你们放了我,不仅是帮我,还会帮到很多人的!”苏紫袖道。

    “我生平最不喜欢帮人。”齐杭对苏紫袖说的事情一点不感兴趣。

    “对,我们当土匪的都不喜欢帮人,只喜欢抢人。”浑牛在一旁附和道。

    “你们!”见到两人这么说,苏紫袖气急不已,半晌,又道:

    “就算你们对帮人没兴趣,那对你们的前途呢!?”

    “前途?”浑牛一愣,齐杭也疑惑的看向她。

    见到二人的反应,苏紫袖心中一喜,终于有兴趣了么。

    “说说吧,什么事。”齐杭说道。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不能和你们说。”苏紫袖摇头。

    “那就不用说了。”齐杭说着,神色冷漠的转过头。

    “哎哎哎我说我说我说还不成么!”见齐杭转过头,苏紫袖顾不得隐瞒,忙说道。

    “我师兄是皇上钦点的剿匪大元帅,来天南城就是为了平定天南城外的匪患。”

    苏紫袖在说第一句话的时候,齐杭便面色一变,浑牛更是大惊,正要说话,却被齐杭制止,让苏紫袖继续说下去。

    “当初我和师兄来的时候,让天南城的郡丞南怀义配合我们调查土匪的踪迹。

    可是等了半月,一点消息也没有,当初我就觉得奇怪,南怀义坐镇天南城这么多年,手底下也有不少人,怎么可能一点消息也查不到。

    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南怀义和那些土匪根本就是一伙的,我师兄还不知道这件事儿呢,我要是不赶紧告诉他,我担心他会有危险!

    你们现在放了我,我回去把事情告诉我师兄,让他先把南怀义抓起来,然后顺藤摸瓜,就能清理天南城外的土匪了”

    “哇,少奶奶,你不是真当我们是傻子吧,你师兄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儿,我们老窝都得被端了,这怎么能放了你。”

    浑牛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苏紫袖的话,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你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话被打断,苏紫袖瞪了浑牛一眼。

    “我师兄扫除土匪的时候,你们可以和他里应外合啊,有我做中间人,我师兄肯定会答应的。

    等到土匪被灭,我让我师兄上表请功的时候写上你们的名字,皇上肯定会奖赏你们,凭这份功劳,再不济也是个将军,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儿,比你们当土匪强多了吧?”

    苏紫袖目光灼灼的看着齐杭和浑牛,她自认为这番话应该足以打动他们。

    可是谁知道齐杭却无动于衷,就连浑牛也是一脸不屑。

    “找个地方先住下,等到风头过了再出城去。”齐杭转过身对浑牛说道。

    “知道了少当家。”

    “喂,你们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见两人一点反应都没有,苏紫袖叫道。

    两人还是没反应。

    “喂,不是吧,将军你们都看不上?”苏紫袖有些气急。

    齐杭没说话,倒是浑牛,看了苏紫袖一眼,道:“少奶奶,别说是当将军,就是让我去当元帅我浑牛也不去。”

    “为什么?”苏紫袖有些惊讶。

    “现在燕国和赵国在打仗啊!打仗是要死人的,我自个儿什么本事我还不知道么?我是当将军的料么?上战场不是找死吗。”浑牛没好气的说道。

    苏紫袖诧异的看他一眼,没想到他还挺有思想觉悟。

    “那你呢你虽然本事平平,不过也勉强可以当个将军的。”苏紫袖又问齐杭道。

    不过齐杭还没说话,浑牛就忙将苏紫袖拦住。

    “少奶奶,我们少当家就算了,老当家临死前有吩咐,让少当家把咱们牛头山发扬光大,对我们少当家来说,牛头山的发展才是重点,当将军他不喜欢,你省省吧。”

    浑牛连忙说道,生怕苏紫袖把齐杭蛊惑了,当初齐杭老爹死的时候,可是专门交代过他,一定要督促齐杭把牛头山发扬光大。

    浑牛把老当家的临终遗言作为使命,所以坚决不能让少当家走入“歧途”。

    齐杭虽然不喜欢当土匪,但是更不想当将军,相比之下,至少土匪还是自由的,要是真当了将军,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打仗不说,还不能专心修炼。

    再说,齐杭根本不相信苏紫袖的话,从今天她师兄所表现出的态度来看,是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所以他根本就没考虑苏紫袖的提议。

    三人小心翼翼避开了城中士兵的搜捕,终于找到了一个落脚点,一栋残破不堪快要倒塌的阁楼。

    “这种破地方怎么能住人啊!”

    一走进阁楼,看到随处可见的污垢和蛛网,苏紫袖顿时大发牢骚。

    “有地方住就不错了少奶奶,我觉得这个地方还可以啊。”浑牛满意的打量着这个地方。

    “可以什么啊!这是给人住的地方么,都怪他!要不是把银子都花光了,咱们至于住在这里么!”苏紫袖恨恨的瞪着齐杭。

    齐杭没说话,找了一张还算干净的桌子,他将之前在地宝阁买的药材统统都拿了出来,还有一个药罐。

    “你干什么?”苏紫袖看得好奇,忍不住问道。

    浑牛也疑惑的看着齐杭。

    “别说话。”齐杭也不理会二人,径直将药材扔进药罐,开始捣杵起来。

    上一世的齐杭除了是剑阁之主,还有一个很不一般的身份,药剂师。

    药剂师是炼丹师的分支,准确的说应该是传承,因为炼丹师早在万年前就消失干净,炼丹术也随之失传,只剩下炼药术和曾经只能给炼丹师打杂的药剂师。

    炼丹师还存在的时候,药剂师算不了什么,在大多数修炼者眼中就和江湖郎中一个档次,但是当炼丹师消失了,人们才发现药剂师的重要。

    万年以来,药剂师自行发展,已经隐隐有脱离炼丹师传承,自成一脉的迹象。

    有人将药剂师分为了几个等级,凡级,灵级,宝级,玄级,皇级,圣级,分别对应练出来的药剂,凡药,灵药等。

    上一世的齐杭就是一名玄级药剂师。

    玄级药剂师能炼制玄药,玄药的作用虽然比不了上古玄丹,但是同样能救人于濒死,治人于残废,调制的药剂也有一定的几率助人突破境界。

    当然,现在的齐杭是练不出玄药的,炼制玄药需要圣境精神力为主,修为为辅,还需要上好的药罐,以及特有的药材。

    而这些,齐杭现在都没有。

    他只能炼制凡药,好在,他也只想炼制凡药。

    原以为在地宝阁就能买齐开启第二颗星宿的武引,从而能让自己得以快速突破境界,谁知道终究还是差了一样。

    现在城中到处都是搜捕他们的人,可以说是危机重重,齐杭不想坐以待毙,所以想要炼制一些凡药来寻求境界的突破。

    凡药虽然低级,但是其中有些药剂对现在的齐杭来说却也用得着,比如洗髓液,静灵液。

    炼制药剂有三个步骤,择药,淬药,调药,第一个步骤完成,齐杭很快便进入第二个步骤。

    “什么,你和阎黑虎的人见面被那女人看到了?”

    天南城郡丞府,赵头目光阴翳的盯着南俊才。

    “肯定被看到了,否则她不会质问我。”南俊才神色难看的说道。

    “混账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是干什么吃的!”听到南俊才的话,南怀义怒声呵斥道。

    “我我也不知道那两个土匪会把她带到妓院去啊。”南俊才有些委屈。

    “你还敢顶嘴!”南怀义大怒,扬手就要一嘴巴抽过去。

    “哎,郡丞何必动怒,小事而已。”赵头突然眉头一舒,摆手拦住了南怀义。

    “小事?殿下,这孽畜办事不力,倘若被秦宇知道此事,恐怕要坏殿下大事啊!”南怀义着急的说道。

    “不会,秦宇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以他的性子恐怕早就来找你麻烦了。”赵头说道。

    南怀义一听这话有点道理,放下了手,看了一眼赵头,还是有些担心的道:“可是这件事终究是个隐患,咱们必须想个对策。”

    赵头笑了笑,好像丝毫不以为意:“这个好办,用最快的速度找出那女人的所在,把她杀了,秦宇就不会知道了。”

    “啊?”南怀义瞳孔狠狠一缩,心中有些惊骇,但是仔细一想,这似乎又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这个办法好,秦宇不是那么在乎他师妹么,我们把人杀了,就让她一直找下去!”南俊才在一旁附和道。

    “嗯。”赵头点了点头,又道:

    “我的人都去监视陨铁矿了,这件事还是让丁重去做,对了,听说他救那两个土匪的时候被秦宇打伤,没大碍吧?”

    他看着南怀义。

    丁重是南怀义的门人,也是南怀义手下的第一高手。

    南怀义神色有些犹豫。

    “殿下,实不相瞒,丁重伤得不轻,实力恐怕只剩下三四成,不知道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不如,让属下去吧。”

    儿子刚办砸了一件事,南怀义担心手下也把事情办砸,毛遂自荐道。

    赵头却是摇了摇头。

    “杀鸡焉用牛刀,那两个土匪的实力不强,丁重哪怕实力只剩下三四成,要杀他们也绰绰有余,就让他去。”

    见到赵头打定主意,南怀义也不好再多说,只得点头。

    “还有,秦宇的人查得严,在城里尸体不好处理,最好把他们带到城外再动手。”

    “是,属下这就去吩咐。”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