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跟我走

作者:风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曲作罢,众人从琴音中纷纷醒转过来,脸上都流露着意犹未尽的神色。

    “青菡姑娘的曲子堪比仙音,也就是我等福气好,幸与青菡姑娘同在这天南城,否则,恐怕一辈子都难得听到一次如此美妙的曲子。”

    “说得对,真是我等的福分!”

    “嘿嘿,青菡姑娘一开始便弹奏如此美妙的曲子,不知道这接下来的曲子该是何等动听,我都迫不及待了。”

    一曲作罢,一群人又是奉承,又是期待,让那青菡姑娘弹奏第二曲。

    “各位公子实在不好意思,今日小女子身体不适,就弹一曲,诸位公子若还想听曲,请改日再来吧,小女子告退了。”

    “什么?青菡姑娘,今日就弹一曲?”

    “这不太合适吧青菡姑娘,我们可是等了很久啊”

    “就是啊,平时至少都是三曲的”

    那青菡姑娘说只弹一曲,顿时引起很多人的不满,纷纷议论道,只是青菡姑娘像没听到一样,径直便离开了,只留下那些骂骂咧咧的客人。

    “这青菡姑娘脾气还不小。”苏紫袖有些诧异道。

    “我们走。”看到青菡姑娘离开,齐杭也站起身说道。

    “去哪儿?”两人都疑惑的望着他。

    “去找她。”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今儿个是怎么了,说不弹就不弹了,外面可都是些常客,那是咱们的衣食父母啊。”

    孟青菡刚走进房间,妓院的老鸨就追了进来,脸色难看的说道。

    “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想弹了。”孟青菡将琴放下,坐到了凳子上。

    “怎么不舒服,刚才不是好好的么,快,再去弹一首,让我也好跟外面的人交差。”老鸨笑着说道。

    “不去。”孟青菡微微蹙眉,依旧拒绝。

    老鸨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起来:“这样吧,你不去也行,南郡丞的公子出五千两银子,让你陪他喝几杯酒,我已经答应了,你接待一下他吧。”

    “什么!”听到老鸨的话,孟青菡大惊。

    “这样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答应!?”她美眸含怒,瞪着老鸨。

    被她这样质问,老鸨反而笑起来。

    “经过你的同意?呵呵,孟青菡,不就是会弹两首曲子,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咱们这燕莺楼谁说了算你不会不知道吧?这是主子吩咐的,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快点收拾一下,南公子就要上来了。”

    老鸨说着,转身下楼,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什么,又转过头来:“对了,那些银子主子让我帮你收起来了。”

    “什么?”孟青菡闻言大惊,忙看向旁边梳妆台上的箱子,打开一看,里面空空如也,之前的二十几万两银票早已不知所踪。

    “你们”

    “虽然不知道你的钱是哪儿来的,但是我奉劝你一句,你是犯官之女,生死都不在自己手上,还想为自己赎身,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老鸨说完,径直下楼了。

    听完这话,孟青菡后退两步,脸上流露出一种悲戚之色,无力的撑在桌角,两行清泪再也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流了下来。

    她心中有气愤,但是更多的还是如针扎一般的疼痛,想起往事,更让她觉得伤心无比。

    孟青菡的父亲叫孟郊,原本是燕国丞相,位极人臣,深受燕国皇帝倚重。

    但是因为极力反对燕国和赵国开战,当着文武百官之面顶撞皇帝,从而触犯天颜,被燕国皇帝一怒之下,下诏问斩,所有男丁全部充军,女人们则充入教司坊(官营妓院)为奴。

    原本高高在上的丞相千金,一下子成了犯官之女,还被充入教司坊,这对孟青菡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她本想一死了之,但是却没想到有人救了她。

    那是一个儒雅俊逸,风流倜傥的男人,更是燕国的七皇子,他的出现,让孟青菡在无边的黑暗中看到了一丝曙光,她被他带走了。

    刚被带走的时候,他对她很好,可以说是关怀备至,以至于让她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本来就是他的父皇造成的,她以为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错了,他根本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他甚至比处斩了她父亲的皇帝还要可恶。

    待客的时候,他想要她陪客人,奖赏下属的时候,他想要她陪下属,她抵死不从,触怒了他,便被带到了这天南城的燕莺楼中。

    她苦苦哀求了他很多次,想让他放她走,可是他不答应,他把她捧成燕莺楼最红的女人,让她帮他赚钱,因为他需要钱。

    拉拢人才,结交权贵,组建派系,这些通通都需要钱。

    孟青菡对他早已失望,她拿出自己家传多年的宝物前去当卖,只想为自己赎身,原以为念在从前的情分上,他应该会同意放自己走,可是没想到,他不但拒绝,反而还羞辱了自己一番。

    更将自己的银票收走,想让她断了念想。

    事实上,她也确实断了念想,她不但断了赎身的念想,还断了生的念想。

    从柜子中取出一段白绫,孟青菡站到了凳子上,将白绫扔过房梁,她打成了一个结。

    “爹,娘,女儿不孝,这就来陪你们。”孟青菡露出最后一丝笑容,笑容中含着一种决绝,将头探入了白绫之中。

    “砰!”

    就在孟青菡正准备上吊的时候,房间里突然闯进来一群人,剑光一闪,白绫被斩断,她掉到了地上。

    “你怎么是你们?”

    进来的赫然是齐杭三人,看到他们,孟青菡神色很是讶异。

    “这位姐姐,活着多好,何苦寻死?”看到那白绫,苏紫袖已经明白了一切,不解的说道。

    听到这话,孟青菡的脸上浮现一抹凄然:“活着好么?呵呵,活着的痛苦,你们怎么会知道”

    “新柳拂堤飞花撒,漾漾生波逐水流。一入江河迹难再,也无根来也无由。姑娘,我说的可对?”

    齐杭笑了笑,吟了首诗,走到孟青菡旁边,问道。

    这首诗说得是女子红颜薄命,像柳絮一样,任人攀折,无依无靠,是前世齐杭相识的一个女子所作。

    他虽不知道孟青菡具体为什么死,但是从之前的琴音再结合她现在的身份也能猜想个十之七八。

    孟青菡本是丞相之女,书香门第,自然能听出来诗中的意思,看到此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心事,她神色更是惊讶,同时,再次打量着齐杭。

    “哇,你竟然会作诗?还作这种女人诗。”苏紫袖惊奇的看着齐杭。

    浑牛也是一脸讶异,少当家什么时候学的诗,他竟然不知道。

    “你们到底是谁,来这里做什么?”孟青菡奇怪的看着三人,更让她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阻拦他们。

    “我们”苏紫袖正想解释一下身份,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青菡姑娘,你在么?”

    “是南俊才。”一听这声音,苏紫袖立马知道了他的身份,小声对齐杭说道。

    齐杭看着孟青菡,想让她开口让南俊才别进来,但是却看到她眼中对自己有着一抹警惕。

    “青菡姑娘,我进来了。”

    还没想好对策,南俊才已经推门而入。

    “青菡姑娘什么人!”

    刚一推开门,才踏进一步,南俊才立马发觉不对劲,脸上的淫笑陡然收起,正要大喊,一把长剑却早已架上他的肩头。

    “不想死最好闭嘴。”南俊才虽是郡丞之子,但是并不热衷修炼,只热衷权力,沉迷酒色,所以修为只有铸元境一重,不过顷刻之间齐杭便将他制住,让他闭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突然被人用剑指着脖子,南俊才吓得不轻,惊恐的问道。

    “哼,臭东西,我你都不认识了么?”苏紫袖插着腰从齐杭身后走了出来,瞪着他道。

    “啊?苏苏姑娘?”看到苏紫袖,南俊才吃了一惊。

    “苏姑娘,你不是被歹人绑架了么?”

    “是啊,现在你也被绑了。”苏紫袖点了点头。

    “你你们是土匪?”南俊才猛然惊觉,看着一旁的浑牛。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浑牛瞪着他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

    “你好大的胆子!南俊才,你竟敢和土匪勾结!”没等南俊才说完话,苏紫袖抢先喝道。

    “什么?我”南俊才正想否认,忽然想起先前的事,悚然一惊:“你都看到了!?”

    “废话,你那么大摇大摆的,谁看不见?”苏紫袖气势汹汹的说道。

    见苏紫袖承认,南俊才眉头大皱,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杀意,不过对此浑牛却没看到。

    “好小子,虎爷这条线是你搭的吧?我们和虎爷是一路人,你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把咱们弄出去,兄弟我必有重谢。”

    搭着南俊才的肩膀,浑牛笑嘻嘻的说道。

    只是南才俊刚想说话,就被齐杭打晕了。

    “少当家,你干什么呀,我刚想问这小子呢!”浑牛着急的看着齐杭。

    “你们是土匪?”从刚才的谈话中,苏紫袖已经清楚了几人的身份,看着齐杭道。

    “土匪又如何?跟我走。”齐杭说道,如此直接的话,却将孟青菡吓得退后了几步。

    “少当家,人家不想跟你走啊。”浑牛在一旁说道。

    “由不得她。”齐杭眼中闪过一丝冷冽,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将这女人带走。

    “喂,你真想带她走?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苏紫袖也在后面提醒道。

    不过对她的话,齐杭充耳不闻,他是自身难保不假,但是他依旧想带走孟青菡,孟青菡在他眼中,更像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至宝,他现在的心情,就像当初拼死抢夺星宿天图一样!

    齐杭快步走到孟青菡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放开我!”不知道齐杭的心思,孟青菡着吓得大叫,齐杭正欲打晕她,突然感觉到一阵猛烈的杀气,眉头一挑,忙将孟青菡推向一边。

    “砰!”推开孟青菡,齐杭刚退后两步,就在他先前站的地方,楼顶突然破开一个大洞,一个人影冲了进来。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