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014章 路行鸟

作者:浪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耶?这该怎么控制呢?”伦多骑乘着横乱冲的路行鸟,虽然跑速度真是迅速无比,可是一直在栅栏内奔跑不骑出去怎么逃呢?这时想着这问题的伦多,隆赛已从后方追来,阿哔速度更是超越他现在所骑的路行鸟。

    “你逃不掉的!”在放话的一剎那,两只路行鸟已经并驾齐驱;而伦多路行鸟是靠着栏杆在跑,另一边又被阿哔夹杀,速度又没比较快,看来无法逃脱。

    “你给我下来!”

    隆赛右手一拳有力劲击向伦多,但哪能伤到伦多呢;伦多反抓住了击向他的右拳,轻松的调侃了隆赛。

    “没打中唷。”随后把他的手往后一甩,使得隆赛重心不稳显显跌下鸟背,但在阿哔机伶的反应下,马上减缓了跑速,好让隆赛在极短时间内恢复平衡之后,又再一次狂冲刺起来。

    “哇!煞车加速毫不费力,那只路行鸟是特别的。”伦多嘀咕说着。

    隆赛这时明了伦多实力绝非普通的窃贼,于是驾着阿哔冲向栅栏某方。

    “咦?”这举动让伦多有些疑问“不追了吗?”

    阿哔载着隆赛到了栅栏在西方角落一个像长矛形状的袋子,一手拿起之后,又开始往伦多那里而去。

    “那什么东西啊?”伦多好奇地自问。

    隆赛打开袋子,抽出了一把长枪。不!是剑,是个剑身与剑握柄相同长度的超长剑,就像把长枪剑一样。

    “是剑!”

    “我就证实我有保护这牧场的实力给你看吧!”隆赛骑乘着阿哔展现出了伦多从未见过的特异剑术。

    “骑剑术?突刺破冲!”一记骑乘刺击,在伦多侧方的隆赛向他刺去,他立刻拔出银剑抵挡;但这不只是普通的突刺,力量强劲使得用银剑挡住的伦多往另一侧倒,伦多根本支撑不住,而自己所骑的路行鸟又没有阿哔那么聪明,能让他有时间重新坐稳。

    “呀──”伦多发挥了他的即时反应能力,赶紧浑厚有力的一剑砍了倒往右方的草地面,轰声巨响,强大的剑冲波,让他跟所骑的路行鸟受到这反冲力向左上空弹了起来,在空中打转了两圈之后,安安全全落在隆赛跟阿哔的左侧继续奔驰。

    “呼、好险。”

    “你!”隆赛也被此所惊讶住。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咦?”

    “路行鸟要怎么骑啊?”这时面露难色的伦多紧张地连问。

    “我想停下来了,但是我控制不了啊。”

    “噗、哈哈──”一个窃取路行鸟的盗贼居然连骑路行鸟都不会,这令谁都觉得可笑;而之前还面带杀气的隆赛,被伦多这一讲,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隆赛?”在旁的老婆婆初见孙子显露不可思议的笑容,也跟着流下高兴的眼泪,也了解伦多并非是真的要偷取路行鸟。

    “用一只手抓住路行鸟的颈部往上抬!”伦多照着隆赛的指示,左手路行鸟的脖子往上抬起鸟颈,路行鸟头一仰,高高抬脚一步后,便瞬间突下速度;隆赛从伦多旁边经过后,驾着阿哔在伦多面前也停了下来,面对面相互笑了笑。

    “真是有趣啊。有小偷为了偷了路行鸟还不会骑的。”

    “有什么办法,我这是第一次看过这动物啊。”

    “我看你根本没打算偷吧?”

    “我本来就不打算偷,只是想骑骑看,顺便吓吓你而已。”

    “口气还真不小,不过你确实很厉害。”伦多的实力受到隆赛的肯定,而且再他脸上似乎有了想要较量的神情;接着说了。

    “我看,路行鸟可以免费送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真大方!”伦多高兴的对他比了个大拇指,然后却严肃地问。

    “什么条件呢?”

    “我们两个来场骑乘战,就是骑着路行鸟笔划一下剑术;你输的话,鸟不借,你也得滚。”

    “假若我赢的话呢?”

    “当然就送你!”

    “嗯?我哪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哼!我一向没骗过人。来吧!”两人神情态度转变,虽是笑但各自剑柄却握紧凝视;伦多心里盘算,这是第一次的骑着东西跟人笔划剑术,虽然对方剑术与术法之造诣并没在自己之上,但对手却可是熟知骑乘战的剑术骑士啊!而且还有阿哔那路行鸟的行动也必须考量,因为自己曾经吃亏于牠。

    伦多所下的最后结论是,以现在的局势而言,简直是半个人打两个人的局面;阿哔简直就像隆赛的双脚一样,让他可以加强自己的剑术之特异,而自己骑着路行鸟却只能发挥流风剑术的一半力量。

    “我们上囉!阿哔!”战斗开始,阿哔闻声,向蓝天跳跃。

    “哇啊!”又让伦多吃惊了,阿哔跳上的高度简直比自己弹跳力还高出许多;离地约有十公尺之上,简直就像会飞的路行鸟。

    接着阿哔向地面俯冲,骑着牠身上的隆赛也配合完美的使了一招。

    “喝呀──骑剑术?流星陨落!”隆赛一瞬间刺出少说十几剑,夹带气力的剑,发出像流星般的剑光球向地面轰落;伦多赶紧再度踢了路行鸟侧部,路行鸟马上行动冲刺以闪避头上的陨石般剑气。

    〝轰─轰─〞

    一道道剑气由高空直冲地面,炸了栅栏内牧场草地纷纷开洞,里面几只路行鸟惊吓逃命;伦多倒没被受到攻击,因为路行鸟的脚力实在真不是盖的,隆赛的每一道剑气都侥幸没中。

    “呼!真惊险。”这时他喘口气,原本以为阿哔这样俯冲的姿势根本无法着地,谁知他想的太轻松了;正当伦多认为阿哔要鸟脸碰地时,隆赛用长枪剑差住地面,接着整把剑弯曲了一个幅度后瞬时打直,然后隆赛与阿哔便向伦多弹了过去。

    “接招吧!骑剑术?嘴突式。”嘴突一招由阿哔的巨大鸟嘴当作攻击武器刺向伦多,伦多早就来不及闪过;阿哔的锐嘴就这样刺进伦多的胸口,把他从路行鸟打击了下来。

    阿哔飞撞伦多之后,站稳在草地上;而伦多则是在地上打转几圈,停止后便两手抱胸止痛。

    “呜啊!”毕竟路行鸟的嘴巴锋利的程度不下于锥子,刺入肉身那种痛不是能完全忍下来,因此受过许多战斗伤害的伦多会哭也不是没理由。

    “抱歉,阿哔的嘴可是很利了的。你输了!”

    伦多撑住身体站了起来,忍住疼痛,并微笑示意,不过血液直流的胸口,那股痛苦难受到让伦多低着头不能言语。

    “我要出致胜的一招了!”隆赛驾起阿哔,阿哔左脚一抬,接着全速冲向伦多,隆赛也边转动着长枪剑,剑身如电钻转起,朝向他做最后一击。

    “骑剑术?旋刺迫击!”当两人距离大概只剩三公尺之近,伦多突然猛抬头一瞪,隆赛被那锐利几乎能将人撕裂的眼神一征;伦多也在此时施展了流风剑术之招。

    “没办法了──剑风.旋刃!”伦多急转身影,朝阿哔上的隆赛扑去,隆赛也马上刺向他;旋转身体的剑旋斩与枪如电钻的正旋转擦撞。

    发出刺耳的金属敲撞声,这时腰上另把神谕的剑闪烁发光,在一旁的老婆婆被这光照个刺痛了眼,等到眼睛能再看事物时,自己孙子已经从阿哔鸟被上消失;在仔细找寻孙子的踪影,才发现他已经躺在草地上,而且伦多已将银剑插在离隆赛脸部左边,显显刺到。

    “小妹妹!隆赛!”老婆婆赶紧赶过去一看,而隆赛则是目光失了神,错愕地看着伦多。

    “小妹妹,妳真的要走了啊?”老婆婆有些不舍。

    “是啊!”伦多骑在路行鸟上,傻笑地笑道别。

    “都多待了一天了,我不能再厚脸皮待在这了。”

    “你也知道自己脸皮厚啊?”

    “隆赛!”

    “隆赛,能认识你我真的很高兴。”伦多真心地说。

    “我也很高兴,第一次碰上我无法击败的对手。”与伦多大战一场的隆赛虽败,但心里却舒畅许多。

    “这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谢谢你。”

    “这样好吗?”伦多总算驾着路行鸟要转身离开这牧场,但似乎是有些话想追问,于是还是先与隆赛闲聊起来。

    “就这样免费送我这珍贵的野生路行鸟?”

    “不用介意。”隆赛双手抱胸,回答。

    “昨天那场比试,你已经先受伤了,还只用了一招剑术就打败了我,我非常清楚你的实力远胜我太多,如果你要强硬骑走,我也阻止不了你。”

    “不、我不会这么做。”

    “是,你的确也没那么做。”隆赛点头,笑着说。

    “所以我才向你道谢,你给了我一次失败,让我知道必须更加努力训练自己,跟小哔一起努力变得更强,这样才能守护这个牧场,守护野生的路行鸟繁衍的更多、再次随意奔跑在这片草原之上。”

    “这是你持剑的理由吗?”

    “我不晓得我能不能称为用剑人,但我会靠自己修练剑术,就只是如此简单的理由罢了。”隆赛望向在牧场围栏内休息的小哔,然后向着伦多解释。

    “我小时候饲养着从路行鸟蛋出生的小哔一同长大的,在我来到这牧场前,在很小的时候,随着父母在草原行商,那时随处都还能见到野生的路行鸟奔驰在草原的景象”

    说着,隆赛有些哀伤地继续说。

    “现在已经很少在草原上见到野生的路行鸟了,一想到这些野生路行鸟如果就真的消失在这片草原…”说着,隆赛有些哀伤地继续说。

    “小哔长成可以骑乘之后就一直替代着我的脚,所以我想说是不是能为小哔的同族们做些什么,所以没跟着父母一同离开大陆,在奶奶这边担起这个责任。”

    听完事情隆赛的至今历程,伦多露出讶异的表情,然后笑着说。

    “你确实是个用剑人…而且你很清楚你持剑的理由呢。”

    “谢谢你的称赞了。”

    “那我就拜别囉!”

    “等等!”就在伦多准备动身,催使路行鸟跑动前,隆赛似乎想到了什么,先叫住了伦多,然后一拐一拐的移动向前。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