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010章 港口

作者:浪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哈哈,最强之剑的剑术果然让人无话可说。”

    刚刚战斗看在国王与王后眼里,两人都相当满意提亚的剑术,更加确定要把女儿嫁给他;而看到提亚表现的菈蒂奈公主,也是深深被提亚吸引,在一旁的狄炎纵有满腹的怨言,不过他也无话可说了。

    “这婚约我拒绝。”但就在此刻,提亚回话了。

    菈蒂奈公主闻听,吃惊、又难过地当下流泪;狄炎见了,赶紧向前安慰。

    “提亚!”他这样不领情,家人们都深怕国王会因此不高兴。

    “提亚,是菈蒂奈不够美貌,还是曼特城公主的身分还不配当你的妻子吗?”国王失望地一问。

    但艾提亚并未回答,他掉头走至大门前想要离开。自己百般礼遇着提亚的国王终于忍不住吼了

    “站住!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国王的这一吼,让气氛僵硬下来;提亚头转回来,侧着脸坚定地说。

    “我不是为了保护什么东西,也不是想要获得什么东西。”回答后,便走出大门离去。

    “我的剑,仅只有为了见证剑的巅峰。”

    走在城中回廊,提亚照着雷凯之前带领的路线往回走;途中到了前与妹妹分开的岔路,雷凯已站在那等候了。

    “已经跟国王陛下说完了啊?”

    “我拒绝了。”

    “我想也是!你这家伙眼里只有剑的存在,其他事情根本毫无在意。”

    “嗯。”提亚又接着问。

    “伦多呢?”

    “你是说那一副女孩子样的家伙啊?如果没在治疗的时候偷看到他身体,还真觉得他像个女孩子呢。”

    “人呢?”

    “好啦!我刚才到去王宫医疗室时,他已经包扎好伤口,也醒来了,结果他没多说什么就先离开了。然后只说了,在风的交会处,能找到他。”

    听完雷凯说完,提亚加快了行走速度;雷凯见了他这么匆忙,也就不在打扰他,回自己的岗位去了。

    “这样就走了?真难得,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提亚有在乎的对象呢。”

    城外面的时间不知何时到了夕阳西下,伦多独自一人坐在曼特城的运航船港口靠海处;几艘运航船停在港口,可能是明日才要出发的船只,伦多看着那些船只,也计画好明日离开曼特。

    他把神谕剑从腰上取出观视,这时候的神谕被一层象是黏膜的光芒包住,这是与提亚交战之后才有的情形。可是不久后,这层黏膜的光开始慢慢剥落,化光点而消散。

    他将神谕放回腰际,想着刚刚与提亚最后一招时,短短的时间内他们两人已随风势挥剑争锋百次,但一剑一式都是自己受了伤,完全伤不到提亚。

    虽然败了,但由伦多的表情观之,他是相当满足。

    “果然有了目标之后,会一下子走的好遥远,真的有追上提亚哥的一天吗?究竟我是为了什么持剑的呢?”

    就在他这么想,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人;转头一见,提亚展露难得一见的微笑看着自己,随后他也坐在伦多旁边。

    “提亚哥!刚刚我很丢脸对吧!输得真惨。哈哈─”

    “现在可以跟我说了吧?”

    “啊!”既然艾提亚问了,自己也没打算不说;于是,把这次旅行的始末告知给了提亚。。

    “原来如此。”

    “记得提亚哥当初离开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相差太多,但这次的战斗让我知道了,剑者跟一般用剑人的差异有多大了。虽然我们学成了一样的剑术,但是我却连剑的起点都还没有走上去。”

    “嗯,也许没那么快知道吧。”提亚轻拍了伦多的肩膀,然后起身。

    “你这趟旅程,会遇到比自己更多还要厉害的用剑人,他们能让你有更多的参考。”

    “呵呵,提亚哥已经是第一个了。”

    “我只能告诉你,我跟你只是交会的风,我们要走的路必然不同,但是就随风吧,因为总有一日仍会交会。”

    “我知道,我从以前就感觉到我如果了解自己持剑的理由,一定不会是跟提亚哥一样的。”伦多笑了。

    “因为提亚哥太死板了。”

    “呵。”提亚露出难得的浅笑,正准备离去。

    但这港口边外的风扫来,吹起两人的发丝。也吹住两人的动作,让两人无言语间多看了夕阳一会。

    “提亚哥……”伦多先开口了。

    “你会想念亚科多镇的风吗?”

    “那阵风的感觉吗?”

    “洁路姐跟师父也很想见你一面,我希望你有机会能回去一趟。”

    “随风吧。”提亚走出了他的视线,从港口消失了。

    “明明任何的事情都是随风而行,但却总是走在自己的持剑理由上毫不偏移呢。”伦多思考后,低头笑着说。

    “伦多!”提亚离开没多久,莉露就找着伦多找到了港口。

    “莉露?”

    莉露走过来一看,伦多的牧师袍跟上衣都已不在,而且上半身都是鲜血凝固的血块还有包扎的痕迹。

    “伦多!你怎么全身都是血!”她大叫,抱紧伦多哭红眼问。

    “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子的!好过份。”

    “这个啊……凶手刚刚离开了。”伦多依然傻笑的与莉露说。

    “没事的啦!这点小伤不要紧。”

    “都是血怎么会是小伤!我们赶快回去再包扎啦!”莉露拖起伦多,用力拉着他回教堂。

    “好啦!好啦!我跟你回去就是了。”

    很快的又过了一天,晚上教堂内一群小孩玩闹着,一点没发现自己生活上的窘境;而教堂外头,莉露认真地为伦多受伤的地方包扎,威尼亚与比亚站在她的两旁。

    “唉唉,这伤的真严重!”威尼亚摇着头。

    “大哥哥你怎么伤成这样啊?”比亚拉着伦多的手问。

    “好了!”伤口大致已包扎完成,莉露拍拍手掌,擦了擦面颊的汗;虽然伦多认为自己的伤势根本不足挂齿,没必要全身五花大绑绷带。

    “这真的只是小伤而已,有必要这样绑吗?”

    “有必要!全身都是伤口怎么算是小伤!”伦多实在说不过她;莉露在处理完伦多的伤势后,便入教堂内催促玩耍的小孩子们去睡觉,小孩子们也很配合地在地板铺上白棉布,安静的睡着,顿时教堂又安静了下来。

    “好啦!伦多你也早点睡喔!”

    莉露对伦多说完,也推着杰克跟比亚进去里面。

    如同前晚,伦多依旧还未入眠;一个人在外头,他看着莉露绑上去的绷带,微微笑了下,但他随即又觉得不对劲;莉露哪来的钱去买绷带来包扎,再仔细看之后才发现绑在身上并不是绷带,而是被切割一条一条的白棉布。

    “该不会……”

    他急忙进去教堂,当他找到莉露睡的地方,果真如他所想,莉路的白棉布不见了,又如昨天一样睡在肮脏又冰冷的地上。

    早晨,阳光透入教堂,杰克被这光芒照醒,他揉揉惺忪的眼睛;起身穿上他白色的牧师袍,准备去外头办正事时,发现伦多就在教堂外站着不动。

    他看到伦多换上了一件深蓝的薄外套,脖子像莉露一样,裹上了一条红色围巾遮住了嘴部的部分;这样的衣着穿在他身上更像个女孩子,除此之外还背上了背包。

    “伦多?”

    “啊!威尼亚先生你总算醒了啊!”

    “你这打扮是?”

    “喔!之前的衣服破掉了,所以我换了一件。”

    先不管伦多的穿着,杰克问着他。

    “你是打算离开了吗?”

    “嗯!我等下就要去搭运航船离开曼特了。”

    “真的要走了啊?那莉露可能会很伤心呢。”

    “这个我知道,这个给你!”伦多拿了一个布袋给了杰克,杰克接过发觉颇有重量,于是又问。

    “这是?”

    “在曼特城向外扩建的新居住地离建成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让这些孩子们继续住在那边挨饿不是件好事。就拿这些钱先把这教堂重建好,也能开始工作生活。”杰克所要办的正事,是要去曼特城里找份工作筹备金钱重建这已变成废墟的教堂;不过不光是重建这教堂而已,还有这能够养活这群孩子们。

    “这是我临走前的一点心意,威尼亚先生你就收下吧。”

    杰克打开布袋,里面满满的金币闪耀,让他吓到。

    “这!你哪来这么多钱?”

    “这些钱是工作的酬劳。”伦多小声地说了这句话后,请求着杰克。

    “还有一件事希望你能答应。”

    “哪件事呢?”

    “等下莉露醒了,别对她说我要走的事情。”留下这请求,伦多便往运航船港口而去。

    到了运航船港口,伦多找了一艘要前往西北大陆?雅卡德特的早班运航船,向开船的船主买了船票等待一刻钟开船之时;这段时间,伦多他坐在昨日靠海处望着海面沉思。

    “莉露应该还没醒吧?”他很怕莉露会突然跑来,这样真的不知道要怎样跟她道别,离开曼特。

    等着时间流动,大概还有半个时辰不到就要开船了吧?伦多站起身子,准备先上船。此时碰巧看到了修提卡在没多远的地方东张西望的,在找人似的。

    “修提卡哥!你在干什么啊?”

    “啊!伦多是你啊!”修提卡向他打声招呼,但又马上左看右看边问

    “对了!你有没有看到提亚啊?到处都找不到他。”

    “没有耶!”

    “真是的!昨天他总算有回家一下,今天又不见人影了。昨天听艾妮在这遇到他的,所以就过来找看看了。”找不到人的修提卡开始碎碎唸着,然后就这样离开了;伦多则是苦叹了一下。

    “提亚哥果真一点变都没有!不过在亚科多镇那时,总是有一处他会待在那里练剑的地方呢”伦多走上连结甲板要上运航船。

    “伦多!”伦多这时感觉好像听到莉露的叫声。

    “大哥哥!”

    这次换比亚的喊声,伦多不得不回头看了一下,果然是莉露与比亚跑来了;他两人也跑上连结的甲板上,面对莉露的伦多,他尴尬地说不出话。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