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94章 克拉瓦森的小火炉

作者:重生的杨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留里克瞪大双眼观察,只见的十枚银币置身于一个陶土坩埚中。

    铁匠有一米高的炉子,它看起来就像是黏土做成的火山,炉口正冒着红通通的火苗。

    克拉瓦森的儿子卡威,他将皮囊鼓风机压住又拔起来,每一次的运动,炉口火苗就是一场剧烈的热舞。

    “这是在做什么?增加温度?”留里克故意问道。

    “对,未来的首领。”

    “叫我留里克就行,我对你们的工作很有兴趣。”

    “是吗?”克拉瓦森心里泛着嘀咕,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首领会对冶炼上心的。

    留里肯定道:“我会继续看你们工作。我想看看你是如何把矿石变成铁块,再把铁块变成我的佩剑。”

    “什么?你……你还懂得这些?!”克拉瓦森暂停手上的动作,他驻足看着留里克那精致的小脸,“难道,你懂得我们的工作?”

    “嗯?很奇怪吗?因为矿石里面有些废物,你们点燃碳火把废物拿走,还要继续敲打剩下的东西得到铁。但是,如果你是烧烤铜矿石,再加入些别的东西,就能得到发热的水。这个水不一般,它能倒进特别的粘土模子里,就制作出许多东西,比如祭司长屋里的盆。”

    “你……你居然……”

    克拉瓦森的胡子在颤抖,因为留里克不应该了解工匠的工作,但是他刚刚所言,正是金属冶炼的基础原理。事实上只要掌握这个原理,任何的铁匠都能把矿石变成一块铁。

    真正了解整个过程的人并不会觉得它是复杂的,而是抱怨锻打过程的艰辛。

    那些不了解情况的人,则会觉得铁匠用了某种魔法,把石头变成的可以伐木的斧头。他们多数至少了解把自己的斧头烧红了,敲敲打打斧头会变形,他们的了解基本止步于此了。

    从矿石里将铁或是铜拿出来,这个很有技术含量。

    “我怎么了?我说过,我对你们的工作很感兴趣。”留里克强调道。

    “哦,真是太好了。我的小主人,但愿我们的工作能让你满意。”

    “继续做吧,冰雪融化之前我没有别的事好做。”可能是自己简述了冶炼的原理,让铁匠觉得过于神奇。留里克随口打个幌子:“不用奇怪,我是得到奥丁智慧的人,我也在祭司长屋的那些木板里得到了一些启示。现在,请把银子变成饰品吧。”

    “可以。”克拉瓦森深深点点头,又催促自己的儿子卡威再接再厉将火烧旺盛。

    留里克,此刻的他拉着完全不懂的露米娅,两人目睹着银币的变化。

    如果只是烧一堆炭火,它的核心温度几乎不能达到00度。

    但是用黏土制作一个炉子,炉子下放在做一开口,令木炭在里面燃烧,其温度就能达到900度,这个温度即可融化纯银。

    倘若再令原始的皮囊鼓风机的吹风口接入,更多氧气进入炉膛,温度就能突破1100度,这个温度即可融化纯铜。

    所以克拉瓦森的这个小炉子,它完全能够冶炼纯铜,冶炼青铜浇铸青铜铸造件也是可以胜任的。

    留里克不用想就知道,熔化青铜就是这个小炉子的极限了。

    想要熔化铁?不可能!

    遥远的东方,汉代的国营冶铁工厂,工厂内用粘土烧砖和夯土,构筑了非常巨大的高炉。一个高炉配备多台鼓风机,且每一台鼓风机实际又是超过二十台小型鼓风机的串联。再者,汉代的鼓风机是畜力绞盘抽拉式的,是一套非常完善的机械系统,比西方传统的人力的气囊压缩式先进太多。

    强壮的耕牛被驱赶着转动巨大的绞盘,木质齿轮被转化成鼓风机复进的力量。实际上这套系统换上电力驱动,木质的齿轮和叶片换成金属,就是一个标准电力鼓风机。

    因此,多个鼓风机矩阵对着高炉吹入巨量的气体,也就有大量氧气与更多的木炭完成燃烧。

    虽然它的温度已经可以达到短时间的1400度的极限高温,却还是不能达到纯铁熔化的1500度。

    不过,带有大量硫、硅、锰、碳等各种杂质的复杂合金,已经在这种古代巨型高炉的极限高温下化作了金属液。

    遥远东方巨量的金属需求,迫使国营冶铁厂制造巨型设备。

    那是可以一次冶炼超过四十吨矿石的巨型高炉,每一次的熔炼都是旷日持久的战斗。他们一般不会追求疯狂的1400度,不会冒着高炉折寿乃至炉膛垮塌的风险这么做。

    当液态的硅化物炉渣流出,矿石变成大量海绵铁的时候,这些炙热的海绵铁悉数被拿出来,数以千计的工匠敲敲打打,之后直接淬火成为粗制的生铁。

    至于对生铁的精炼,乃至把铁做成钢,又是另一套完整的工序流程。

    东方的优势就是这样,巨大的人口有着巨大的金属消费市场,盛世近千万计的自耕农家庭,他们是维系国家运作的根基,他们对铁制农具的需求必须得到满足。

    市场迫使工匠一代又一代的精进改良自己的技术。

    商代发明夯土高炉,楚国实现夯土高炉的高温极限,到了汉代建立巨型夯土高炉,再到晋代发明了多种量产钢材的技术。

    到了公元九世纪,东方的冶铁能力于正直中世纪的欧洲,产能根本就不再一个数量级,质量上也远远超越欧洲。

    如果说东方还有什么欠缺的,就是还没有完全学会诞生于印度河流域的精钢锻造。不过这项技术劣势必然随着商业网络,流传进东方。

    但是西欧,他们的铁匠只懂得把矿石一番折腾,最后敲打成纯铁,也就是所谓几乎无碳的柔软熟铁,就用它制造五花八门的武器和农具。

    北欧的情况于此如出一辙,那些因为特殊渠道流入这一地区的来自印度河流域的精钢,用它打造的武器就是神兵利器。

    克拉瓦森也是这样,他的打铁与煅烧技术全是学习父辈的,父辈亦是学习祖辈。倘若再向上追随,罗斯部族的打铁技术都是来自至少八百年前的罗马帝国。

    火炉冒出蓝色的火苗,这说明因为超量空气进入,炭火已经开始完全燃烧。

    如此焰色已经表明,这个炉子的温度极限已经到了。

    “你们看好了,银子很快就能成为水!”克拉瓦森故意这么说,以求引起首领和未来首领的注意。

    硬邦邦的陶土坩埚被铁钳子夹进炉子里,因为温度的变化,火焰瞬间变成黄色。

    不过很短的时间后,青色的火焰完全包裹住整个坩埚。

    银币的以便仅用肉眼就能完全察觉,它上面的罗马皇帝的肖像被弥平,接着银币失去了它圆溜溜的模样,如同一座小塔坍塌,不一会儿,坩埚里就剩下金属色的炙热液体。

    “哈哈,这就是托尔赐予我们铁匠的知识。”克拉瓦森抖着自己的胡子,自豪的说,“首领,你们得到奥丁的祝福,我们则得到托尔的祝福。现在银币已经融化,接下来放到模具里浇铸就行了。”

    “果然是托尔的祝福。”奥托瞪大眼睛,因为他本人身为首领,却根本不知道金属为何会被烧成水。

    这里,大家没有“液体”这个抽象的概念,所有流动的东西,除了奶和油,都简称是一种水。当然它不是水!一些银子居然具备了水的流动性,难道这不是托儿的魔力吗?

    当然,最震撼的还是露米娅,站在她身边的留里克感受到她胳膊的震颤,亲耳听到她的嘟囔——agia。

    agia,一个古老的拉丁语词汇,它已经融进诺斯语民族的生活中,也感染了别的民族。

    “根本不是什么魔法,露米娅,你不要惊讶。”留里克突然大声说,“爸爸,这也不是什么托尔的祝福。”

    “嗯?不是托儿的祝福还是什么?”克拉瓦森本是心情愉悦,听到未来首领的话,他心情不爽却又不能反驳。

    留里克深知不可能把事情说得多么深刻,说得深入了,自己掌握的大量后世的金属冶炼专有名词,这个克拉瓦森根本就不明白。

    他突发奇想到一个好例子,昂起身子说:“比如铁,矿石里面有杂物也有必须的铁,我们要铁不要杂物。祭司们把海豹的白肉切下来,在锅里慢慢分离出有用的油,不要无用的渣滓。那些油会不会和铁很像呢?

    油放在屋子外面,它很快就凝固了,至少用火一烤,它就变成了热油。

    也包括水,放在外面就是冰,冰块能砸死鹿,但是水只能浸湿它的毛皮。

    所以世间的一切都应该是这样,只要温度足够高,所有东西都会融化。

    比如这些银币,不是托儿的祝福,而是创世的奥丁制定了一个规则。托儿是奥丁的儿子,他只能遵从自己父亲定的规则,不会创造一个新规则。”

    留里克的说法当然瞎说的,其中确实有科学依据,为了考虑到受众的理解,他不得不搬出神话这一套。

    而这确实是他的优势。

    留里克看懂了那些木板的讯息,使得他对于这一时空罗斯部族掌握的北欧神话体系有比常人更深刻的了解。某种意义上,只要完全了解神话体系,这种人在部族的社群里,就是天生成为祭司的好材料。

    克拉瓦森老了,他自然而然变得固执,他不可能因为未来首领留里克的一番话就改变自己的信仰,放弃托尔去遵从托尔的父亲奥丁。

    但是留里克的话确实有道理。

    这个孩子不一般!倘若他不是被奥丁祝福,而是被托尔祝福。恐怕这样的孩子将成为最优秀的铁匠,因为区区七岁的他对于金属冶炼的了解,已经远远胜过自己的儿子卡威!

    克拉瓦森因为激动,他满是毛发的双手情不自禁的颤抖,已经没有能力把炙热的坩埚拿出来。

    他命令自己的儿子,“卡威,你!你去把模具拿过来,再把银水倒进去,最后放上一枚宝石。快去!”

    卡威立刻窜到一边,趁这个空挡时期,克拉瓦森径直走向留里克,浑身颤抖的说:“孩子,也许你可以成为最优秀的铁匠。”

    “什么?铁匠?!”奥托一听就是不悦,“他可是要成为下一任首领的。”

    “是!我的首领,但是留里克真是幸福之人,很有可能他已经从神那里得到了关于冶炼的启示。”说罢,克拉瓦森勾下头,一副谦卑的模样,“孩子,请你一定如实告诉我,你……你是否……是否懂得更好的冶炼技术?我相信你应该的了解的。”

    “我?”留里克有些慌,此番自己难道不是被一个大胡子的老家伙逼问吗?

    隐藏自己的能力?呸!我隐藏的已经太多了。

    留里克瞪大眼睛,严肃的宣布:“不错,铁匠克拉瓦森,我已经观察了你的炉子,我可以说你的炉子是非常糟糕的。它就像是一支锈蚀斧头,一条破洞百出的船。这样的炉子只能熔炼一些最平凡的东西,根本不能练出一把好剑。如果它有什么可以骄傲的,就是能熔炼金子银子,制作一些首饰。”

    克拉瓦森倒吸一口凉气,他已经不觉得留里克的批评是不能接受的,很明显,这个孩子知道改变一些非常棘手的问题的方法。

    他低声下气的问道:“首领是你的父亲。你知道那支毁灭者神剑,人人都知道你曾紧握住那把剑。我做梦都希望自己制造一支可以和它媲美的剑,但是我根本没有这种能力。我只是一个凡人,卑微的如同海边的一粒沙子,根本没有得到托尔亲自的祝福,如果你……”

    “我可以!我不是铁匠,但是我知道一些方法,我没有尝试过,我相信这些方法可以成功。”留里克直言不讳。

    “真的?!”

    正当克拉瓦森满心欢喜的时候,卡威从箱子里找出了许久不用的打造首饰的相应陶土模具,还有被严密保存的拇指大小的一块红宝石。

    “爸爸,留里克一定有智慧,你有什么话等一会在和他说。现在,让我们先把首饰做完。”

    “哦!好!”克拉瓦森浑身一震,高高兴兴要把首饰的事解决掉。

    因为只要解决了这个,接下来该是留里克传授他所了解的技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