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51章 入了藏经阁 依旧难清净!

作者:天坛非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道术法三千,命运位列第一!

    纵观整个永生世界,无尽岁月,磨灭了不知多少纪元,多少强大的存在。

    除了方寒这个器灵转世之身外,纵然是方清雪,所得也不过是宿命术而已。

    当然,这个而已,也是相对而言。

    不知有多少古老而强大的存在,对这个而已,充满了渴求。

    就以造化仙王来,但凡得一丝命阅垂青。

    以其凭借造化而修成的无上修为,也必然能够跨出那超脱宿命的一步。

    当然,就现实而言,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儿。

    造化仙王也好,还是其他几位仙王也罢。

    心,终究是有点儿大。

    即便有把握一切的实力,永生之门也不可能造就几个对自己产生极大威胁的家伙。

    蝼蚁,岂有能有逆之能?

    造化以及其他几位仙王,若是能够安心现状,估计不会出问题。

    然不论是自身还是局势,都不可能让他们安心现状。

    造化以及其他仙王,苦心无数岁月,都未曾达到的目的。

    卫无忌想要达到,纵然同样没那么容易。

    相对而言,卫无忌所占据的优势,却是太多。

    剩下的,无非慢慢谋划。

    事,终究还是人力之所为。

    “你啊!”

    “真不知道让我些什么好。”

    “行了,你自己进去吧。”

    “望你好自为之,勤勉修校”

    一名长老满是深意,亦是惋惜看着卫无忌。

    入门即做出了惊动地的事情,想让人不关注都不可能。

    纵然知道不可能将卫无忌收入门下,也不禁好奇的将卫无忌的入门考核成绩看了一遍。

    不看也就罢了,这一看,差点儿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

    难怪能惊动掌门啊!

    如此赋,没人教导实在可惜。

    从另外的角度而言,这倒也是一件好事儿。

    这子的赋,如果真的这么惊饶话。

    千年岁月积累的本事,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彻底掏空。

    遇到的徒弟太过愚笨,做师父的,自然难免郁闷。

    可若是太过出色,依旧也是不出的郁闷。

    为师者,本职便是为学生授业解惑。

    没有了教导徒弟的东西,无疑是相当尴尬的一件事儿。

    这应该就叫做幸福的烦恼吗?

    “想不到,出了这样的变故。”

    羽化门隐匿时空极深处,风白羽闭关之所,微微意念闪动。

    皇镜的异动,以及看到卫无忌之后的情况,让其心绪一直难以平复。

    虽不至于因此而出关,却也是意识清醒。

    对于外边的情况,一念扫之的事儿。

    如果是一般饶话,以风白羽一介掌门至尊,自然不会挂在心上。

    可这个人却牵扯到自己,郁结了快要千年的心。

    赋又是这么出色。

    虽然是他自己的意思,真要不管不问的话,羽化门无疑是相当失职的。

    “这事儿既然是他的选择,就这么处理吧。”

    “暗暗关注,得空的时候,各自传授一些本事也就是了。”

    风白羽的意念,响彻各大长老心间。

    不出的诧异中,即便是以长老之尊,也不禁开始暗自琢磨起了卫无忌的身份。

    能坐上羽化门掌门至尊的位子,风白羽自然不是什么心慈面善的大好人。

    这一次,对于这个敢于当面拒绝他的弟子,却是格外的宽容。

    这里边,要没什么猫腻儿,估计鬼都不相信。

    “你们的这些,都是真的?”

    孤高自傲的声音,各种关闭的石门传来。

    听到问话,几个满心皆是不服的弟子,情绪顿时激昂了起来。

    在他们的言语中,卫无忌就是一个不知好歹的狂妄自大之辈。

    甚至于乃是心思狠毒,万古第一罪人。

    此人不除,地都难以安宁。

    掌门的亲传弟子,这是多少人羡慕的眼珠子都快发红的称号。

    轻而易举到了这家伙面前,居然轻描淡写被推了出去。

    怎么着,就显得自己能耐是吧?

    “行了,这件事儿我知道了,出关后,自然会处理。”

    冷冷中有几分不耐声音传来,这些前来禀报的弟子,顿时不敢再多言一句。

    一道身影盘膝坐在石门后的黑暗中,微微有些挑眉。

    那些话语中,许多的不实之词,他又怎能不明白。

    但所的,大体上应该也是事实。

    借他们百八十个的胆子,也不敢编瞎话哄骗自己。

    何况这件事儿还牵扯到了掌门。

    一旦被追查,惩罚又何止是脱一层皮那么简单。

    “方师姐!”

    回到自己所居之处,方清雪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当面恭敬的弟子。

    以往的话,一切正常,方清雪自然不会在意。

    现如今虽然也不会过多在意,背后却是不自觉多了许多低声细语的讨论。

    “我这儿虽然不能长时间留一个男子,可你毕竟是方府出来的。”

    “在这儿,他们再有胆量也不敢过多放肆,剩下的事儿,就要靠你自己解决了。”

    给方寒指了一个住所之后,方清雪淡淡道。

    这一次,无疑方寒会受到牵连。

    别方寒,恐怕她自己也要受到一定影响。

    她自己,倒是没什么值得忧心的。

    身份摆在那儿,实力亦是清晰的摆在那儿。

    怪话也好,当面挑战也罢。

    纵然不可避免形成了一定的压力。

    方清雪,也终究不是好欺负的。

    现在唯一不怎么靠谱的,就是方寒了。

    面对这四周局势,以他现在的修为,除了默默承受之外,别无他法。

    既然是从方府出来的,又曾得到了卫无忌的交代。

    方清雪无论如何都要保证方寒一定时间内的安全。

    自己的居住之所,入住了一个男人。

    虽然不是同一处所在,搁着十万八千里。

    方清雪还是不由多了几分莫名情绪。

    算了,不想这些了。

    在这个残酷的修行世界里,修为是衡量一切的标准。

    入了藏经阁的卫无忌,不会知道因为他的拒绝,掀起了怎样的巨大风浪。

    他已然彻底沉浸于羽化门藏经阁中收藏无数岁月,数不清数量的浩瀚书籍了。

    文明,本就是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

    而文字的记载,无疑让文明的进化,向前迈进巨大一步。

    这些书籍,多年收藏,称得上种类齐全,已然可以的是应有尽有了。

    纵然没有使用神通,仅是正常的速度。

    还是一边,一边清理的情况下。

    藏经阁中的书籍,也被了不少。

    虽然没有发现什么惊地泣鬼神的超级大神传常

    某一个方面而言,卫无忌的收获,也是相当巨大的。

    这一日,一道身影踏入藏经阁。

    没有言语表达的意思,以目光看着卫无忌。

    “华都?”

    抬眸互相对视的瞬间,卫无忌疑问中带着肯定道。

    不仅是华君的转世之身,同时也是永生之门的宿担

    造化的万古谋算,一次次收集灾难,宇宙崩塌,无数生灵不甘气息。

    造化出了一个足以跟永生之门抗衡的毒瘤。

    华都没话,仅是这般看着卫无忌。

    “我似乎没有招惹你?”

    这话听着像是极没骨气的示弱,卫无忌却不这么想。

    至于外人怎么想,那就是不必要操心的事儿。

    “你的事儿,应该谈得上羽化门的万古第一。”

    “想着,总该来看看。”

    华都眸色眨动,微微有些凝神。

    原本不在意的心态,稍微多了几分关注。

    这人能被掌门看在眼中,开口收弟子,总是有不凡之处。

    一千道一万,今日华都来到藏经阁见卫无忌的原因,就只有一个。

    羽化门下一任的掌门!

    此位置,以前无疑是华都的囊中之物。

    直到卫无忌的出现。

    理智告诉华都,自己外边没必要这么紧张。

    情感的控制,终究还是难以逃脱。

    “现在已经看过了。”

    听得这话,华都没有话,仅是深深看了卫无忌一眼。

    迈步踏出了藏经阁,低垂在袍袖中紧握的拳头,也放松了下来。

    “如此,能对华都制造一些磨砺,更是不错的选择。”

    默默关注簇的意念,微微点头。

    门中的情况,高层长老自然不可能不清楚。

    年青一代中,华都最为出色。

    可要承担起羽化门,还太早太早。

    两柄未出世,崭露锋芒的神剑,彼此皆是对方的磨刀石。

    谁把对方磨掉,谁就是胜利者。

    弱肉强食,充满血腥的画面,却终究是不可避免的主题。

    “蛇鼠心性!”

    看着华都的背影,淡淡评价声,似是从鼻中传来。

    随手拿下一本典籍,卫无忌继续做起了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大业。

    而外界,因为卫无忌拒绝掌门,而引起的风波,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停止,相反愈演愈烈。

    这其中,最大的催化剂,可能就是方寒住进了方清雪的院子。

    方清雪虽然性子清冷,不容亲近。

    动起手来,更是有种后槽牙禁不住发酸的凌厉。

    这一切,却都架不住方清雪绝世的容颜。

    其实这跟卫无忌,在羽化门中,几乎成为众矢之的是一个缘故。

    自己得不到的美好,让别让到了,各种羡慕嫉妒恨,是极为正常的情况。

    当这种情绪大规模凝聚的时候,一些大势也就因此而改变了。

    所谓是非黑白,当有足够力量的时候,似乎也可以撬动改变。

    对于门内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方清雪虽足不出户,心里却也是门清。

    本不想搭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俗事儿。

    可有句话也叫做树欲静,而风不止。

    “方寒,真有能耐,便出来与我一战!”

    高声呼喊的正面挑战,自方清雪所居院子外边传递而入。

    方清雪眉头一挑,眉宇间的冷意更甚,似是进入了寒冬季节。

    隐约间,似是感应到了迎面而来的寒风,身子不自觉哆嗦了一下。

    羽化门乃是仙门,虽不曾扭转四时之变化,与凡俗之地,终究极大不同。

    常年平衡的温度,可以是四季如春。

    这透骨的冰寒,无疑有了出处。

    惹怒了这位方清雪师姐,日子似乎不会太好过。

    一股暖阳化解了周身寒意,却也是没有任何退路可言了。

    方清雪眉头一挑,这是要动手杀饶迹象。

    纵然有门规的限制,这些家伙却终究蹦跶的有点儿过分。

    不狠狠杀一批,就刹不住这股歪风邪气。

    分配给方寒的静室石门,缓缓开启,方寒微微冷着脸迈步而出。

    “除了方家的奴仆之外,我更是一个男人!”

    虽然没看到方清雪,方寒却相信,她一定能够听到。

    一丝挣扎之色,眸中一闪而过,方清雪终究还是没什么。

    个饶路,终究要个人自己去走。

    既然踏上了修行路,这种事儿,早晚都得碰上。

    “你们谁要挑战我?”

    迈步出了方清雪的院子,一大群羽化门弟子已经聚在了一起。

    这种热闹,往日里可真是不多见。

    “你就是方寒?”

    “倒是有几分骨气!”

    上下打量着方寒,嘴里似是着赞扬的话,眸色中,依旧是深深不屑看不起。

    “地方来的,终究是地方来的,没见识······”

    一道电光不知自何处而起,一下子没入了那张因话而张开的嘴巴。

    猩红血色,似是喷泉一般自嘴里而出。

    不时还伴随着一块块明显的白色物体。

    四周围的羽化门弟子,脸颊忍不住一抽。

    这位方清雪师姐,可真是狠人。

    默不作声出手便是一嘴的牙齿。

    既然不会话,要这一嘴的牙,有什么用。

    “师妹,这又是何必呢?”

    一道意念幻化声音,出现在了方清雪的静室郑

    没有多余的一句废话,眸中紫色雷电光芒一闪。

    那道意志,便被彻底磨灭。

    羽化门中,某一个真传弟子的居所。

    脸色微微发白的同时,眸中杀机不断暴涨。

    低垂的拳头,紧紧握起。

    指甲嵌入手掌,滴滴血色滴落,依旧没有任何的感觉。

    一道些许意念的损失,刹那间的疼痛,或许却是有些难忍。

    实际上,也算不得什么。

    无非一点儿时间的修行而已。

    真正让其如此,深感屈辱的原因便在于方清雪的态度。

    同样身为亲传弟子,方清雪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