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五章 化玄黄 神木撑天地!

作者:天坛非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诸位同道,吾等跟他拼了!”

    震动万古的大战,不知持续了多久。

    那一道青衣恒立,如同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无边血色落下,使得原本就不可能退步的恩怨,直线上升,必然分出一个胜负输赢。

    以他们自身境界而言,想要做到这一点,不付出点儿代价,是没这个可能的。

    面色之上,阵阵说不出的嫣红闪烁。

    既有激动情绪的缘故,亦有因大战而产生的虚弱。

    一声激动咆哮,让本就快要到了临界点的火山,轰然爆发!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宴席,这场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

    在一声几乎要将整个世界彻底蹦碎的爆炸声中,彻底结束。

    惊天爆炸骤然而起的一瞬间,无数的生灵,甚至于世界,化作气体凭空蒸发。

    三两个破败到了极点的身影,互相搀扶着站在那里。

    彼此目光对视,说不出的黯然惨淡。

    这一战,纵然得到了最后的胜利。

    付出的代价,终究也是太大太大了。

    “你们居然真有这个本事杀了他?”

    清冷声音中,微微诧异声音响起。

    没有任何的言语,彼此间互相对视的一瞬间,联手出击。

    危机降临,虽有下意识的反抗,却终究因相差太多。

    一道真灵,悄然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眸色眨动,神情默然。

    看不见的角落,低垂的手,似是不规律的战斗。

    纵然有境界的差距,若不是他们几个齐齐出手。

    想要击败甚至磨灭这位已然闯出偌大名头的电母天君,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自己厉害也就罢了。

    经过他教导的,也这么厉害。

    付出了极大代价,那座亨利不倒的大山,终究消失。

    此刻眸中依旧禁不住闪过一道忌惮情绪。

    面无表情看了一眼,此战的终极目标。

    那扇时有时无,似真似假的高大门户。

    犹豫间,还是选择转身而去。

    若是全胜状态,肯定毫不犹豫一头扎进去。

    现如今这般情况,还是多等一些时间吧。

    时间,对他们而言,最是没有概念了。

    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屹立在那里,没什么反应的高大门户,突然爆发出了绝对恐怖的吸力。

    猝不及防,再加上受伤未愈的状态,几道身影全数吸纳进了门户当中。

    “还真是差点儿翻了船!”

    恢复了安宁的一片黑暗中,青衣身影悄然而现。

    一场大战,出手的全都是站立巅峰之上的至强者。

    一个两个可能不在乎,要是多了,就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了。

    “不过若非如此,命运的齿轮,又怎能缓缓向前推动呢?”

    永生之门前,已然安坐无数岁月。

    修为自然是有进步的,却不在卫无忌的预计范围之内。

    想要达到目的,跨越那一层看似轻薄,实则坚硬无比的障碍。

    这一趟,怕是不走不行了。

    “这次倒是连累你了!”

    一伸手,微弱电弧在掌心中微微跳跃。

    “不过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亦有大机缘,这也该是你的宿命。”

    冥冥中,一道说不清的气息,悄然而落。

    与掌心中,闪烁跳跃的电弧,融为了一体。

    握着手中电弧,看着面前翻滚不已的黑暗。

    一掌压下,道道电弧闪烁。

    混沌气息分化黑白两色,清气上升,浊气下降。

    一个尚未生灵诞生的世界,就这么悄然而现。

    黑暗中气雾翻滚,刚刚形成,极其脆弱的世界。

    跟大海中的一个气泡,并没有什么区别。

    大海浪潮的无比恐怖下,仅是轻轻翻滚,便可以让气泡,轻松破碎。

    微微吐出了一口气,做为世界破碎的暂时支撑。

    想了想,伸出手来探入自身胸腔。

    面不改色中,一个充满了碧绿色生命气息的物体,出现在了手中。

    伸手一点,那个物体,便化作了一颗小树苗。

    这颗小树苗落在了翻滚的无边气雾之上,疯狂吞吸一切令自身成长的物质。

    一株碧绿苍穹的大树,于无边黑暗中,微微摇曳。

    含笑看着成长的大树,一推手,这株大树入了那气泡般的世界中。

    本来就巨大无比的树,一入世界再次疯狂成长。

    根须蔓延无边大地,树冠亦将天空顶起。

    自然呼吸吞吐中,一朵朵云雾汇聚。

    嘴角微微含笑,看起来极为满意。

    露出思索神情之后,再次探入胸腔,一个又一个物体抛下,入了世界。

    成为了不可分割,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再次低头看了眼手中微微跳跃的电弧。

    随手一扔,电弧自动落入那刚刚形成的世界。

    “呵呵,此地便叫做玄黄大世界吧。”

    淡然笑声中,身躯蹦碎。

    粒子状态下,与这个刚刚形成的世界,彻底融为了一体。

    一日,一轮明月悄然而现。

    与那通天彻地的大树一般,默默为这个刚刚诞生的世界,提供成长的营养。

    时光慢慢向前推移,原本荒凉无比的世界,慢慢多了几抹绿色。

    绿色中孕育了生命。

    给这个诞生了无数岁月的世界,带来了生命的欢笑。

    “好一株通天建木!”

    一个身材说不出壮硕高大的奇异生命,悄然降临这个被称之为玄黄的大世界。

    有这株不知成长了多少岁月的建木存在,不知为这个世界输送了多少成长的元气。

    这恐怕也是这个玄黄世界,能在极短时间内,实力暴增,几乎可以称之为三千世界第一的缘故所在吧。

    现如今,即便冒着陨落的风险,也必须将这株建木砍断。

    掐断了这个元气输送的主要途径,其他的便没有什么可多虑的。

    为了能够实现,陨落的风险虽大,却也值得一试。

    “不好,有人触动了世界树!”

    一身缥缈道袍眼眸睁开的瞬间,阴阳颠覆,万物逆转。

    一步踏出,重重无限时空,便被抛在了身后。

    “始祖圣王?你好大胆子!”

    纵然隔着无限时空,眼眸眨动中,依旧看到了那无边建木下,举着斧子的身影。

    太过明白这棵世界树,对玄黄大世界意味着什么。

    隔着时空的大喝声中,无边力量已然传递。

    “鸿蒙道人?反应倒是不差!”

    “可惜,你挡不住我!”

    微微诧异中,不管不顾以肉身抗击鸿蒙道人,手中的自然之斧,狠狠落在了通天建木树身上。

    树身抖动,连带着整个玄黄大世界齐齐震动。

    滴答!

    用尽了所有的力量,以自身受重创,以及手中的自然之斧完全蹦碎的代价。

    完美无缺的树身之上,一道口子裂开。

    饱含生命气息的绿色液体滴落。

    看着通天建木身上,出现的一道口子。

    始祖圣王眸中既是喜悦,又是无奈。

    既然这世界树能够裂开一道口子,就说明自己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

    无奈的便是这株世界建木,实在太过坚硬。

    想要将其砍倒,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感受着鸿蒙道人愈发临近的狂暴气息。

    始祖圣王眸中闪过一抹果决。

    一昂头,以自己的头颅,重重撞击在了世界树身上。

    本就裂开的口子,再次扩大。

    始祖圣王不管不顾,接连以头颅撞击世界树。

    他自然清楚这么做的后果。

    让世界树倒下,所需的力量无疑过于庞大。

    再加上需要硬生生承受来自鸿蒙道人愈发无情的辣手攻击。

    到最后,即便能够让世界树倒下。

    自身所付出的,恐怕也是永远消失的代价。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然没什么退路可言。

    决断,也就是刹那间的事儿而已。

    身为神族的源头始祖。

    为神族之未来,贡献出这条命,似乎也没什么。

    燃烧着无数不多的生命本质,以最大的力量撞击着受创愈发严重的世界树。

    说不出的坚毅,说不出的执着。

    而急忙赶来的鸿蒙道人,却是说不出的惊怒交加。

    这颗世界树一旦倒下,对于玄黄世界而言,影响可是太大了。

    凌厉的杀招儿,终于落在了始祖圣王身上。

    而那摇摇欲坠的世界树,也终于随着始祖圣王的彻底烟消云散,而缓缓倒下。

    天,似是裂开了一个大窟窿一般。

    滚滚灰暗雾气疯狂向着玄黄世界涌动。

    所过之处,一切同化!

    此情此景,已然让鸿蒙道人顾不了许多。

    一挥手,无数岁月积累的珍藏全部拿了出来。

    以自身全部修为炼化成一团液体,将那无比恐怖的大口子堵了起来。

    做完了这一切,鸿蒙道人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却是一阵儿由衷的头晕眼花,身躯酸软。

    “父亲,你没事儿吧?”

    一位少女闪身扶住了虚弱无比的鸿蒙道人。

    父亲前所未有的虚弱,让少女说不出的忧心。

    “父亲没事儿,无非一些时光的调养而已。”

    鸿蒙道人摇摇头。

    能够经过时光修复的伤势,确实谈不上麻烦。

    “只是这玄黄大世界,怕是没那么多时间了。”

    看着依旧没什么变化的玄黄大世界,鸿蒙道人闪烁着忧心之色。

    眼下看着似是没什么影响,然而随着时光的推移,天地间的元气,将逐渐消散。

    没有了元气的世界,跟死亡没什么区别。

    “父亲,女儿能够做什么?”

    父亲的忧心,让女儿眸色中闪过一抹决然。

    “你真的已经想好了?”

    脸色不可自控微微变幻,鸿蒙道人看着女儿。

    “好吧!透过冥冥中的时光,为父感应到,或许这也是你的机缘。”

    一指点在了女儿的眉心,躯体化为最为精纯的元气,包含着所有修为。

    组成了一道灵光,没入了不可言说的冥冥所在。

    再次看了看玄黄大世界,鸿蒙道人一步踏出。

    有些事儿,在世界树倒下的那一刻,便已然是不可避免。

    与其白白浪费时间,不如想点儿妥善解决的办法。

    最为稳妥的办法,无外乎足以碾压一切的实力。

    从一个相对自私的角度而言,玄黄大世界,何尝不是鸿蒙道人一个放不下的羁绊。

    现如今这般变故下,再放不下,也得放下了。

    此时的放下,亦是为了来日的重新拿起。

    “这混蛋,下手够狠的啊!”

    “这样一来,也缔造了与神族解不开的因果纠缠。”

    本应该消散,流落天地四方的世界树碎片。

    一抹似有似无的青衣身影闪烁,一道模糊不清的意念,隐约响起。

    之后便彻底回归了平静。

    即便有无上神通,回溯了这段时光,也休想能看到一分半毫。

    “为了砍倒玄黄界的世界树,始祖圣王已然散失了回归的可能。”

    “我神族,付出的代价,已然足够。”

    “这一次,要让玄黄大世界,彻底溟灭。”

    杀意十足的清冷声音,激发了无数神族的情绪。

    浩浩荡荡大军,将玄黄大世界彻底围堵。

    道道兵伐杀戮之气,让无数大世界齐齐侧目。

    为了安全起见,齐齐施展手段,将各自大世界,挪移到了相对安全的位置。

    不管玄黄大世界,还是神族,都已经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

    而这种代价,唯有一种结局,可以彻底抹平,那就是你死我亡。

    一只大而不可量的笔,探出了玄黄大世界。

    笔锋勾动,锋芒尽显。

    简单勾勒中,一个惊天死字,刹那间造成了无数神族的烟消云散。

    “人皇?你挡不住我神族攻击的进攻的脚步。”

    声音沉稳到不泛丝毫波澜。

    战争,便意味着死亡。

    这一幕,可以说是预料之中的。

    纵然始祖圣王以绝大的代价,砍倒了世界树。

    断绝了进攻玄黄大世界最大的麻烦。

    想要进攻玄黄大世界,也不是容易的事儿。

    甚至这一次带过来的大军,全部覆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挡不挡得住,总得试试才能说啊!”

    惶惶霸气中,一个雄厚声音响起。

    气雾翻滚,隐约勾勒出了一道身着黄袍,手拿笔锋的皇者身影。

    “这话说的在理!”

    一本巨大书卷,化为一方巨大土地,向着神族大军镇压而下!

    “人皇笔,地皇书,不知天皇可在?”

    依旧不改颜色的声音中,此刻多了一抹说不出的兴趣。

    那个泯灭了始祖圣王的鸿蒙道人,教导出了三个徒弟。

    “合适的时间,你自然会见到。”

    笔锋勾动,死气骤起。

    无数神族消散,融入人皇笔中。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