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三章 阻拦追求 只因眼界不同!

作者:天坛非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想表达什么意思,我心里有数儿。”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太过了不起的事儿。”

    这话自卫无忌口中而出,落入袁冰耳中,眼角眉角,皆是不由自控的一抽。

    “除了那个老家伙,有些棘手之外。”

    “剩下的,基本上我都熟悉。”

    第一次经历的时候,各种不适应。

    第二次经历,便自然了许多。

    无数次之外,已然成为了一种习惯。

    既然成了习惯,多一次少一次,还真没在乎的必要。

    “最少,我不需要这么细心的保护!”

    袁冰冲着卫无忌翻了个大大卫生眼。

    有些人天性血脉里,就携带着一种冒险因子。

    做警察,做侦查刑事犯罪的刑警。

    对于以前的袁冰而言,无疑是相当满足,并且干劲儿十足的。

    但随着某一扇神秘大门的开启,袁冰突然开始有些不知足了。

    “我并非单纯的针对保护谁,只不过这种事儿,那个世界,真不该是你接触的。”

    卫无忌摇摇头,很是正色道。

    不存在看得起女人,看不起女人的问题。

    那个满是残酷的世界,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玩儿得转的。

    玩崩了,付出生命代价的例子,比比皆是。

    “就没有一点儿可能吗?”

    放弃二字,从来没有在袁冰的字典里出现过。

    “等你什么时候,能打得过我再说吧。”

    一口气,霎时间顶在了胸口。

    上不去,下不来,憋得脸色那叫一个通红。

    打得过卫无忌,这自然是奋力直追的目标。

    不过袁冰心里也清楚,这是一个无限漫长的目标。

    短时间内想要完成,唯有睡梦中。

    “你就不能让她一点儿吗?”

    徐颖在厨房里听着动静儿有点儿不对劲儿。

    探出头来,便看到了气的浑身都似是哆嗦的袁冰。

    不由柔声冲着卫无忌娇嗔。

    “你也不必跟他这么计较。”

    入住公寓也有段时间,袁冰与卫无忌之间,时不常的斗嘴,已是习以为常的事儿。

    真把袁冰气到这个状态的,浑身微微哆嗦,还真是第一次。

    徐颖感觉,自己若是不出来做一个和事老,这俩非打起来不可。

    神色微微有些怪异看了徐颖,目光继而落在了卫无忌身上。

    眸中说不出坚毅倔强。

    “你以为这事儿是闹着玩儿的吗?”

    袁冰眸中流露出来的神色,让卫无忌神情也不由严肃了几分。

    看了看旁边劝慰的徐颖,更有几分说不出的无语。

    一个是谨慎有余,锐进不足。

    一个则是锐进太足,生怕日子过得不够刺激。

    “我从来没有,也不敢闹着玩儿。”

    袁冰能够理解卫无忌不让她插手此事的苦心。

    可她想说,这些早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若是甘心过平常日子,当初就不会报考警校了。

    其实警校也并非第一选择。

    当年她报考的第一志愿,本来是军校。

    进入军队,接受最为艰苦的训练。

    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女子特战队员。

    后来一些不可抗拒的元素,才怀着几分无奈心情到了警校。

    这其实也是奋力抗争的结局。

    要是默默听从安排接受。

    这会儿估摸着已经是某所名牌大学毕业的优秀高材生。

    属于那种企业哄抢的精英。

    再过几年的话,找个看得顺眼的,一结婚。

    人生大半儿的任务,便就此完成。

    如此一来,生活倒是安稳了。

    可这些,真不是袁冰想要的。

    进入警校学习,是奋力抗争的结果。

    来临城这么一座相对不是那么发达的城市,亦是她奋力抗争的结果。

    既然强压之下,着实扛不住。

    那躲远一点儿总可以了吧?

    现如今看来,当初的选择还真没有半点儿毛病。

    要是不来临城,怎么能遇得上卫无忌。

    不遇上卫无忌,便没有开启那扇隐匿于黑暗中大门的钥匙。

    “那些家伙的目光,已经落到这儿,随便折腾一下也就是了。”

    “终究没有胆量折腾的太过。”

    “你要是瞎搞的话,岂不是刺激他们吗?”

    兔子急了都还知道咬人呢。

    一群本就不是什么善茬儿,穷凶极恶的家伙。

    再受刺激的话,谁能担保他们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袁冰脸色变幻,张张嘴,似是想要说明什么情况。

    “我希望你清楚并且明白的是,那些人,终究跟你所接触的犯罪,有着层次上的差别。”

    这还真不是看得起谁,看不起谁的问题。

    一群经常参与各种火热战争,将杀人看做是如吃饭喝水般,再正常不过事情的家伙。

    是一群小偷小摸般的家伙,所能比拟的吗?

    一件案子里,牵扯到人命,已经是值得极为重视的事儿。

    若是再牵扯到枪的话,性质无疑更为严重。

    生活在一个拥有强大国防力量的国度,无疑是非常幸福的事儿。

    然在那些处在战乱中的地方,枪械,生命都是再平常不过的。

    “我知道你想些什么,也能理解。”

    “但有些时候,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是天与地之间。”

    “你是个负责任的好警察,我希望你一直都是一个负责任的好警察。”

    卫无忌态度跟语气,都缓和了不少。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命运推动下无可奈何的选择。

    既然已经踏进去了,就别提后悔二字。

    若是自己踏进去了,必然要后悔的。

    “我也一直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好警察。”

    卫无忌的语气态度柔和了许多,连带着袁冰的语气态度,也柔和了不少。

    柔和中,似乎还多了一丝无可奈何。

    别人看她极具职业精神,冒险精神。

    为了案子,可以长时间不休息。

    曾经为了案子,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几乎把所有地方都给跑遍,才顺利抓捕嫌疑人归案。

    这份儿实打实的业绩,也是最令人心服,堵那些乱七八糟嘴巴的最佳塞子。

    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她如此做法,除了骨子里的使命之外。

    还有一种无可奈何的紧迫感。

    眼看着岁月一天一天渡过。

    努力为自己所争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你心里有许多犹疑,许多的焦躁,许多说不出的话语。”

    卫无忌盯着袁冰。

    锐利的眼神,似是一下子看到了袁冰心里。

    “哎!这事儿说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几乎是我们这个年龄段所有单身狗,都会遇到的问题。”

    “两个字——催婚!”

    几分无奈中,袁冰叹了口气道。

    “这差不多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你又何必这么着急呢?”

    徐颖眨了眨眼睛。

    若没有卫无忌在那儿挡着。

    这几年时光,因为这事儿,徐颖恐怕也少不了来自父母的念叨。

    “别人家父母念叨也就念叨了,除了听着一点儿,其余时候还不是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可是我家······”

    “尤其是我爸,向来说一不二。”

    说这话的时候,袁冰眼神扫了卫无忌一眼。

    既然跟家里老头子熟悉,自当应该熟悉老头子的脾气。

    对同事,对外人的时候,可能还好一点儿。

    对自家儿女,可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当然,站在父亲角度而言。

    所在的一切,都是从实际角度为子女考虑的。

    出来这几年,经历了一些世事,袁冰也多少能够理解父亲。

    可她真的不想这么早结婚,尤其极大可能性,还是跟一个不太认识,不太熟悉的人结婚。

    要是袁冰自己能带一个男朋友回去也就罢了。

    要是做不到,等着老爷子安排。

    左右还不都是圈子里的那些人吗?

    “这事儿的话,可以想办法,跟你家老头子聊聊。”

    看着袁冰也是怪可怜的,卫无忌忍不住说道。

    “你就不怕他讹上你?”

    袁冰抬头默默看了卫无忌一眼后,来了这么一句。

    卫无忌眼角瞬间抽搐,说不出话来了。

    以袁冰家那老头子的性格,这事儿不是可能,而是极大的可能。

    这是一个坑,要不要跳,真需要仔细斟酌考虑。

    徐颖张张嘴,本想说些什么。

    看了看卫无忌,这话还是咽在肚子里比较合适。

    自己的事儿,目前还仅是一点儿希望。

    再多一道屏障,无疑连希望都看不到了。

    “算了,不想那么多,还是先解决肚子的问题再说。”

    “再有就是从明天开始,抓紧练功。”

    “老头子真要派人来抓的话,也不至于一点儿反抗能力没有。”

    袁冰的想法,随着话语自然流露而出。

    “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你这个爹啊!”

    “要是他不愿意的话,又岂能让你在这儿过安生日子。”

    “以他那性格,不会盯上我了吧?”

    脑洞突然迸发了一下,然后便是说不出的苦笑。

    功力由于限制,并没有恢复到最巅峰状态。

    境界,却不会因此而有任何改变。

    由心而起的念头,岂能是无缘无故。

    真要是被盯上了,这事儿还真是有点儿头疼。

    说是老妖精,倒是不至于。

    但无疑是个混世魔王级别的。

    “你就真打算,让闺女这么在外边飘着?”

    国都城市中心区域,一栋小别墅内。

    看着许久日子都不曾回家的丈夫,妻子不由问道。

    虽然现如今的时代,确实不同了。

    子女的婚姻大事,却一直都是父母所忧心的。

    “本想着今年就让她回来的。”

    “那地方隐藏的一些问题,还是有点儿严重的。”

    “现在的她,估摸着还搞不定。”

    有些事儿,本不该他这个级别操心。

    可既然闺女到了那儿,想不操心都没有这个可能。

    “不过最近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倒是隐隐的让我有种改变主意的想法。”

    “这事儿如果自然能成的话,自然是极好,也就不必我多操心了。”

    “那小子不论从能力还是各方面,都没多大毛病。”

    一些核心问题,哪怕是他现在的级别,也是不能触碰的。

    打听那小子的一些问题,倒是谈不上困难二字。

    “你说谁啊?咱们家闺女,还能跟男孩子和平共处?”

    做母亲的,眼眸不由微微有些发亮。

    当娘的,最了解自家闺女。

    说是一匹野马,无疑有点儿侮辱闺女,也侮辱了自己。

    但事实除了这个之外,也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了。

    想要降住自家闺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跟你说说倒也无所谓。”

    夫妻一体大半辈子,孩子都长那么大了,彼此间除了一些重大机密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秘密了。

    再者说,也都了解。

    绝不是那种长舌头的,故而说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说的是他?”

    从丈夫话语里蹦出来的名字,让妻子不由惊讶瞪起了眼睛。

    “这事儿恐怕不行吧?”

    想了想之后,妻子有些犹豫道。

    “有些事儿,我也知道不一定就准。”

    “可这世上,还有一句话叫做无风不起浪。”

    “我可是听说,那一位的闺女,对这小子也是······”

    “说起来,这可谈得上真正的金枝玉叶。”

    闲着没事儿的时候,也喜欢出去坐坐。

    一群女人坐在一起,又能谈论些什么事儿。

    虽然听着不一定靠谱,却也不会是完全不靠谱。

    “这事儿倒是有。”

    “当初出了一点儿始料不及的意外,这小子当时也是使命在身,差点儿真就把命给搭了进去。”

    “舍身英雄救美的故事,听着有点儿俗套。”

    “真正发生之后,却也是极为打动人心的。”

    “而这小子做事儿也是极有分寸的,知道什么是自己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渐渐的,这事儿也就成了一件说不出的隐秘。”

    “虽然听说那女孩儿倒是执着不肯放弃,恐怕是神女有意,湘王无情。”

    “咱们闺女,要是真有这个心思的话,自然也是没什么关系的。”

    “你我生的女儿,不弱于任何人。”

    丈夫以柔情目光看着妻子。

    “哎!找一个太过优秀的男人,未必是一种幸福。”

    女子一辈子的事儿,无疑是件大事儿。

    找一个真正有本事有出息的,自然是欢乐的事儿。

    凡事,也都是具有两面性的。

    这世上,尤其现在这年头。

    真正有能力,有本事,有出息的,身上落着的女子目光,怕是不在少数儿。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