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二章 怕的是 你被打死!

作者:天坛非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种关心,是自心底发出的。

    如果不关心,也就不必问了。

    其实很早她就想问了。

    五年时光,卫无忌究竟去了哪儿,又经历了些什么。

    “当年我离开之后,正好碰到了征兵。”

    想了想,卫无忌还是觉得可以说一些实话。

    “从小大山中磨砺出来的体质,使得最初的体质检测,成为了顺理成章的事儿。”

    接下来的事儿,不用卫无忌说明,徐颖也能想到事态是如何演变的。

    不懂事的叛逆期时,对卫无忌的沉稳,各种莫名不爽。

    遭遇一些事情,懂得何为成长艰辛时,才真正明白,那种沉稳的可贵。

    心,瞬间说不出的酸涩,痛楚。

    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明白,心里也清楚。

    这五年,必然过得相当不容易。

    “这话就不必说了,谁又比谁容易呢。”

    一句话,让内心说不出温暖的同时。

    眼泪,不由自主夺眶而出。

    一张纸,递到了徐颖面前。

    稍微不太自在的羞涩之后,倒也坦然了。

    面前这个男人,终究与他人有所区别。

    这样的一幕,若是让某个人看见,只怕又要嫉恨到发狂了。

    “其实有些时候想想,似乎应该谢谢他。”

    徐颖满是迷惑不解看着卫无忌。

    突然间怎么说出这种话,脑子不至于突然间被踢了吧?

    “若不是他,可能现在的我们,已经顺利结婚,甚至于孩子都能满地跑了。”

    顺着卫无忌的话语,脑海中不禁联想了一下。

    脸色羞红中,却也是说不出的幸福。

    一抹恨意下一瞬间,不禁眸中闪烁。

    那种美好画面,本可以实现的。

    现如今却还需要付出诸多努力,充满不确定性。

    “而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外边的天地,究竟有多么旷阔。”

    “而我刚才所言,也仅是诸多可能中的一种。”

    “如果真的以那种趋势发展,没准儿我们已经被枯燥的生活,以及各种琐事埋没。”

    “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比现在还要糟糕。”

    看了徐颖一眼,卫无忌继续说道。

    回来之后,他就很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能够跟徐颖开诚布公好好谈谈。

    “我······”

    徐颖脸色变幻,张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

    “我不否认,现在的你,对我的感情。”

    一些意图表达的虽然隐晦,卫无忌若是领悟不到的话,那就白活了那么长时间。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的性情,也算是极为了解。”

    “纵然有叛逆期,内心的本质,我相信不会因此而改变。”

    “当年我悄无声息的离开,我想应该给你造成了许多的困扰吧?”

    “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吗?”

    徐颖忍不住瞪着泛红的眼眶,给了卫无忌一个卫生眼。

    这几年来,那个人给予的压力,是另外一方面的事儿。

    真正让徐颖放不下的,还是卫无忌。

    她要真是那种为了自己,可以自私放弃一切的女人,反倒好了。

    落得个轻松自在。

    可惜,她做不到这一点。

    纵然不愿意迫于父亲的压力,嫁给卫无忌。

    却也不曾想过要让卫无忌,一个人在外边吃苦受罪。

    不论怎么样,他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无论如何,那份儿情义都是摆在那里的。

    时光的堆积下,那份儿担忧,也就转变成深深的思念。

    “那样的状态下,我真的没办法想那么多。”

    卫无忌嘴角扯了扯道。

    那样状态下,他没有丧失理智,已经是极为不易了。

    “对不起!”

    这件事儿,虽然她也是无辜者。

    那一晚,仅是接受邀请,洽谈关于公司的一些事情而已。

    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然无论如何,伤害已然给卫无忌造成了。

    “也别这么说。”

    “那你现在?”

    “不会有事儿吧?”

    有些事儿,真正说开之后,无疑放下了心中积压的巨石。

    除了轻松之外,依旧是说不出的关心。

    看样子,卫无忌明显是被人给盯上了。

    “前几天,有几个没事儿吃饱了的家伙,跑到了境内。”

    “说起来,也称得上是老冤家对头了。”

    “几年前,执行了一次任务,便跟那家伙碰上了。”

    “虽然最后他顺利逃脱,这口气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咽下的。”

    “故而这次抓到了机会便行动了。”

    “而这一次,没有上一次的幸运。”

    “虽然没死,却也好不到哪儿去。”

    “同时不可避免,招惹了一些人的目光。”

    “其实从我本身而言,倒没有什么太大所谓。”

    “这么多年,交手纠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唯一担心的,便是他们将目光落在你身上,甚至于徐然爸妈身上。”

    对于那帮经常在刀头上跳舞的家伙来说,做事儿实在谈不上底线二字。

    “有你在,我自然不必担心。”

    “小然平时就待在学校,他们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闯到学校动手。”

    “唯一担心的,就是爸妈了。”

    先无比安心的看了卫无忌一眼,徐颖冷静分析道。

    “这事儿我心里有数儿,你放心吧。要不然,我也懒得搭理他们。”

    既然乐意将目光落在这个地方,落在自己身上。

    那就光明正大的看呗。

    反正他也谈不上什么见不得人。

    哪怕有些秘密,也不是他们所能探知的。

    “大爷的,他现在怎么这么厉害?”

    踏出了咖啡馆,强忍着回头望一眼的冲动。

    支撑着全身力量的腿部,有种力不从心的发软。

    要不是毅力死撑,估计已经没出息的直接瘫软坐在地上了。

    身后这所咖啡店,别人跨进去,不过是喝杯咖啡。

    轻松自在间,谈谈业务,谈谈爱情。

    对他而言,这地方却不亚于鬼门关。

    那家的老大,身后有那无比恐怖的老头儿支撑。

    都被这家伙整成了木头。

    他这样儿的,估计连个蚂蚁也算不上。

    “我让他给发现了,喝了杯咖啡的同时,让我带句话。”

    按压着狂跳不已,几乎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跳跃而出的心脏。

    七拐八转到了一个自认为相对安全的位置后,方才拨通了电话。

    “你的追踪术,在这行里,也算是拔尖的,没想到还是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微微诧异的话语,自电话那边传了出来。

    这个人的厉害,从他做的事儿,以及闯荡而出的偌大名声,已然说明了一些问题。

    要不然也不会花费重金,请这个人出手。

    在追踪这行里,这家伙不一定是最为顶级的第一。

    却也称得上二三之后。

    一分价钱一分货,这样的能耐本事,花费自然不少。

    没想到,还是这么轻易的就被发现了。

    财务的损失,倒是次要的。

    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这才是更为重要的事儿。

    “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提供的可能?”

    “虽然因为这点儿找麻烦,有点儿不太现实。”

    “可这样做事儿,终究不太合适吧?”

    天底下,没有谁的钱,是从大风里刮来的。

    凭白扔了钱,一点儿收获都没有。

    比扔进水塘里还要让人难受。

    那么多的钱,要是仍在水塘。

    再怎么着,也是个巨大响动。

    “我知道这事儿对你们而言,确实不合适。”

    “若是旁人也就罢了,他,我实在没有这个胆量。”

    说完不等对方回应,这部手机便成了碎片。

    他干的这活儿,也算是情报界的一份子。

    玩儿情报,最要紧的不是打探消息。

    而是怎么样不留痕迹,将屁股擦干净。

    “你总算还知道什么叫做识趣,这样的话,留你一条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只手,搭在了肩膀上。

    惊悚神情刹那间,自然而然流露而出。

    身子紧绷如一根铁条,鬓角处汗水滴滴而出。

    就算是大白天见了鬼,流露出来的恐惧神情,差不多也是大致如此。

    “大爷的,反正干完这活儿,一时半会儿也不愁吃喝了。”

    “还是老老实实猫一阵儿再说吧。”

    不知是不是错觉,脖子处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凉意。

    “这个小混蛋,还真是不简单啊!”

    呢喃中,嘴里白色雾气喷吐三寸距离。

    说不出的忌惮神色,自眸中闪烁。

    “从现在开始,没有实在必要,不要招惹那小子。”

    “你怕被打死?”

    充满了不甘与愤怒的声音响起。

    因为那个小混蛋,筹谋多时,天赐良机的计划,彻底崩盘。

    面对方氏集团的反攻,损失再次增加。

    面子里子可谓全都丢干净了。

    一切归根结底,就因为那个小混蛋。

    亏,不是不能吃。

    气,也不是不能受。

    只是这么吃亏,这么受气。

    终究难以咽下。

    说白了,从内心深处而言,从没有将卫无忌放在心上。

    “我是怕你被打死!”

    这一刻,纵然是自己含辛茹苦守护多年的骨血,也忍不住眉头一挑。

    当年的事儿,纵然有他的错误,却也不完全是他的问题。

    那样特殊的时代背景下,纵然有几手功夫,又能如何。

    当然,现在并不是翻过去旧账的时候。

    无论如何,给这个孩子造成的创伤,是真实存在的。

    他也是有心尽力弥补的。

    否则有他的一身武学,去哪儿不行,干嘛非得待在这儿。

    百般容忍,这一刻却是有些忍不下去了。

    不是因为其对自己的态度。

    而是这份儿无知。

    说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太大了不起的事儿。

    无非面子与里子罢了。

    跟小命儿相比,这些算是个毛线?

    他是真不了解武林中人的脾气与能耐。

    继续纠缠下去,丢的恐怕不仅是面子里子。

    还有多年的心血,甚至于性命。

    “好,这事儿我听你的就是。”

    “不过有了合适的时机,我还是不会放过他的。”

    记仇的人,一般都心胸比较狭窄。

    这样的家伙,也是最让人防不胜防的。

    趴在草丛里,就如同一条蛇一般,不一定什么时候,猛然窜出来,狠咬一口。

    “呵呵,现如今把你解决了,倒不是什么难事儿,多年维持的平衡,怕是就要被打破了。”

    “看在这个的份儿上,暂时留你一条命又如何?”

    淡淡意志悄然而散。

    活了那么多岁月,磨练出来的,除了修为之外。

    最大的本事,就是耐心。

    “好香的味道!”

    “今天有什么喜事儿吗?”

    推开公寓门的一瞬间,袁冰极为惊讶的话语,自然流露而出。

    自个儿家里,居然能有正在做饭的味道。

    可真是相当不容易。

    那些个锅碗瓢盆家伙事儿,倒是都齐全。

    可放在什么地方,连她自己都忘了。

    真正忙起来的时候,能吃口方便面已经是极大的不错了。

    还想怎么着啊?

    “咦?今儿怎么是你下厨啊?”

    看到了厨房中忙碌的身影,袁冰更为诧异。

    徐颖住进来,也有一段儿时间了,从来没有经过厨房。

    还以为就如自己一般,不会做饭呢。

    “今天感觉心情不错!”

    徐颖笑着回应道。

    “不对,这里边肯定有事儿。”

    看着徐颖的神色,一个警察的自我职业素养告诉袁冰。

    这里边肯定有故事。

    目光一扫,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卫无忌。

    一些重要事情,自然而然跃入了脑海中。

    “我一会儿过去帮你,先跟他谈谈。”

    扔下这么一句话,袁冰便窜到了卫无忌身边。

    一双眼眸,神情相当异常盯着卫无忌。

    “我说你有什么事儿,直接说行吗?”

    被袁冰眸色一扫,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油然而生。

    好像没做过什么亏心的事儿啊?

    “你就真的没什么,主动要跟我说的?”

    袁冰依旧保持着那副神态看着卫无忌。

    职业习惯,让这番话语流露出来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莫不是以为我们系统的情报,是吃干饭的?”

    看着卫无忌依旧没什么反应,袁冰更为气急。

    “我说能不能淡定点儿,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卫无忌忍不住摸了摸额头道。

    “这么说,那事儿还真是你干的?”

    “为什么不跟我说明白?”

    袁冰更为锐利的目光盯着卫无忌。

    内心深处,有种说不出的后怕涌现。

    万一要是······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