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47 李代桃僵

作者:春山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永陵是临时上门的,到了才知道是徐琳琳的生辰。

    他空手而来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跟徐桐春说“如此倒是我失礼了,随后定是要补上令妹的生辰礼。”

    “阿圆,给我记下此事。”

    青衣小仆笑嘻嘻的应了一声回道“是,奴才回去给宗大管家说,叫他好好给徐小姐挑个礼物。”

    徐桐春哭笑不得“王爷费心了,您今日来?”

    他自然是知道陆永陵的,但此前倒是并不十分熟悉。

    这也难怪,两人虽然年纪相仿,也都算是这京城里权贵圈里叫得上名号的公子哥儿,但徐家交往的主要是清流文人,和这些勋贵子弟倒并没有十分频繁的来往。

    无事不登三宝殿,陆永陵自然是有事要找徐桐春。

    “本王领了蒙山书院的差——”陆永陵拖长了音说道,拿起扇子“刷”的打开,颇为自得的扇了扇。

    徐桐春点点头,这个是有所耳闻的。

    皇帝此时对陆永陵亲厚,眼见他每日招猫逗狗不务正业,也不娶亲生子,很有几分为他发愁的意思。

    最主要的是,若是他自己不务正业也就罢了,还要带皇子们一起不务正业

    皇帝如今春秋鼎盛,还没对自己儿子们生出疑心,自然觉得自家儿子个个栋梁之才,可不能被南平王拐带坏了。

    于是大笔一挥,叫陆永陵领了书院的差使,“朕看你的学问,当个夫子也不错。”

    于是南平王就变成了陆夫子。

    陆夫子对新工作很是兢兢业业,此次来找徐桐春,就是希望年后开课,徐桐春也去讲两天课,毕竟杂学上头谁能比徐家更出色?

    徐桐春一口就应下来了,皇帝重视蒙山书院,常说里头培养的都是帝国的未来,不仅读书骑射,又加了许多实务杂学之类的课程,去教两天课,跟那些“未来”们也算有了几分香火情。

    谈完了事,又跟陆永陵说了些闲话。

    陆永陵原本还怕他是个书呆子,一聊天才发现是自己想左了,但此时徐府有事,他也不多呆,跟徐桐春约了下次见面,就告辞了。

    徐桐春亲自送他出去,偏走着看园子里的红梅不错,又拐了个远路走了花园,于是就碰上了出来醒酒的女眷。

    “还是换条路吧,再碰到女眷也是不美。”

    徐桐春自无不可,他素日跟陆永陵没什么来往,今日一说话,竟然颇有几分投缘,于是说道“还有一条路稍远些,不过那条路有我祖父亲手设计的机关,颇为精巧,不知王爷可有兴趣。”

    陆永陵最喜这新鲜物事,一听说是徐次辅亲手设计的,更为向往,跟着徐桐春换了路线前去。

    “怎地在这儿也能碰到陆永陵!前世也不知道他跟徐桐春还有交情啊!”相晴满腹心事,对青巧说道“你先回去,我跟川朴在这园子逛逛。”

    青巧却以为是刚刚被外男冲撞让相晴惊吓到了,也不再多说,点点头自去了。

    “你刚刚听到高月湖他们怎么说了?”她问川朴道。

    “说是这个时候,徐少爷都在书房,然后”

    高月湖他们敢算计徐桐春,必然是在徐家有内应,但这可是犯了忌讳的事,一个国公之女在次辅家安插内应算是哪门子事?嚷嚷出去就是郑国公也讨不了好。

    “郑国公夫人今日也没来,怕是被什么事情拖住了。”相晴默默想着,“不过刚刚瞧见徐桐春送陆永陵出去,高月湖此次肯定是失算了。”

    也不知道前世张含玉是怎么嫁入徐家的,相晴一边想一边说道“走,咱们去看看正主不在,她们这戏要怎么收尾。”

    往前行了几步,前头就出现一座小小的假山,川朴带了相晴从假山中穿过去,忽然听到前方有悉悉索索的走路声和低语声。

    “有人过来了。”相晴暗叫一声倒霉,不会是陆永陵他们又转回来了吧,眼下也是避无可避,川朴朝她“嘘”了一声,将右侧一个小门推开,拉了相晴躲了进去。

    “这是“

    高月湖心里的紧张已经到达了顶点,偏去换个衣服张含玉还在磨磨蹭蹭,把她气了个倒仰,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为谁操心。

    一路上问了张含玉如何下药,也不说,只说到时候自有办法,高月湖长吁一口气,反正是福是祸都看她自己的了,替她筹谋了这事,也是尽到一份做朋友的心意罢了。

    眼下已经走到了徐桐春的书房前,她一挥手,叫给她带路的丫头退下去,看了一眼仍旧心不在焉的张含玉,又听到书房里传来隐隐的翻书声,轻轻在她手上掐了一下。

    张含玉吃痛,醒过神来,见高月湖朝她横了下眼神,竟然还是犹豫的不肯进门,高月湖咬了牙,将她拽到门口,一把就推了进去,站了门口听了片刻,便转身而去。

    按照计划,当然是她去寻了丫鬟,装作找张含玉,遍寻不着的情况下可不就得请人找了?

    进了书房,张含抖的几乎要站不住,眼见屏风后的身影一动,她更是害怕,捂了领子就想往后退。

    退了一步,忽然又想起高月湖说得一句话“徐桐春是君子,君子才能歁之以方。”

    墙角的架子上堆满了书,一旁的桌子放了香橼,张含玉盯着那一抹乳黄色,鼻端闻到的香味儿让她镇定了下来。

    她低下头,眼里闪过一丝晦暗,屏风后头那人“嗯?”了一声。

    张含玉低下头,楚楚可怜的说道“公子容我在这里避避。”

    屏风后那人轻咳一声,张含玉见他没有出声把自己赶出去,心里顿时闪过一丝惊喜。

    又想此人果然君子,碰到女眷不肯前来搭话也未曾出言调戏,心里有了数,声音就先凄楚了半分“徐公子,小女名叫含玉,是安平候府的嫡女。”

    她顿了顿,心里也觉得安平候府实在是拿不出手。

    大夏两百年基业,传到现在,京城候府早就遍地开花。

    安平候祖上从龙有功,混了个世袭罔替的爵位。

    可惜子孙都是个不争气的,一代比一代荒唐,到了张含玉父亲这一代,虽然袭了候爵,但家里的产业七卖八卖,已经不剩什么了,安平候听着好听,却是个人尽皆知的空壳子。

    徐家虽没爵位,但一代代都是读书人,徐次辅又得皇帝信重,且是从皇上最看中的实务出身,是以徐家对安平候府来说,真的是高攀了。

    屏风后的人影动了动,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唔。”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