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46 冤家路窄

作者:春山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宴席已开,外头赏花赏鸟赏鱼的贵妇们已经陆续回来,各自坐下后,要顾及仪态缓缓而来的李湘竹才发现自己的位子被人占了。

    黄家小姐靠在许家小姐肩头娇笑道“李家姐姐,我跟许姐姐好久没见了,您就让我一下,让我许姐姐说说话吧。”她年纪小,还长了一张未褪去婴儿肥的脸,这般婉转说来,若是李湘竹不让,倒显得她无礼了。

    许家小姐也似笑非笑的盯了李湘竹,启唇说道“湘竹妹妹见谅。”

    开玩笑,谁愿意跟她坐在一起?凭白被趁得丑了三分?

    李湘竹咬了唇里的肉,一言不发,扭头走了。

    要说这城里贵女谁比高月湖更不受欢迎,那自然是李湘竹。

    虽说姐姐是容妃,但她家实在是底子太薄,虽有眼皮子浅的下官前来巴结,一时半会儿也进不入贵女圈。

    可容妃心气高,一心想提拔娘家,趁着康宁帝对自己荣宠有加,暗地里令宫中嬷嬷教了李湘竹规矩,以方便她日后嫁入高门,给自己也寻个得力的援手。

    但她忽略了一点,李湘竹的美貌,实在是太过惊人,贵女们对她虽然的确是嫉妒,但贵妇们也不太能瞧得上她,除了地位,大概也是因为正房太太不需要长得这么好看,娶上这么一位夫人,倒引得爷们不干正事了。

    就是那中等一些的人家,稍微清明些的,也知道这种惊人的美貌,对一般人家来说不是什么幸事。

    高门可不是好进的,李湘竹冷了脸想着,京城各种宴席有时候会看在她姐姐的面子上给她下贴子,但更多时候她都像个边缘人,被人挤兑也是常有的事。

    就比如此时,她走过的地方大家纷纷扭头,没有人愿意让她坐在身边。

    无非是嫉妒罢了,李湘竹心里冷笑着,淡淡扫了一眼,见郑国公家那个丑丫头旁边还有位置,就踱步过去,想要先凑合一下。

    相晴跟徐琳琳说着话,眼睛还留着一丝余光瞧向高月湖和张含玉。

    就瞧见李湘竹刚想坐下去,丫头们就端了汤上来,接下来顺理成章的,李湘竹不小心碰到了汤,洒了张含玉一身。

    相晴离得有些远,不知道高月湖是怎么设计的。

    只有张含玉看见,是侍立在高月湖身后的丁香伸脚绊了那端汤的丫头,高玉湖又踩了李湘竹的裙子,差点让李湘竹摔倒。

    高月湖顺势站了起来,移开了自己的脚,看了李湘竹喝道“你为什么把汤洒到含玉身上?!”

    那汤实在十分的烫,要不是冬天衣服厚,张含玉就要被烫伤了,饶是如此,热意透过衣服,张含玉还是觉得腿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她下意识的捂了下小腹,随即又松开了手,白了一张脸看着高玉湖动作。

    只可惜了今日的红裙了,这一污,怕是再也穿不了了,张含玉胡思乱想着。

    李湘竹气笑了,她刚坐下来,就觉得裙子被人扯了一下,还想抬头问高玉湖是怎么回事,却不妨高玉湖凶神恶煞的先发制人了。

    于是她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毫不退让的说道“我倒想问问你什么意思呢?你为何扯了我的裙子?”

    高玉湖嗤笑一声,尖声说道“我拽你的裙子?你在信口胡说什么?人憎狗嫌的不自知,非要往我们桌前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可含玉也没得罪你什么啊。”

    众人顿时侧目,高玉湖这话说的,实在太过太过没有自知知明了喂!

    李湘竹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盯着高玉湖一张一合的嘴,脑子里一阵阵的发晕,一时也想不起怎么反驳,张嘴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边的异动早已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相晴也趁此光明正大的看戏。

    这种小把戏,真的跟书上一模一样啊,相晴看了看周围,见大家都是两眼放光,窃窃私语的不知道说些什么,竟是没一个人劝两声。

    唉,还是见识太少,放现代任何一个x点文学网女频读者,都该知道接下来要飞什么幺蛾子了。

    这些被家里保护的很好的闺秀们,竟然都还觉得这只是寻常口角。

    本着不招惹是非的原则,女孩子们看了几眼,便又将头转了回去,自顾自聊起体己话儿来——耳朵自然是在听的,但谁也不远落下搬弄口舌的名声。

    高玉湖心里本来慌张不安,但这么一闹,反而冷静下来。

    低头看了瑟缩的张含玉一眼,又看了气得脸色发白的李湘竹,才得意洋洋一笑,拉了张含玉去换衣服,剩下李湘竹被身边的丫头低声劝慰着。

    戏肉来了,相晴一笑,对徐琳琳说道“我得出去趟,刚刚喝了太多茶水。”

    徐琳琳点点头,唤了青巧带相晴和川朴出去。

    一场小风波过去,席间众人犹自回味着,不时看上李湘竹两眼,也没人注意相晴的动作。

    待出了门,吸了一口外头冷咧带着幽幽香气的空气,相晴才舒坦了些,随着青巧向外走去。

    徐府四五代经营,徐次辅虽大器晚成,但祖上也是作官的,再加上下面几房又个个争气,所以徐府虽在繁华地段,但还是占地不小。

    青巧在前面引了路,见相晴和川朴又不是太急的样子,只得也放慢了脚步。

    园子腊梅开得最好,幽香一阵又一阵的传过来。

    相晴张望了下,问青巧道“刚刚高家小姐和张家小姐去哪换衣服了?我见张家小姐面色苍白,想去瞧瞧她。”

    青巧不疑有他,想了想说道“穿过花园就到了。”

    园子里稍微有些冷,相晴将披风往上拉了扯,一簇白毛挨在脸上,格外的温柔暖和。

    刚往前行两步,忽然听到前头有一个清越的声音说道“反正到时候你去帮我讲两天课,那些个机关精巧玩意可是你家的拿手好戏。”

    “陆永陵?!”相晴心里一跳,他怎么在这儿?来不及细想,就已经看到陆永陵和徐桐春相偕而出。

    青巧也吃了一惊,带了相晴和川朴赶紧转身。

    陆永陵只瞧见红披风一闪,就停下了脚步。

    徐桐春疑惑道“前头不是已经开宴了么?怎么这时还有人在赏花?”

    陆永陵瞧着那飘然而去的一抹红,不甚在意的说道“怕是有女眷出来散酒气,咱们换个地方走。”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