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45 偷梁换柱

作者:春山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徐琳琳身份高贵,生辰礼自然是闺秀云集,不过来的女眷大半都不认识,徐琳琳又跟着她娘在各处走动,相晴忍不住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这帮贵妇是闲啊,相晴想着,什么宴会都是给大家找一个出来聚会的理由罢了,也难为这时的女人们,出个门还得要个正当的理由。

    相看媳妇的夫人们眼睛不露痕迹的打量着女孩们,相看女婿的也打量着自家闺女未来的婆家人,或你来我往的试探,或满面笑容的定了下来。

    反正快到过年,从刚进寒月就开始准备的夫人们也闲了下来,自然有闲心过来相看一番了。

    “少夫人,张家小姐来了。”紫箫轻轻说道。

    相晴顿时振作了精神,张含玉一直不来,她还以为今天是要作罢了呢。

    于是拿帕子遮了嘴角,隔了几张桌子远远的看向迟到的张含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她今日来得迟也就罢了,怎的头发看起来也有些散乱,身边更是连个丫鬟都没带,穿得倒是簇新的一身红裙,将一张无精打采的脸趁得更加疲惫。

    幸好高月湖那桌子旁边并没有其他人,还不是因为她性子不好,京中贵女个个眼高于顶,也没人会去刻意巴结她,很有几分“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意思。

    所以张含玉的到来也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她双目无神,仿佛游魂一样的走了过来,连高月湖也被她的样子惊到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好半响,高月湖才埋怨她“这样的日子,你来得这样迟!”

    她压低了声音,虽然还有些尖利,但在这热闹的大厅里倒也不显得太突兀了。

    张含玉不说话,低头揉了衣角,高月湖打量了一番更是生气“这衣服不是那日新买的?等会儿你这衣服可不就废了!”

    高月湖本来就性情急躁,加上今日有心算计人,心里更为慌张,这大厅里又温暖如春,她急得脸都有些红了。

    张含玉闷不作声听她埋怨自己,高月湖一时泄气,心里又气她不会办事,又想她今日这般狼狈,怕是在家又受了后娘的磋磨,只能低声问她“东西带了吗?”

    “带了。”

    张含玉手略微有些颤抖,捧起茶盏不顾仪态的喝了几口。

    高月湖心里一紧,抬头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她们,徐三夫人和徐琳琳也还在远处,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是被徐三夫人看见,就张含玉现在的仪态,哪怕是最后徐桐春娶了她,怕也不会好好待她。

    再一想,周围的贵女们不是去赏花,就是在一旁说笑,唯有她两个这样急赤白脸的坐着说话,也太奇怪了些,只好等张含玉略平静了些,这才心神不定的站起来拉着她去看花。

    见她二人站了起来,相晴笑盈盈的收回眼神,低声在川朴耳边吩咐了一句什么,又跟来往的人打了招呼说笑起来。

    一面说笑一面却又想起川朴的回禀。

    川朴那日跟着张含玉回了张府,原本以为她会有什么动作,结果什么也没有,无非是对着自己弟弟哭他命苦,还被弟弟嫌弃了一番。

    但等她出了自己的院子,在后娘面前还要做出一幅强颜欢笑的模样,连个屁也不敢放,被她弟弟看着,简直觉得自己这姐姐有病。

    她前头跟弟弟哭诉完,自己的丫头一转身就告诉了她后娘。

    相晴有些无语,她这脑子是怎么长的?也不想想,她在家没钱没势,身边连个得力的丫头都没有,这般哭哭啼啼,难道她后娘能不知道?若是得罪了索性得罪个死好了,可前头跟自己弟弟说完后娘坏话,一转脸又要巴结,除了叫她后娘更为厌恶她,还能做什么?

    川朴回来跟相晴说了之后,相晴呆了半天,心说高玉湖也不容易,只看张含玉在她面前唯唯诺诺,也不知道高玉湖日常里是怎么跟她相处下去的。

    末了,川朴只把高玉湖给她的秘药拿了回来。

    川朴实在的说道“只是一般江湖败类用的催情药,算不得什么秘药,那位高家小姐怕是被人骗了。”

    高月湖心不在蔫的赏着花,张含玉一声不吭的跟在后头,一幅逆来顺受的样子。

    “你今日出什么事了?可是你后娘给你气受了?怎地连个丫鬟都没带出来?”

    她在树下站定了问张含玉,金色的腊梅开得正艳,仿佛插在高月湖头发上一样,凭空给她添了几分颜色。

    她这时还是闺中娇女,脸上并未带前世相晴所见那种苦相,虽颧骨高,但脸颊饱满紧致,看起来却是高高在上的傲气感。

    张含玉只抬头看了她一眼就赶紧低下头说道“没有,只是今日走得急,来不及带。”

    她悄悄看了一眼满脸不耐烦的高月湖,心里想道“你爹是郑国公,身份高贵,你又在家千娇万宠,哪里会知道我的苦楚?”

    全然忽略了高月湖眼里的关心。

    殊不知高月湖心里也在打鼓,虽说她听自己的奶娘说过,高门大户里这种腌臜事多得很,就比如那前头刘家的小姐,听说就是这么爬上了自己表哥的床。

    但毕竟她是头一次做这种事,心里多少有些害怕和惴惴,不过奶娘不会骗自己的,高月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张含玉再这么下去,怕是她那恶毒后娘给她随意指一家,到时候才叫哭天天不应呢,单看她已到了说亲的年龄,她那后娘迟迟没给她相看,不知道打得什么鬼主意,自己就这么一个好友,帮她也不算有错。

    就是有点对不起徐桐春,高月湖心里没来由的颤了一下,但一看张含玉苍白了一张脸,眼睛还有些红肿,就将这一丝对不起也抛之脑后,左右张含玉性子柔顺,长得也还不错,也不算辱没了徐桐春。

    “你把药藏好,呆会我就让丁香”她声音低了下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