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42 仿制品

作者:春山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是”相晴犹豫了一阵才说道”像是弩?“

    姜氏展颜一笑,将那物什拿起,爱不释手把玩了一会儿对相晴说道“这是连发弩。老二上次带你回娘家的时候,把这个给了陈相。”

    相晴不认得,是因为当时贺云武拿给陈相看的时候,她出去挑丫头了。

    姜氏看了一眼茫然的相晴,将连发弩的意义大致跟她说了一下。

    又说“你爹跟你公公找人仿制了几件,你瞧,可以戴在手上,拿袖子一遮,谁也看不到,给你一件,拿着防身。”

    姜氏这练功房里什么都有,靶子自然也有,她让相晴看好自己戴好手弩,给她详细演示了一遍,有轻微的“咯嚓”声响起,姜氏解释道“你瞧,这就是连发弩的珍贵之处,射出去第一箭,第二箭就自动装填上了,可以装填八根,一般人是绝对想象不到的。”

    姜氏娓娓道来,陈相君很给面子在旁边点头问问题,相晴就负责发呆。

    她是真的不懂,这些机械原理对她来说,真的太难了,简直令她又想起穿越前被高数支配的恐惧。

    “你看。”姜氏将手举起,对着练功房另一头的靶心,手指微动,一支弩箭“嗖”的发出破空之声,一下射了出去,正中靶心。接着,轻微装填的声音响起,姜氏毫不犹豫,又射出了第二箭,仔细看了看靶心,颇为满意的一笑,将手弩递给相晴“你来试试。”

    相晴暗叫一声惭愧,她依样戴在手上,手抬起对着靶,却是射偏了,自己还被后座力带得后退了两步。

    姜氏看了一眼她露在外面的手腕,细软无力,她心里默默评价了一番。

    “你太过瘦弱,再练练就好了。这连发弩虽好,但射距不是太远。”她安慰着面红耳赤的儿媳。

    瘦弱可不是什么好词,相晴心内隐隐有些不安起来,明明知道还有几年这盛世就要戛然而止,为什么现在竟然还没有危机感?不仅没有危机感,她反而日渐沉溺于这平淡的日常,万一碰到乱世,她要拿什么来保护苗苗?

    她咬了下唇,隐隐对自己有些失望,富贵乡虽好,可也要有自保之力才是。

    “娘,我明日早些过来跟您一起练拳,您可不许嫌我笨啊。”

    姜氏两个儿子,还没有享受过女儿撒娇的样子,听相晴这么说,心里软了下来,口吻也不由自己放轻“你这个丫头,既然要过来练拳,就得早日起来。你如今根骨虽已已长成,但也不求你练成什么高手,只得强身健体即可。”

    “是,多谢娘。”

    末了又问道“过两天徐次辅的孙女生日,我能否将这连发弩送她一个?”

    姜氏有些为难,仔细一想,连发弩已经被仿制出来,最关键最核心的图纸和原版都在工部,想是不那么容易被人得了去,怕是再过段时间,就能仿制出更多的了,如今要一个给徐琳琳,倒也不是太大的事。

    只交代道“给她一个也行,叫她先不要跟别人看。”

    “是。”

    相晴暗暗可惜,以徐琳琳的才华,当个大工匠也是绰绰有余,可惜大夏虽然风气开放,还是没有女子为官的先例。

    “老夫人,我能在你这里呆一会儿吗?”陈相君等她们说完,仰了脸眼巴巴的看姜氏问道。

    姜氏失笑道“当然可以,只是我以为你姐弟俩有话可说,你不随你姐姐过去吗?”

    陈相君瞧着这满屋子的刀剑长棍和弓箭,早已按捺不住,虽说君子六艺都得学,但他日常还是以文为主,哪有机会能这样玩个够?

    听到老夫人说话,陈相君有些犹豫,还是相晴笑道“我也在这里陪陪母亲吧,相君今日留在这儿用中饭,晚些再把你送回去。”

    陈相君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勉强压抑住自己,还是忍不住露出八颗牙齿来。

    相晴也笑起来,伸手在他脸蛋上捏了一下,在陈相君反应过来之前快速的溜了“娘,我去看看苗苗,等会儿再来陪您。”

    说是中饭在贺家吃,事实上陈相君一直呆到了晚饭吃完才要走。

    要回家了,才觉得有些怕自己老爹会发怒,于是磨了放假的贺云武送他回去。

    走前还泪汪汪的拉着姜氏舍不得放手,直把姜氏心疼的想叫贺云武去陈相家里说说“再留陈少爷住几天。”

    姜氏终是忍住不说,只交待陈相君“若是读书读累了,不妨来伯母这里逛逛,你父母那里,叫你姐姐去说。”

    相晴瞧见一向严肃的姜氏居然跟陈相君这么投缘,也是稀奇,于是笑道“等过完年,我去求了爹娘,让你来住几天。”

    陈相君吸了鼻子“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你可千万别给忘了。”

    贺云武揽了陈相君的肩膀,劝慰道“你放心,你姐忘了我也不忘,到时候我自会提醒她。”

    陈相君这才点头,跟贺云武出了贺家的门,一路上又被贺云武盘问着自家姐姐喜欢什么,陈相君无奈想道,姐姐出嫁时我才五六岁,我哪里知道她会喜欢什么。

    贺云武送了陈相君回去,瞧见相晴屋里的灯还亮着,犹豫了一下,对观墨说道”你先回吧,我去见少奶奶。“

    观墨利落的行了个礼,私毫不拖泥带水,没有一句废话,径直往外院去了。

    贺云武重生以来,大概是先入为主的念头,经常觉得观墨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黏黏糊糊充满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谊,本来想寻个由头发作了他,但最近一段时间,观墨不仅再未那样看过他,除了日常自己交待事情给他,竟然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跟自己说了。

    ”这样也好。“贺云武松了一口气,毕竟被个大男人日夜用饱含情意的目光盯着,任谁也不好受。

    殊不知这一世,他想办法揣测相晴的心意,不仅减少了出外应酬的机会,也变得日渐温柔细心,甚至都有点琐碎了,跟观墨喜欢的那个贺云武差得太远,观墨早就对他熄了心思。

    贺云武去找了相晴,将送陈相君回去的事讲了一遍——其实也根本没什么好说了,他又不能把自己跟陈相君打听的事儿再问相晴一遍。

    只是夜色阑珊灯火朦胧,窗外是又冷又长的冬夜,门内暖意醺醺又有娇妻稚子,连屋角燃香的犀牛香炉,看起来都带了几分憨态可掬,让人流量往返罢了。

    “你这点的是什么香,以前没闻过嘛。”

    怎么连薰香闻起来都是甜的?

    “啊……这个嘛……”本来就被贺云武盯的有些尴尬的相晴一时竟然没想起要接什么话。

    “咦!咯咯咯!”床上早已睡着的苗苗忽然在梦中笑出了声。

    刚开始泛起涟漪的空气突然从绯色的半空落回原地。

    贺云武懊恼地看了苗苗一眼,这孩子……这孩子,长得真可爱!

    苗苗做得好!相晴松了一口气。

    贺云武的目光被苗苗吸引了过去,又盯着苗苗香甜的睡颜看了好久,充满探究精神的问相晴”她这个下巴,怎么能重重叠叠那么多层?“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