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37 隔墙有耳(1)

作者:春山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临近新年,内城里大大小小的茶楼酒肆,似乎都比往常热闹了许多。

    本朝到了现在,京城早就承平了几十年,那宵禁的祖制早就名存实亡了。

    太阳落山之后,街面上仍是熙熙攘攘,临街的店里也几乎没了空位,鼎沸的人声,菜肴的鲜香和醇美的酒香让冬日的空气都暖了几分。

    豪客楼挤在一堆光鲜的酒楼里,挂着个小小的酒幡,显得并不起眼。

    ——说是豪客楼,也不过就是一家寻常酒楼罢了,贵族人家自然是不屑于来这种地方的。

    但三教九流的粗野汉子们倒是对这家店青睐有加,不单是因为这里的酒菜分量实在,油大肉多,酒也够烈,大约这酒楼的名字也格外合他们的心意。

    能做的起他们的生意,掌柜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这自然是少不了的了。

    对付起官差来,也是一样擅长。

    “好嘞差爷!小的定会一百个小心的!”

    豪客楼的掌柜满脸堆笑地将穿着皂色公门袍子的差役送出了门去,藏在赭红色松江布袄袖下的手悄悄将一张小面额的银票递了过去,后者微微颔首,不动声色地接了过去。

    隐在腰刀后面的手指捏了捏银票,根据手感驾轻就熟地估算了面额。

    “千万要小心火烛!”官差面无表情的脸上浮起一点微不可道的笑意,声音都柔和了几分。

    “那是自然,自然!”

    送走了官差,掌柜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调头回了店里。官差的身影刚刚消失在巷口,掌柜堆满笑容的脸就垮了下去。

    “那清平巷的小娼妇们,死也死的不安生,又让官差有由头刮地皮了。”他一边嘟囔着,一边从柜台下扒拉出了算盘,慢慢拨动了起来。

    官差说是什么今冬甚为干燥,内城已经大大小小走水了好几次,临近元旦(注古代春节的叫法),上峰要彻查客栈酒楼这些动火的铺子。

    嗨,什么彻查,不就是找个名头收钱嘛!

    要不然怎么不去查铁匠铺子,那才是一天到晚动火不停呢——还不是因为铁匠凶悍,铁匠铺子又刮不出什么油水?

    自己真是天底下第一号的可怜人了!

    本来这个月的收成很是客观,自己也打算去清平巷那边开开荤的……

    想到这里,掌柜又是一凛,温暖如春的馆子里,他感觉后背的汗毛刷的一下竖了起来。

    去个屁,那里有鬼!

    这半个月来收成都很好,胡掌柜自然起了点那种心思。

    这里离清平巷不远,常有人去那里吃过了,再来这边吃——这吃自然不是那个吃。

    吃了就罢了,吃过了自然是要吹牛的。

    有天晚上打了烊,本应该睡在店里的胡掌柜忽然想起了之前几个汉子露骨的话,想着时候还早,脚下就有些管不住,迷迷糊糊就挪到了清平巷口。

    失火的崔氏一家在清平巷的另一头,胡掌柜虽然听说有这么回事,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再加上现场并不在这头,胡掌柜进清平巷的时候心里压根就没记起来,隐秘的期待让他一时也忽视了异常安静的清平巷。

    ——自从崔翠家出事了之后,清平巷夜里出来揽客的少了许多。

    走到快一半,胡掌柜才猛然惊觉,怎么今天这里没有人?

    他下意识抬眼去找——

    身前不到五尺的地方,一张绿莹莹的脸凭空出现在巷子里。

    “鬼啊——!”

    …………

    “你没事打开看干什么!”

    “嘿嘿,好奇,好奇!”

    “贵人交待下来的事,出了岔子仔细你的皮!”

    先头说话的瘦高个子一把从另一个人手里抢过灵石的盒子,扣上了盒盖。

    “这人怎么处理?要……吗?”后者被抢走了盒子,也不着恼,只是对着地上的胡掌柜做了一个向下切的动作。

    “屁!贵人只说了要那户人家,也没给我们做其他人的钱——再说他以为你是鬼,嗤!”

    瘦高个提了提躺在地上的胡掌柜,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嗤笑。

    两人轻巧地越过胡掌柜山一样的身体,消失在巷子外的夜色里。

    ……

    还好还好,反正清平巷也去不成了,这钱就当是自己嫖了王衙役——呸呸呸!胡掌柜连忙住脑。

    角落里爆发出一阵大笑。

    胡掌柜瞥了一眼,最边上那张桌子,正位上坐着个马脸汉子,微黄的面皮此刻被酒气一冲,面上泛起带着油光的潮红,可谓是十分红光满面了。

    看他身上穿着这打着补丁的灰白袍子,倒不像是有钱来豪客楼吃饭的人呐!

    胡掌柜招手让店小二过来。

    “小心着点儿,莫不是来吃霸王餐的!”

    “嗨,掌柜的,这你可看走眼了,这位外城的李爷早就把银子会过了!就在您刚才跟差爷说话的时候!”

    小二从袖子里摸出一锭银子来“现银!这会儿忙的脚不沾地,没来得及拿过来。”

    “你这小子!”胡掌柜拿起柜上的小刀刮了刮银锭,脸上的担忧一扫而空。

    银锭上虽然没有任何印记,但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银子!

    “行了你去忙吧!”胡掌柜抬手让小二速去伺候着。

    这城里城外的帮派也是时时有人员更迭,这不起眼的汉子大约是什么新上位的小头目吧。

    “爷!这点钱!对——爷,根本算不了什么!”马脸汉子李爷大着舌头,向桌边一圈带着艳羡陪着笑的小弟们说。

    “爷要攀上高枝了!”李爷——泼皮李自以为压低了声音,但声音还是传到了胡掌柜这里“今次爷接的活,绝对是贵人吩咐的!爷都看见了!那绝对——”

    “哄——”“那李爷可要提携兄弟们!”全桌的泼皮都鼓噪起来。

    胡掌柜从泼皮李前言不搭后语的酒疯里拼凑出了一个故事。

    大约就是前几日泼皮李接了个活,拿定金的时候发现对方似乎来头不小。

    因此做上了攀高枝的美梦。

    嘁。

    外城的人就是没见过世面,这京城里穿的富贵的人多了去了。

    但衣着华贵的也不见得就是贵人。

    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大约是酒劲上头了,泼皮李的目光也渐渐迷离,看起来就像马上要睡着。

    他的小弟们却放不下桌上的酒菜,兀自将他放在靠里的一张长凳上歇下了。

    又过了许久,豪客楼都快要打烊了,这群泼皮才扶着不省人事的泼皮李缓缓离去。

    “这夜里还是挺冷啊!”小二一边上完门板,搓了搓手。

    “这是什么话,好歹也是冬天呢。”掌柜提起了炉子上架着的水回了楼上房间。

    没下雪的冬夜不算滴水成冰,但也绝对算不上暖和,泡个脚才好睡觉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