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另一个百里澈

作者:凤青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听到要回去,顾灼华却有些犹豫。安全倒是真的,但她自幼在垂云阁长大,能在江湖上见见世面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却因为这件事回去,她实在有些不甘心。

    “我现在不想回去师兄受着伤没法下山,我也要留下。再说了,那人比师兄厉害,看样子又是盯上师兄,这个时候我跟你回去,不就是把师兄往火坑里推么?”

    果然是从小长大的交情,这样的时候还是满心满眼的师兄,荣钦心里不知不觉便开始生出酸楚,随即点了头冷笑一声看向正在睡梦中的云暮。

    “你自己决定,我不管了。”

    看着荣钦快步离开,顾灼华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她知道荣钦很厉害,保护自己是没问题的,只要这样就足够了。她也不想给他找麻烦的,至于师兄嘛,麻烦了十几年,也不差这一会儿。

    顾灼华留在杏阁照顾云暮,荣钦则是负气离开。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前有闻人默,现在又有云暮这个青梅竹马,他虽说也是在年少时就已经和顾灼华有所联系,但毕竟是少了太多的陪伴。

    若不是因为他和顾灼华之间的牵绊,或许他早就已经放弃了这个女人吧。

    正走在路上,他便看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一袭白衣恍若谪仙,倒像是百里澈。

    只是匆匆一眼,他心中烦闷得很倒是并未上前,只是拐进一家酒馆,坐在二楼的位置看热闹。

    “百里澈”似乎硬气了许多,面对一个正在追打小女孩的男人,竟然直接上前护住了那小女孩,一双眼像是利刃般看向那胡子拉碴的男人,声音淡淡。

    “想不到这世道如今竟混乱至此,对自家女儿下手毫不留情,你也配为人父?”

    “嘿,你是哪来的?多管闲事老子教育自家闺女那是天经地义,关你什么事?识相的就赶紧滚,不然连你一块教训!”

    那胡子拉碴的男人手里拿着根鞭子,作势就要打,“百里澈”毫不畏惧,竟是单手接下那一鞭子,而后,则是将那鞭子狠狠摔在地上。

    “武力才是天理,就凭你,也想教训我?”

    或许是因为地面上留下的白痕有些可怖,那男人根本顾不上自家闺女便直接跑了,而“百里澈”则是拉着那个小姑娘躲进了一处巷子,随手买了一串糖葫芦递给她。

    小姑娘正是七八岁的年纪,见“百里澈”为她出气便是当即破涕为笑。

    “谢谢大哥哥!其实他根本不是我爹,是他把我买回家的,现在好了,大哥哥你救了我,我可以回家了!我家就在城郊,大哥哥和我一起去吧?”

    “哥哥还有些事,就不和你去了,街上人多,你自己小心。”

    方才面对那男人时,他的脸上可以说尽是冷漠,而现在面对这个小丫头,他则是愿意蹲下身来的,就连嘴角的笑意,也变得柔和不少。

    只是在那小小的身影离开后,他的脸上便没了表情,整理衣襟站起身,朝着侯府所在的方向走去。

    此刻,荣钦还在二楼喝酒,不得不说,这时候的酒比从前他喝过的任何一种都要烈,可以握在手里的一个小酒壶才喝下一半,他就已经开始醉了。

    待到一路步行回到侯府时,他才发现荣端正带着几个暗卫在侧面墙边收拾残局。

    地面上的零碎正是掉落的机关轴心,木料大部分都是被硬性折断的,可见这人对于机关术并不了解。只是,他能在府外拆到这个程度,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只是,平日里养的暗卫都在做什么?

    “侯府的守卫竟如此松懈?可看见贼人模样?”

    “侯爷恕罪,今日有人成亲,一路上吹吹打打又是鞭炮声响的,我们实在是没注意到外面的动静,接亲的队伍走了一会儿我们打算收拾一下院前屋后的才发现出了这样的事。贼人模样,倒是没见着,只看见一身黑衣,脸上挡的严严实实什么也看不见,又是手套又是抹额的。”

    荣端一脸紧张的解释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惹怒了荣钦,从而害的自己挨罚。解释过后,便随手将一块残骸递给荣钦。

    “侯爷您看这个位置,原本应该是两个轴心相互制衡,可是现在只剩下一个,能找到的已经都在这里,唯独缺了这个轴心,可真是新鲜。”

    “你在这盯着,恢复好了就让咱们的人都在高处盯着,一旦有什么人再来,直接动手。”

    听着荣端的描述,总觉得是之前在杏阁见过的那个贼人,可是这两者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联系。原本以为是故意毁坏,想不到却还带走了一个轴心,看来这人也不是个无能之辈,难不成是因为

    忽然想到什么,荣钦当即飞身离开,荣端则是抬头看着荣钦的身影朗声嘱咐。

    “侯爷一路小心。”

    自家侯爷实在是能力超群,刑部尚书做的安安稳稳,时不时早朝还要和众人周旋,惦记着昆吾山庄里的顾灼华,几个时辰几个时辰的不回来,可真是让人操心。

    昆吾山庄内,百里澈正坐在杏阁内失神,他今日下山想找到那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兄长,谁知打探半日并无收获,只得回到杏阁等待。想的时间久了,百里澈几乎怀疑那只是他的一场梦。

    “百里公子?坐在这吹了好久的风也不说话,可是有什么难事?现下嫣儿出去玩了,你若是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说。”

    “我哪里有什么难事,只是在想一个古方罢了。今日倒是不咳嗽了,看起来内伤已经痊愈七八分,嫣儿知道会很开心的。”

    说完,百里澈便直接起身走到了另一边的药房内,云暮险些以为是他言行有所不妥,惹得百里澈生气。见他在看书,也不好打扰,只得躲在里间继续休息。

    将自己关起来的百里澈,此刻头痛欲裂。

    他好像记得些什么的,一个陌生而华丽的宫殿,一个言语淡漠的女子,还有一处冷的吓人的冰窟。

    ——内容来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邪王轻轻爱王妃带球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