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隐瞒伤情

作者:凤青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灼华低头吃着云暮亲手做的点心,烛光昏暗,他并未发现云暮的脸色有些发白,而云似乎也是有意躲避,才坐了半刻便起身要走。

    “师兄还有些事,况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再坐下去怕是要惹人非议,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

    在顾灼华并未注意到的桌下,云暮的手已经紧握成拳,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师兄还是那么守规矩,其实没事的,我和守门的弟子已经混熟了,多留一会儿也没什么的,而且我都好几天没见师兄了有点想你。”

    或许是已经成了习惯吧,不管他在不在身边,顾灼华总是会下意识的想到他,比如说,好吃的要一起吃,有什么不懂的要问他,遇到什么棘手的事,也会第一时间想到他。

    从背后紧紧抱住云暮,撒娇一般的嗅着他的衣物。

    也正是这样的亲近,让云暮的心底也跟着柔软成一片,低头握住她的手,像是年少时一样的轻轻捏住她的指尖。

    “抓住了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不过也对,你来到世上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不想我还要想谁?不过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我们也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窝在一张床榻上睡,我帮你在床头点一根蜡烛,好不好?”

    “好。”

    这算是两人之间的小秘密,每每顾灼华做噩梦的时候,云暮便会点燃一根蜡烛,两人坐在床边玩手影。

    一双手总是不够的,因此,他们的手总会握在一起,摆出各种花样,而云暮则是负责讲故事把顾灼华逗笑。

    待到顾灼华回过神来的时候,房间里便只有她一个人了。

    在蜡烛的陪伴下又是一夜无梦,顾灼华依着惯例起身早早到剑庐去,谁知竟见到一个身影正无精打采的甩着抹布,蹑手蹑脚的凑近些,才发现那身影正是聂昆,顾灼华狡黠一笑,故意出声吓唬。

    “嘿!一大早的做苦力啊?”

    聂昆果然是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抹布都掉落在地,一副不想搭理人的样子,而顾灼华则是笑的更加肆意,打量了墙边的剑架子随即反问。

    “让我猜猜,平日里庄主舍不得让你做粗活,这是又做错什么,被罚来打扫?”

    “鬼丫头,你故意的是吧?哪壶不开提哪壶还不是为了学医的事,我爹又搞突击检查,我不过就是偷偷看一下笔记,结果就这样了。你倒好,听说是被摄政王邀请去的?你呀,比我还小,这身份倒是比我还尊贵,竟然能让他那样的大人物请你。”

    顾灼华正打算脱口而出说明唐风松是什么样的人,随即想到唐喻斟,便是直接将话憋回去。

    “不是请我,主角是小澈。这会儿已经治好了郡主的病,也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江湖门派都是有几分畏惧朝廷的,提起唐风松便更是忌讳,也就是聂昆和顾灼华两个小辈随便说笑。

    谁知聂昆却是个话多的,拉过顾灼华神秘一笑,随即低声问道。

    “少骗人,这次下山还干嘛了?百里先生比你提前两日回来,你别告诉我,是你自己一个人在摄政王府给郡主治病。”

    “我在侯府吃香的喝辣的来着,怎么,嫉妒啊?”

    自然是嫉妒的,聂昆虽说从小就是昆吾山庄的少主,但也从小就受到严格要求,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其他的方面。

    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聂昆随即揉乱了顾灼华的长发,迅速闪身躲在一旁,顾灼华自然是选择先保住形象,伸手顺着长发随即朝着聂昆做了个鬼脸。

    谁知这一幕却刚好被尹月霜看到,一直以来被另眼相看的她,此刻也已经变得像只刺猬,见谁都想扎,尤其是在看到顾灼华和聂昆之间不清不楚。

    “诶呀,柳姑娘可真是好福气啊,前几日还和云暮坐在一起吃饭,今日就和聂少主打打闹闹,看起来可真是亲近的很。”

    还真是哪里都能碰到她,顾灼华深吸一口气回过头一脸灿烂笑意,抬手拍了聂昆的肩膀随即朗声回答。

    “对啊,我就是比某些人有福气,朋友多。你要是羡慕,就别总是偷偷摸摸的啊。”

    她不是偷偷摸摸,她只是在做自己认为最合适的决定。尹月霜并未再说什么,只是深深看了顾灼华一眼,随后站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聂昆和顾灼华又窃窃私语几句,这才各自站好等着覃麟到来。

    半个时辰的时间很快过去,顾灼华回到杏阁时,却忽然听到房间里有人说话,她并未直接走进去,而是站在门前偷听。

    云暮坐在床榻边,将一条手臂露出来,手臂上是一道长长的伤口,好在伤口不深,而与此同时,他还在咳嗽,那声音听起来就有些沉重,以至于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哑。

    “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处理的,谁知道调息了一夜反而适得其反,现在想想,那人的身手的确不是重南路数,出手诡异敏捷,若没有机关术傍身,我绝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重南人?那倒是稀奇。此事怕是不好继续隐瞒,说不定是昆吾的仇家将你错认,还是早些告诉庄主,让他有个准备。这皮肉伤倒是几日便好,但你的内伤怕是有些严重,需药物调理。”

    将云暮手臂上的伤口包扎好,百里澈才将低声回答了一句。而此刻,云暮则是压低声音穿好衣物,唇角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

    “我会找嫣儿不在的时候过来,她自小就怕见血,也害怕我受伤,每次见到都会哭鼻子,哄起来有些麻烦。”

    就在此刻,顾灼华却是及时推门而入,气鼓鼓的看向云暮,却是红着眼眶。

    “嫌麻烦就不要受伤,瞒着我算怎么回事?嗓子都咳哑了,要不是我偷听,你是打算几天都躲着我对不对?”

    “不对,我只是想等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的时候再告诉你,免得你担心。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已经失败了。”

    云暮伸手将顾灼华揽进怀里,轻轻顺着她的背。

    ——内容来自

    邪王轻轻爱王妃带球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