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千八百一十四章 瓮中之鳖

作者:风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转眼间已经到了十二月份中旬,半个月的时间,中贸易僵局协商并没有出现结果,原因自然是燕京方面,对方提出的相关条件,一直都存在争执。

    同时国当局也已经正式向海牙国际法庭起诉迪隆联邦独裁领导人凌正道,其起诉罪名自然不用多说。

    总之在罗曼国当局的主导下,凌正道就是整个非洲、,乃至整个世界的恐怖独裁主义者!

    虽然国内对于相关新闻报道的并不多,不过在国方面正式起诉凌正道后,自然也是有一些类似的简讯报道的。

    当然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国以国际警察的身份,起诉一位非洲的领导人,这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自然也没有多少关注度。

    唯一让人注意的,好像就是那个被国起诉的非洲国家领导人,好像是一个华裔而已。

    相比大多数国人,孟何川绝对算的上是少数,对于凌正道被国正式向海牙国际法庭起诉这件事,他也是觉得很是舒服。

    凌正道在非洲如何,虽然孟何川并不关心,可是对于孟何川而言,凌正道无疑是最令他忌惮的人。如今凌正道这个麻烦将会被彻底解决,孟何川的心里那也是放下了一块石头。

    最近一段时间,孟何川一直奔走于各大医院,看起来还真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对于装病这件事,孟何川也是自信不会被人察觉,毕竟自己现在无官一身轻,又怎么可能会被人注意呢。

    上午十点钟,燕京国际机场,穿着一件臃肿大衣的孟何川正坐在候机室中。或许是因为鼻梁上的那副黑框眼镜遮挡,让他的眼神看起来显得有些涣散,整个人似乎也有些萎靡憔悴。

    因为病情比较严重,孟何川遵医嘱准备前往国外进行相关的治疗,凭借手中的病历,孟何川自然也是轻易就获得了出境的条件。

    这会儿孟何川已经通过出境审核已经相关安检,可以非常顺利地就离开中国了。

    回想之前自己在临山市的布局,孟何川满意中却还是些许失落的,这个失落自然是因为,自己没能够将方圆地产一并掏空。

    作为方圆地产的第一股东,孟何川之前通过各种方法,如今已经是方圆地产的幕后老板了,至于沈方平却还不知道,自己竟然是给孟何川打工的。

    沈国平主导方圆地产市中心街项目提前销售,甚至在原有规划面积上,硬是又多出超过三分之一的销售面积,其实这都是孟何川早就想到的事情。

    毕竟沈国平父子这些勾当,当初在锦川省几乎已经是一种常态,而且现在无论是沈国平还是方圆地产,都是非常需要钱的。

    临山市中心街项目提前销售这件事,按照孟何川的预测,恐怕连一个月都用不了,整个市中心街项目所有的楼盘,都会被预售一空的。

    最终的结果,是自己顺利从方圆地产划走这笔庞大的销售款,毫无压力地前往国,至于方圆地产资金链断裂,那是沈国平父子自己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林建政还真是救了沈国平一命,当然他也算是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如果林建政按照沈国平的指示,无视市中心街项目的违规销售问题,到时候方圆地产资金链断裂引发一系列问题,他无疑就是最大的责任人,从而会仕途尽毁。

    林建政敢违逆沈国平,甚至听说还举报了沈国平的这个违规之举,这让孟何川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有些小看林建政了。

    候机厅的登机语音开始响了,孟何川听到声音,也是有些迫不及待地站起身子,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离开中国了。

    对于这种潜逃之举,孟何川并不觉得愧疚和遗憾,甚至对于自己国家包括身在燕京的糟糠之妻,以及女儿,他都不觉得愧疚和遗憾,更没有眷恋和牵挂。

    毕竟孟何川在国拥有不止一处产业,同时还有一个情妇所生的儿子。

    满怀憧憬的孟何川刚迈开脚步,却发现自己的面前不知何时,已经站了几个警察挡住了自己的路。

    “孟何川,你现在不允许出境!”一名警察说着,便向孟何川出示了证件和相关限制出境文件。

    如此突然的一幕,着实打乱了孟何川的计划,而且他的心情也在这一刻,显得有些慌乱了。“你们搞错了吧,我前往国外就医是得到领导同意的。”

    “对不起,我们没有搞错,你暂时已经被限制出境了,现在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这怎么可能?自己怎么会突然就被限制出境,这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想到这里,孟何川便又问“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这就给限制出境了。”

    “这一点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只是在执行领导的命令和要求。”

    对于这些不知原因的限制出境,孟何川这会儿真的很慌,他在想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破绽,本来自己的潜逃计划应该天衣无缝才对,

    临近中午时,孟何川重新回到了燕京的家中,这同样让他觉得有些奇怪。警方只是限制了自己出境,却并没有对自己进行拘留,同样相关调查部门,也根本就没有找自己谈话。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仅仅只是单纯的限制出境?除了这个原因,孟何川真的想不到还有别的原因,不然自己这会儿岂还会坐在家中的沙发上。

    孟何川现在还并不知道,自己所有的底细如今已经曝露了出来,不然他怎么可能坐的住。

    要求限制孟何川出境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慕然的父亲沈从兴。

    沈慕然将孟何川的所有底细汇报给自己的父亲沈从兴后,这位首长对此也是非常重视,同样对于孟何川的相关问题,他也并没有对太多人提及。

    包括沈从荣书记在内,现在也同样是不知道孟何川在国的相关底细。

    并不是沈从兴不信任沈从荣,而是这里面关联的人和事实在太多,所以这在没有彻查清楚孟何川之前,不便过多地透露。

    回到家中的孟何川,也是第一时间开始打探自己被限制出境的原因,甚至他还联系了医院方面,想知道是不是有人发现了自己的病历作假。

    紧张了大半天的孟何川得到的结果,是并没有相关人员调查他的作假病历,同样也没有关系他的新问题出现。

    “差不多还是因为长明生物科技那边的钱还没有追回来,所以暂时限制你出境而已,至于别的事情是没有人查的。”

    这个结果让孟何川多少放下心来,只是一想到原本很顺利的事情突然遇阻,孟何川总是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危险成分。

    还有就是这个暂时限制出境,到底要被限制到什么时候?

    孟何川其实也想过,以自己病重为由申请解除限制出境,可是他自己却知道,自己所谓的病重都是假的,用这个理由申请解除限制出境,搞不好就是不打自招。

    “领导,我现在就是一个平民百姓,所以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领导们多多关照的,这万一我要真出点什么事,我还真担心会牵连到领导的。”

    “孟何川你什么意思?我警告你不要狗急跳墙,这样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这一点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如果我真被逼到绝路上,也就只能狗急跳墙,到时候我也顾不上什么好处不好处了。”

    孟何川现在就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能够顺利出国,为此他也不惜撕破脸皮,威胁一些人能够帮助自己解除出境限制。

    然而孟何川并不知道,如今的他已经是瓮中之鳖!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