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10章:复盘方能知奕心

作者:我不是雪碧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在玩大逃杀吗?”

    洛天依呆滞,眼前这堵柳条墙怎么看都比游戏里毒圈要恐怖啊,感觉一旦被追上就会被直接给绞杀……

    言和抽出龙鳞匕,正经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先进去安全的范围之内,虽然和大逃杀类似但这里面应该只有我们三个人……如果张言没有偷偷跟来的话……”

    说着言和不自信地加了句,这种危险的处境平日里被张言保护的十分稳妥的她不擅长面对,她也对张言产生了不自主的依赖感。

    三人环顾四周,完全没有发现张言出来的迹象,有种期望落空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被张言保护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了呢……

    三人都意识到了自己这一不好的习惯,而现在,她们必须凭借自己的力量活着从这里面出去。

    。。。。。。

    五分钟后,张言由晓羽带着赶到了柳墙外围,枝条宛如游蛇一样缓慢地扭动,就像一墙的活物一般恶心。

    咔咔——

    砰!

    嗖——

    张言二话不说拔枪射击,却被弹回来的子弹直接擦着肩头射在树上,留下一大个弹坑,而那柳条竟是分毫未伤!

    晓羽看着雪茗提着枪冷冷地站在墙前的背影,感到一股寒意,向其缓缓说道

    “刚才我也试过破坏这些枝条,但它们似乎被系统赋予了不可破坏的属性,无论什么方式都没法斩断……”

    张言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脑子冷静下来思考。

    “127反器材穿甲弹即便是我的肉身都会被打烂,而这柳条居然不受任何损伤地将子弹弹了回来,足以证明这并不是自发生长在森林里的植物,更像是游戏里必要的场景,无法被破坏……”

    “游戏场景?”晓羽一脸疑惑地跟着张言念了一遍,他根本不知道张言说的是什么东西。

    张言幽幽地回过头看了一眼晓羽,这家伙灵魂年龄不过二十出头,而且与这个世界的接触时间也是这些年,居然会不知道这些年来人类用来娱乐的游戏是什么,有些奇怪。

    不过张言懒得和晓羽解释,言和她们在里面不知危险与否,他没有闲工夫做其它无意义的事情。

    看了看附近高耸的巨树,刚好找到一颗的树干横在柳墙的顶点。

    “带我上去。”张言指着那根足够一辆摩托车在上面稳稳停住的树干道。

    “啊?”

    突然被张言命令的晓羽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要知道那树干离地不过五十米,凭借自己的轻功几次梯纵就能轻松上去,比自己还强大的张言居然上不去吗?

    张言也很憋屈,大灭冷却时间还剩二十小时,刚才和蛇尾豹一战血量流失太多只能够使用女身来省电,如今只是上个树都要让人带自己……

    “我拜托你带我上去,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比她们强不到哪去。”

    张言不耐烦地解释道,将自己的虚弱暴露给不信任的人是大忌,可现在只能这么解释了,而且还能试探试探晓羽的诚意。

    “我知道了……”

    晓羽口头答应下来,但靠近张言之后又顿时面露难色。

    “有问题吗?”张言左眼皮直跳,这家伙怎么现在这么优柔寡断了?

    看着雪茗幼小的身躯,晓羽完全不知道怎么下手,无论怎么带着张言上去都会有种罪恶感。

    “单手把我榄在腰间就行,别想着占我便宜。”张言淡淡地说完,直接并排站到晓羽的左手边。

    “多有得罪……”

    “你绅士个——哈!”

    张言还没吐槽完,直接被晓羽一把抱在腰间,几个梯云纵稳稳当当地落在树干上。

    只见张言几乎是在晓羽稳定身形的瞬间就条件反射挣脱了晓羽的左手。

    “牙白……我好像能理解为什么女生会对男生的接触有一种莫名的厌恶感了……”张言摸着身上的鸡皮疙瘩喃喃自语道。

    旁边的晓羽欲哭无泪“我听得见……”

    “抱歉……”

    真是感觉自己没爱了,方才过来前还被张言放了血给那头倒地不起的蛇尾豹画了个圈,现在又被嫌弃,感情自己就是个工具人……

    看着突然自闭的晓羽张言也算是反应过来了自己这番下来的行为有多么不当人,内心决定等安全找回言和她们之后好好补偿晓羽一波,当务之急是先进去里面找到她们。

    看着脚下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柳墙顶端,张言松了口气。

    还好这玩意只有五十米高,如果超过七十米那自己下去可能就要被摔得缓个半天了。

    晓羽还在抱膝蹲着,只见张言纵身一跃,准备利用柳墙缓力进入其中。

    啪!

    可就当张言刚刚逾越顶端时,数十根柳条狠狠地将他的身体给捆了起来,并且还在不断用力!

    “这特么是个啥玩意!”

    张言傻了,为什么自己进去都会被限制,而且这柳条还这么强!

    噗!噗!噗!

    瞬间几声被切开的声音响起,张言直接被扔到了晓羽身边。

    而张言,衣服与皮肤被染红切开,浑身是血与剑的伤口,当场重伤不起!

    “发生了啥?”

    晓羽被吓到了,张言跳下去到现在被扔上来不超过三秒,居然就直接被重伤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肉身的疼痛让张言闭眼咬牙,心中全是懊悔。

    如果是自己跟着她们,或许此时就能够守护在她们身边了……

    。。。。。。

    “你这一子倒是埋得挺深啊,妙,太妙了。”主世轻笑着赞赏道

    天道不敢受恭,虚心道“这一子非小的所决,乃是主世的黑子将这白子逼到了此处,想必是主世不想让小的输得难堪而刻意为之。”

    主世微笑地看着棋案,不做言语,不知是在走神还是在默默听着天道的吹嘘。

    “果真如他所说,复盘方能知奕心呐,哈哈哈。”主世兀自轻叹,方才下棋的严肃也变得轻松了不少。

    天道嘘声请教“不知是何人竟然有幸曾与主世大人一同交流棋艺,可否告诉小的?”

    只见主世神秘一笑“本座可从未对棋艺有过探讨,又何来的交流一说?与他下棋的可不是我,而是你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