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章:思考良久

作者:思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推敲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鹤丸仙还是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仙庄斧消失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想要把所有风险降到最低,就必须要找到仙庄斧再说。

    可是现在完全找不到头绪,就连谁有可能拿走了仙庄斧都是个谜。

    祸不单行,刚刚醒来之后的鹤丸仙发现仙庄斧丢失了,这已经是天大的麻烦了,结果传来了天王的传话。

    要求鹤丸仙带着仙庄斧来到大殿,给所有人上一课,便是告诉其他的人,以及一些新上任的仙们,仙庄斧可是极其有威力的。

    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至少可以让很多人知道仙庄不是好欺负的,若是仙庄斧还在的情况下,鹤丸仙二话不说直接去了。

    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仙庄斧消失了,鹤丸仙深吸一口气,告诉传话的人,稍稍就去。

    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阵,鹤丸仙万万没有想到来到一次宴会,就遇到这么多的麻烦。

    之所以同意来,是因为想要在这地方找到一些趣味,毕竟整天在安稳的仙庄待着,实在是无聊。

    可现在发生这么多的事,说到底真的不如仙庄的安逸让心里踏实,可如今已经回不去了。

    鹤丸仙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夫人所说的是正确的,最好还是不要来参加,可鹤丸仙就是如此倔强。

    此时算是尝到了自己任性带来的后果了,自食其果,得不偿失。

    她轻装上阵,貌似早就准备好接受惩罚的到来,仙庄斧对于仙庄可是镇压之宝,若是没有了,仙庄指不定下一秒就会遭到攻击。

    问题是仙庄斧并不只是对于仙庄很重要,对于整个仙界都很重要,谁也不会想到一个上古宝器落到了敌人的手中会发生什么。

    若是那事情想的很糟糕,可能现在鹤丸仙不配活在仙界了。

    不过现在还是要往好的地方去想,并不是一些事情得不到解决,指不定仙庄斧是被天王的几个儿子拿走的。

    也说不定是被仙庄的几个弟弟无意间拿走的,这些都有可能,鹤丸仙已经不去思考这背后能不能经得起推敲了。

    她不是很喜欢找借口,可是面临着生死之际的时候,多少还是想到了该找点借口为自己开脱。

    鹤丸仙来到了大殿上,天王看着他一身便装,很是疑惑,还没有开嘴问,站在两边的一个看起来年长的老者怒吼了起来。

    “这里可是仙界殿堂,怎能容的你这样放肆!一身便装是有何意图?”

    老者说的没有错,这里可是端庄神圣的地方,可不是鹤丸仙想怎样就怎样的地方。

    为了看到仙庄斧带来的表演,天王亲自解释,挥挥手,尴尬的笑了笑。

    “这可是表演要求,并不是大不敬,各位着急了点。”

    天王说完之后,捧腹大笑了起来,其他的人也都跟着笑起来。

    特别是老者,笑得更加猖狂了点,笑完之后点着脑袋,说道:“如若这是表演要求,那便是老衲不识抬举,实在是没有见过如此表演,没有见过世面,还望仙庄海涵。”

    这事算是敷衍了过去,但是老者还是有点不耐烦,毕竟这可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他可不是这样就算了的人,一直盯着鹤丸仙,打算抓到一点点小过错就记下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鹤丸仙看了看天王,还看到了之前的决斗王子,站在上边,还有两边站着的大大小小的神仙们,这些都让鹤丸仙感觉到压抑。

    压迫感让她开始有些喘不上气,不过还是要顶过去,这不算什么,还有更加难以解决的事情没有说出来。

    鹤丸仙当着大家的面,直接跪在了地上,和当初晕倒在地上的声音一样响亮,天王被吓坏了。

    好好的一个表演,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情况呢?跪在地上难道是表演开始的举动吗?

    天王还在往着表演方向去思考,努力让自己觉得没有任何的差错,是鹤丸仙表演需要的动作。

    可是鹤丸仙磕了几个响头,甚至哭了出来,看样子大事不好。

    老者又站了出来,“一是穿便衣,这是表演需要,这我能理解,可是二来就下跪,三来就磕头哭泣,这难道都是表演的内容吗!天王,实属老衲愚笨,可是这难道就是想要大家看到的表演内容吗?!”

    这样的解释一点错都没有,的确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毕竟鹤丸仙这样的反应实在是太诡异了。

    天王扛不住这样的压力,皱着眉头问道:“鹤丸仙,你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就变成这样?仙庄斧呢!”

    鹤丸仙已经明白了,此时已经不能瞒下去了,可她还是灵光一现,哭着说道:“禀报天王,仙庄斧可不是一般之物,昨日我已经把仙庄斧送回了仙庄,之所以轻装上阵,磕头哭泣,只是今日不能满足各位的要求,负荆请罪来了!”

    这一招真是绝妙,直接把仙庄斧丢失的信息掩盖住了,还让老者闭上了嘴。

    的确,鹤丸仙这个样子就是负荆请罪来的,他默默退到后边,很是无奈的看着天王。

    只看到天王一脸的怒气,他不是很懂鹤丸仙为什么要把仙庄斧送回去,弄得现在难以收场。

    鹤丸仙还说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汗颜,好像是她要努力满足大家的需求,顿时间安静了下来。

    “负荆请罪倒是没有必要了,既然不能表演,那今日就开始讨论一下宴会上遗留下来的事情,希望各位能耐心讨论,毫无怨言!退下吧!”

    天王揉着太阳穴,只希望事情变少一点,本来是想让大家看看仙界有的仙庄斧是上古神器,最好让这群人不要有任何其他的歪想法。

    现在倒好,镇压没有做到,又让所有人寒了心,鹤丸仙也没有义乌要时刻带着仙庄斧,天王越想越苦恼。

    可这时候一个看起来年轻十足的小伙子站了出来,“我倒是觉得仙庄斧没有回到仙庄,请鹤丸仙好好解释解释。”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