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3章 拉壮丁

作者:桀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天上学,晚上回家,兄妹二人的生活慢慢的走上的正轨,两人也有自己的好朋友,虽然有的时候可以说是损友。

    “哟,泽野,等你很久了。”这一天刚进教室,泽野翔就看见翟羽佳坐在他的位置上。

    “早上好,有什么事情吗?”非常难得翟羽佳主动来找泽野翔,一般都是她来找焦一轮,连带着和泽野翔也一起说说话。

    想到自己不过是一个被顺带着的,泽野翔多少有些感觉悲哀啊。

    “嗯,有点小忙需要你帮助一下,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啊。”翟羽佳笑的非常非常的——狡猾。

    泽野翔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听听看是什么事情,毕竟因为焦一轮的关系也不可能不理会翟羽佳。

    “我啊,一直是学生会干部,你知道吗?”翟羽佳笑的有些得意。

    “学生会?”泽野翔还第一次知道这个学校有学生会。

    “哎?你不会不知道吧?”翟羽佳露出非常惊讶的神色。

    泽野翔尴尬的抠抠自己鼻子,“从没见过学生会干过什么事情的”

    “什么啊,你就没见过自习课的时候在教室窗口上观察教室里面的学生吗?都带着红袖章的。”

    “”这让泽野翔怎么说?他根本连余光瞄都没瞄过一下,更别说注意什么红袖章了。他一直以为那是无聊的学生瞎晃呢。毕竟有些学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参加体育课和课外活动课,待在教室里面一个人也无聊,出来晃晃也正常。

    “啊,真是的,你到底一天到晚上学在干什么啊?”翟羽佳扶着额头,露出一副“没救了”的表情。

    这让泽野翔也有些难过,因为魔都的学校和魔京是完全不同的教育制度,每天光上课就累死了,又没有社团之类的,也没有诸如文化祭,修学旅行这些事情,让泽野翔完全认为这里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的地方。

    “咦?小佳你是学生会的?”好吧,这个时候焦一轮出来了。

    这次轮到泽野翔惊讶了,如果说他不清楚的话,还有情可原,毕竟他是外籍转校生而且和翟羽佳也不是很熟悉,而焦一轮都不知道的话这两可是从初中就是同学啊。

    “什么?!你竟然不知道?!”明显的,面对焦一轮,翟羽佳要强势很多,而且也完全就是气炸了。

    “不那啥,我,我知道的,只是,只是忘记了。”面对择人而噬的翟羽佳,焦一轮萎了。

    不过今天翟羽佳到没有对焦一轮进行“爱的鞭策”,反而抱起了双臂,“说吧,你们两个怎么补偿我?”

    “这个”焦一轮很清楚翟羽佳的性格,没有对他进行“体罚”的话,那就是比“体罚”还严重的惩罚。

    “那个为什么是我们?”泽野翔则不明白明明是焦一轮的错为什么要把他也给带上。

    “谁让你们是难兄难弟的,一个都不能跑!”翟羽佳只是抱着胳膊俯视着泽野翔。

    “我只是和他踢了几次球的关系”这种时候要果断的“出卖”好基友。泽野翔被翟羽佳的气势给压住了。

    “喂喂喂,泽野兄,你不能这样啊,我们两可是在大明湖畔一起唱‘菊花残’的关系啊。”当然,焦一轮自然不会给自己的好基友有“出卖”自己的机会。

    “奏凯!我是直男!”泽野翔一脸嫌弃。这个必须要澄清,万一被误会他和焦一轮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就麻烦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呜呜呜呜,当初你还叫人家小甜甜的”焦一轮假装哭的和被深爱的男人给抛弃的女人一样。

    “”这一下不光是翟羽佳,就连附近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同学都用“原来是你那种人”的眼神盯着泽野翔。

    泽野翔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别扯淡!我和你是清白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泽野翔说了这句话以后同学们看他的眼神就更奇怪了,有人还露出了“原来是这样”“果然是这样的”表情。

    “不不不,行了,你就说要我们怎么样吧?”泽野翔是看出来了,这纯粹是越描越黑的节奏,再这样下去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嘿嘿嘿嘿,早就该这样了。”翟羽佳一副“早至如此何必当初”的表情。

    “我地心,拔凉拔凉的”焦一轮还在一旁做怪。

    “好了,你别扯了,”翟羽佳早就看出来焦一轮在扯蛋,只是为了自己的“目的”,配合一下他罢了,“你们中午跟我一起到学生会帮忙,今天的事情我就一笔勾销,既往不咎了。”

    “帮忙?帮什么忙?”焦一轮一看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立刻不在给泽野翔拨污水了。

    “嗯,要知道,我们学生会本着‘自由,平等,互助,团结’的原则,一直致力于本校师生之间的沟通以及教育问题,我们学生会在主席的带领下坚持(以下省略几百字的老王卖瓜),所以,这一次校庆要将文艺汇演和运动会结合在一起,为了让我们的学校被更多人多知道,我们需要努力的对外进行宣传工作,而我们学生会一直坚持(以下省略若干字的扯蛋)”

    翟羽佳一套一套的说辞把所有人的唬的一愣一愣的,泽野翔大概总结一下:

    就是说,学校即将十周年校庆,打算把文艺汇演和运动会放在一起,然后对外宣传一下,做做广告,如此而已。

    “总之,你要我们两个干啥啊?”说了这么多,完全没有扯到正题上。泽野翔不得不打断翟羽佳的自夸。

    “额”自己的长篇大论突然被打断,让翟羽佳一下子从有被噎住的感觉,“就是帮我一起写宣传小册子,还有一部分请帖。”

    你说你早说出来不就行了,何必在哪里长篇大论的罗嗦半天。泽野翔和焦一轮的眼睛里面都写着这样的话语。

    “总之,总之就是这样了,中午跟我走!”

    “有个问题,请帖就算了,宣传小册子为什么要写?直接去印刷打印不就好了?”泽野翔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搞的这么麻烦。

    “怎么可以这样敷衍了事?你难道不知道手写才能展现出来诚意吗?”翟羽佳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为什么怎么听都觉的可疑呢?”泽野翔看着焦一轮,焦一轮“就是就是”的点点头。

    “”翟羽佳发现泽野翔明显不像焦一轮好忽悠,只能期期艾艾的小声说,“嗯,也不是啦,我们也知道怎么做省事,只是呢,嗯,怎么说呢,学生会也有学生会的考虑,毕竟学生会也有学生会的难处什么的”

    “比如?”泽野翔和焦一轮一起用谴责的眼神盯着翟羽佳。

    翟羽佳的眼神四处乱飘,就是不和这两个人正面接触,“比如比如什么呢?比如说呢嗯,比如对对,比如的话”

    “嗯哼——”这次轮到泽野翔和焦一轮抱着双臂盯着翟羽佳了。

    “”翟羽佳看到实在蒙混不过去,放弃的跺跺脚,“还了啦,怕你们了。印刷的话学生会没有经费,本来在教务处打印的,结果打印机坏了,送去修理需要一段时间,时间上赶不及,剩下的只能自己写了。”

    “所以你们学生会就打算强拉学生做苦力?”泽野翔一下就看出来了学生会的打算。

    可是,翟羽佳却说,“怎么可能,学生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咦?那奇怪了,为什么你要拉这我们两个呢?”焦一轮难得精明一次。

    没想到翟羽佳却有种崩溃了的感觉,“开玩笑哦,分配到每个人手里可是接近200份呢,200份啊,这可是要我命啊!”

    好吧,事情总算弄清楚了,总之就是学生会分配给翟羽佳写200份左右的宣传小册子,翟羽佳这就是诚心找茬拉壮丁啊。

    “总之,帮帮我吧,这真的要写死人的啊。”翟羽佳已经“声泪俱下”了。

    “好了好了,我们帮你。”泽野翔看看焦一轮,两个人无奈的点点头。

    “嘿嘿,那就中午见啦。”看到自己目的达成,翟羽佳立刻拍拍屁股走人。

    “喂,你女人还真无情啊。”泽野翔看着焦一轮说。

    “扯蛋,什么我女人,我才不要这样罗里吧嗦的婆娘呢。”焦一轮一脸嫌弃。

    “有本事你当她面说。”泽野翔好笑的看着焦一轮。

    “”焦一轮一副哑巴吃黄连的表情,“上课上课,赶紧预习预习。”

    知道焦一轮是故意岔开话题,泽野翔也不以为意的笑笑,从书桌里面拿出来课本。

    一转眼时间就到了中午,

    翟羽佳非常负责的“押送”着泽野翔和焦一轮两个人到了学生会的办公室,顺便还带了一个跟她关系很好的女生。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