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九章:女孩的“神”逻辑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园长看着秦婉自己都糊里糊涂的样子不由的摇头。

    “秦老师,你先回家休息几天吧,这局里的决定暂时还得遵从。

    放心,我会帮你的。

    你自己也要好好想想到底是得罪了谁,想办法自救啊。”园长可惜的看着秦婉,这个丫头从进到幼儿园里就一直没有断过事情,看样子是待不长久的。

    或者说是有人不想让她在这里待长久。

    机关幼儿园里六七十个幼师,园长最喜欢秦婉,她认真负责,还很好学,有同情心,热于帮助人,最主要的是她很勇敢。

    去年秦婉从歹徒匕首下救悦悦的事情,是园长这辈子见过所有女孩子中做的最勇敢的一件事情。

    单凭外表看,谁都不会相信柔弱的秦婉可以迎着匕首上。

    事实上她那样做了,而且义无反顾的做了。

    这是园长对秦婉改观看法最大的一次。

    本来,园长有意重用秦婉,可是她的事情一直不断,这让园长很是费解。

    秦婉慢慢出了园长办公室,这正上着课就被人给处罚回家,秦婉都没有勇气回到教室去。

    在外面的小花园里转了几圈后,下课铃声响起,秦婉偷偷的避着自己班上的小朋友。

    找到搭班白老师,简单的和她交接一下,只说自己家里有事先回去处理家事,班里的孩子们就拜托她多费心。

    白老师以为真的是她家里有事,安慰了一下秦婉。

    秦婉拿着自己的包包匆匆离开幼儿园,不想回家,也不能去找爸妈,他们现在正忙着新公司,新业务,哪有时间听她说委屈?

    在外面晃悠了两个小时,不知不觉晃到周斌所在的交警队,远远的看待周斌坐在巡逻车上刚回来。

    没见到周斌之前,秦婉还是很坚强的,可是看到他的身影后,浓重的委屈感就涌上心头。

    小跑着就到了周斌的面前。

    刚下车的周斌冷不丁的冲过来一个女孩吓他一跳。

    细看发现是秦婉时,他又很吃惊的问她不上课跑这里做什么?

    秦婉还没有等周斌看清楚她的样子,就一头扑进他的怀里委屈的哭出声音。

    周斌的队员把车子停好赶紧到里面去,假装没有看到。

    有点尴尬的周斌扶着秦婉到巡逻车上坐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先说清楚再哭行吗?”周斌坐在秦婉旁边柔声的问。

    “说不清楚。”秦婉抽噎着回答,泪水不断的涌出来,就像是捂不住的泉水一直冒一直冒。

    “怎么会说不清楚呢?”周斌不解的问。

    “你今天在巡逻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车站的广告牌有什么变化?”秦婉抬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问。

    “我巡逻检查队员的工作,我看广告牌做什么?”

    秦婉一听周斌这样说,就知道他还不知道。既然他在外面跑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和悦悦的海报,那教育局的领导是怎么看到的呢?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要答应我不许生气。”秦婉擦擦眼泪看着周斌。

    周斌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到队员们都在窗户边上往这边看,他抓抓头发,不管他们。

    秦婉就一五一十的把国庆节带着悦悦去给影楼拍艺术照的事情告诉周斌。

    同时把教育局今天到幼儿园的事情也告诉了他。

    周斌听完后,定定的看着秦婉看了十秒钟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表情。

    秦婉有点忐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生气了?”秦婉小心试探着问。

    “你说呢?”周斌反问了一句。

    秦婉红着眼睛,小嘴一撇又要哭。

    “不要哭了!”周斌指着她说,秦婉马上努力的把眼泪收回去。

    结果没有收住还是落了下来。

    “我控制不住眼泪。”秦婉吸着鼻子回答。

    “你说你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吧?怎么做事情不经过大脑考虑呢?

    这个世上有那么容易赚的钱吗?拍几张照片就给两万块?

    你想钱想疯了吗?”周斌气呼呼的看着秦婉问。

    越想越生气的周斌,语气加重了继续说:“你一个人胡闹就算了,怎么把悦悦也带去了呢?

    她那么小没有是非观念。

    穿着漂亮衣服摆几个姿势,就能赚钱的想法一旦在她脑子里生根,以后想要拔出可是很难的。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秦婉泪眼看着周斌,没有想到他不仅不安慰自己,还在责怪自己。

    “你在怪我吗?我又不是故意带她去的,玲姐只说帮忙,我也是不好意思拒绝才勉强答应的。”秦婉低着头解释,周斌烦躁的扒拉自己的头发。

    “别人说帮忙就帮忙吗?那以后大街上有人要你帮忙抢钱你也去吗?”

    听到周斌这没有逻辑的话,秦婉抬头看着他。

    “你不服气?”周斌问。

    “就事论事,你扯那么远做什么”秦婉有点生气的问周斌。

    “我扯什么了?我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周斌争辩。

    “你打什么比方不好?要用这样的比方?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的没有脑子的人吗?

    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不知道结果会弄成这样子。”秦婉生气的下了巡逻车,她有点后悔过来找周斌哭诉。

    “做错了事情要反省自己,不是给自己找借口。

    你这样子以后我怎么放心让悦悦跟着你”周斌坐着没有动,继续责问秦婉。

    一股怨气从秦婉的心底开始慢慢往外扩散,她觉得周斌变了。

    以前的周斌对她很有耐心,很温柔。

    只从订婚后,他就慢慢的忽视了秦婉的感受,而且说话也没有以前那么耐心了。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想要分手吗?”秦婉哭的极其委屈和伤心的看着周斌。

    周斌无语的瞪着秦婉,这什么和什么?说的话驴唇不对马嘴。

    “我在说你的事情,你扯到什么事情上去了?”周斌把秦婉刚才的话原本的还给了她。

    “你就是开始嫌弃我了,你觉得我笨还总是惹事。

    你对我没有耐心了,你就是变心了。呜呜呜。”秦婉捂着脸往外面跑,也不想听周斌接下来的解释。

    周斌坐在巡逻车的座椅上看着秦婉的背影,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让她能产生这么大的误会?

    辩论几句就是不爱她了?多说几句话就是要分手了?这是什么鬼逻辑?还是说女孩的逻辑都是这样的?

    周斌抓着头发用力的揪了揪,他当初和倩倩也没有这么折腾过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