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五年前,又是五年前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斌扶着老领导进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风扇给他扇着风,转身去给他倒水。

    “小周啊,我喝茶叶水的,多放茶叶要开水,第一泡水倒掉,我喝第二泡水哦。”老领导坐在椅子上吩咐着周斌,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周斌回头看了一眼他,点点头嗯了一声,谁叫他年纪大呢?谁叫他是领导呢?

    等周斌把他要的茶水拿过来后,老领导慢慢的喝了一口后皱了眉头。

    “你们这的福利太差了,这什么茶叶啊?去年的陈茶吧?还是漏了气的陈茶,算了不喝了。

    我们说正经事情吧。”老领导把杯子一放,周斌很是心疼那大半杯的茶叶,可是他一个星期的用量啊。

    “好了,小气吧啦的,回头我让我的助理给你送两斤茶叶过来。

    这样的茶叶也能喝吗?”老领导不满的瞪了一眼周斌。

    “这个是我自己花钱买的,一百八一斤呢。”周斌小声的嘀咕着。

    “啥?一百八一斤?茶叶梗子吗?”大爷不由的把杯子再次拿过来看了看,叶子是嫩叶子,就是品相不好看,且应该是清明节之后的叶子。

    “行了,不纠结这破茶叶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对于小袁要调你回去的事情有什么想法呢?”老领导看着周斌一脸认真的问。

    看着老领导认真起来,周斌反而觉得紧张了。

    “领导,我可以不回答吗?”周斌小心的问。

    “你说呢?这是流程啊。”老领导没有好气的瞪了周斌一眼。

    “说心里话吧,我很想回去,毕竟我做了那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而且我是打心底喜欢做刑警,可是我的家人我必须要照顾。

    我很快就会再次结婚,要是再有一个孩子的话,我就会很惜命。

    这样的我已经不适合在那样的工作岗位上待着了。

    还请领导理解。”周斌言辞恳切的回答,老领导听后连连点头。

    “你比较诚实,说的也是心里话。

    这样的你我老头子更加喜欢。

    这样吧,小袁那呢你就不要回去了。

    跟着我怎么样?待遇绝对比你在这和小袁那都好。”老领导狡黠的笑着。

    “领导是在哪个部门?”周斌不解的问。

    “这个不能告诉你,除非你答应跟着我做我的助手。”老领导看着周斌笑的像个狐狸。

    周斌看着他没有回答,心里想着果然姜是老的辣啊。

    “领导,我觉得我在交警队挺好的。”周斌语气坚定的回答。

    老领导点点头,也没有说其他的,只是打量了周斌的办公室后站起来走了一圈。

    “小周啊,你还记得五年前发生的事情吗?”

    周斌一愣,五年前?五年前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周斌还在等着他的下文时,结果那个老先生重新坐下不说话了。

    “领导?”周斌试探的喊了一声。

    “嗯?有话就说。”

    “您刚才说五年前发生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周斌好奇的问着,手中的水笔和笔记本都准备好了。

    “嗯?你问我?我问谁去?

    对了,老乔的女儿乔乔回来了,你应该见过了吧?

    五年前,乔乔的男人被车撞死了。

    这个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了吧?”老领导慢慢的说着,两只把弄着那个被他嫌弃茶叶的杯子。

    周斌自然记得这个事情,就是昨天乔乔才和他说过的事情。

    这个事情和这个老领导今天过来找他有什么关系?

    “领导,这个事情”周斌还没有问出来就被打断了。

    “这个事情是我突然想起来顺嘴问的,和我今天来的目的没有关系。

    对了,还有一件你可能听了会不舒服的事情。

    五年前,你孩子的妈妈遇害了。”老领导脸上出现了同情和惋惜的表情。

    周斌一听到他说这件事情,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痛苦和痛恨让周斌的脸不自然的红着。

    “应该还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孩子的妈妈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孤儿。”这老领导继续爆料。

    周斌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不由的往他走了两步。

    “领导,你到底要说什么?能不能一下说清楚,这样吊着我一点都不好玩。”周斌脸上的痛苦变成了卑微。

    “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是我不告诉你,你待过我们的系统也知道很多规矩,有些事情不解密是不可以透漏一个字的。

    不过,既然我今天过来找你了,说明是可以告诉你的。

    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有些真相知道了可能会更加痛苦。”老领导悠悠的说着,看着周斌的眼睛有点同情他。

    周斌没有回答,只是把笔记本和笔都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他努力了很久很久,才逼着自己忘记那些让他夜不能寐日不能思的过往。

    可是现在,老领导一句话就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些让人窒息的场景。

    “小周啊,有些事情虽然会撕扯你的心,可是你仍然要勇敢面对,一次又一次正视过往。

    还要一遍又一遍的去回放,这样才能找到关键因素。

    我今天就和你说这么多,你要是想要知道更多的详情,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在总局的15楼,1506室,我姓张,你可以叫我张老头,也可以叫老张。”老领导拿起周斌的笔,在他的笔记本上,记下了自己办公室的门牌号和自己的姓。

    放下笔的老张,看了看周斌慢慢的走出办公室。

    “张老,我送你回去吧?”反应过来的周斌转身冲着门口的老张喊。

    “不用了,我的助手一直开着车跟着呢,现在就在门口等着我。”老张回头笑着,露出了自己洁白的假牙。

    “记得,我在1506室,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哦。”老张说着打开门走了出去。

    等周斌追到门口的时候,老张已经不见了身影,好像是出门就飞上天一样。

    那两个陪着周斌巡逻的同事这个时候跑了过来,神秘兮兮的对周斌说:“周队,那个老领导刚才上了一辆牌照是白底黑字的车子。”

    周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那两个同事一看他这反应,就无趣的离开了。

    过了一会,周斌才想起两同事说的是牌照颜色,白底黑字的牌照不是武警专用的吗?

    难道那个张领导是武警系统的?

    周斌摇摇头,自己交警都快要做不好了,武警怎么找自己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