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谁的背后没有辛酸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漆黑的夜,无风干燥且闷热。

    在一条阴森的小路上,两边的树木和茂密的草使小路更加的恐怖和充满了惊悚的气氛。

    小路上奔跑着一个惊慌的年轻人,他的衣服褴褛,头发长又乱。

    他慌不择路的往前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逃离这个地狱般的地方。

    这个年轻人不过十七岁,从小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小山村,没有读过几年书,因为山村没有学校,要去很远的地方读,每天要起很早,作为家中的长子,他每天要做很多事情。

    在父亲的叹息声和母亲的眼泪中,他早早辍学出门谋生。

    他离家的时候十四岁,大概认识五百个汉字会一百以内的加减法,乘法口诀都背不完整。

    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理发店里做学徒,包吃包住三个月没有工资,他每天都能吃上肉都能吃饱觉得自己真的是遇到了贵人。

    三个月他有了人生第一份工资五百块,那是2008年。

    他激动的把所有的钱到邮局汇给父母,他的手都在颤抖,紧紧的捂着这沉重的五百块。

    在路上他遇到一个老爷爷全身污秽头发黏着一起,双眼灰白没有神,伸着手想要一点吃的。

    好心的少年看看老人停顿了一秒,但是他除了五百块没有多余的一分钱。

    老人的手伸到他的鼻子下面,少年的头迷糊一下后就失去知觉。

    等他再次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晃动的火车上,想要动的他发现自己全身无力的躺在硬卧的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停下来,一个四十岁的男人走到他面前手一挥他再次昏迷。

    当他被冷水泼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那里面很多孩子,最小的包在襁褓里,最大的就是他。

    睁开眼睛环视了一圈后他才看到泼醒自己的那个四十多的男人。

    “看清楚了,以后我就是你爸爸,我叫万全,你叫万一。这些都是你的弟弟妹妹。”男人沙哑着嗓子说着,少年瞪着他不说话。

    “你们以后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车站,超市门口或者菜市场门口去乞讨。

    然后把钱拿回来给我,万一是大哥,负责监督弟弟妹妹们。”万全指着屋子里的孩子们大声的说着。

    那些孩子们只是惊恐的看着他没有一个人敢哭敢喊,因为之前哭喊的孩子不是被卖了就是被打死埋在了外面的空地上。

    少年不知道,那些孩子们却是亲眼见证过,所以他们不敢再哭闹。

    “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万全看着少年微笑的问了一遍,少年摇摇头站起身,他和男人一样高。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少年推开男人就往门外跑,然后在漆黑的夜里,在两边长满茂密的草和树木的小路上拼命的跑着。

    跑到最后他筋疲力尽的时候才发现他转了一个圆圈又回到了破屋前。

    万全抱着胳膊站在门口看着满头是汗的少年嘴角上扬的笑着。

    “跑够了吗?没有的话再多跑几圈。

    知道为什么这么多草和树吗?我故意种的,就是让你们多锻炼跑步的,这样以后被警察抓的时候跑的快。”万全走到少年身边拉起他笑的阴狠冷酷。

    扯着少年的衣服把他拖进屋子里当着所有的孩子的面用刀剁了他的小拇指。

    当他亲眼看到自己的手指节被砍下的时候,表情是麻木的,因为在前三秒他没有任何知觉,甚至血都是一秒后才慢慢的流出来的。

    当剜心般的疼痛从手指传到大脑的时候,少年张开嘴巴发出了无声的嘶吼。

    抱着满是鲜血的手他躲到了墙角把头埋在膝盖中。

    “早就这么乖不就好了吗?”完全满意的笑着,指着其他孩子“都老实点不然把你们的手指都砍下来明天中午就够一盘红烧凤爪了。”

    所有的孩子都挤在一起不敢哭,连襁褓中的孩子都很安静,因为他被用安眠药掺在水中喂下去,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

    少年的断指被他紧紧的捂着,防止流更多的血。

    第二天,他的手简单包扎后就跟着万全出门去监督那些小点的孩子乞讨。

    少年表面上是一个人在监督三个孩子,他看到万全一离开就要跑,迎面就被两个壮汉给拦着。

    “乖乖的待着,不然晚上就会再少一根手指。”壮汉恶狠狠的瞪着少年。

    三天的适应期,少年看到乞讨的小孩子被过往的人打骂,被保安驱赶,晚上的时候他想过要带着他们逃。

    只是每逃一次他付出的就是一根手指的代价,当只剩下三根手指的时候,他接受了自己叫万一的名字。

    当他看到因为自己怂恿逃跑被抓回来生生打断胳膊和腿的三个岁的孩子时,他再也不敢让他们逃跑了。

    曾经,他在车站和超市门口试图和经过的保安和警察求救,然而等他把事情说清楚的时候,那些乞讨的孩子全部被转移,警察以为他在胡闹教训了几句离开。

    警察刚离开五百米,万一就被抓会了破屋里,等着他的就是被吊在房梁上一顿狠抽。

    打不怕的万一如此三番五次的找警察报警,每次都找不到需要解救的孩子,万一被当成了闹事的小混混,警察再也不相信他。

    后来,他发现只要他好好的乖乖的听话,那些小点的孩子们就会少受罪,因为他扛揍,小的不抗揍。

    完全就会利用万一的同情心揍小的孩子们打击万一脆弱的心灵。

    慢慢的万一变得麻木,加上世人对待那些残疾的孩子们的厌恶让他对这个世界越来越多的怨恨,越来越少的希望。

    直到他二十五岁的时候,看到一个十五岁的妹妹在车站乞讨,遇到四五个流氓调戏她,过往的行人没有一个人出面去帮助她。

    万一握着刀要冲出去的时候被万全给拽住了,眼睁睁看着那个妹妹被人带走。

    万全说会有人去救她的,等到晚上万全带着好吃的鸡腿和很多饮料回来。

    万一追着问妹妹的下落,万全只说她去了更好的地方以后都不用受苦了。

    知道很多年后,万一才知道那个妹妹是被万全卖给那些流氓的,至于做什么的不用想都知道。

    这件事让万一第一次对万全起了杀心。

    就在第二次万一发现又少了一个十三岁的妹妹时,拿着匕首抵着万全的脖子问他妹妹在哪里?

    万全堵万一不敢动手,结果万一在他身上扎了两百多刀,当他最后受不住疼说出那个妹妹的下落时,万一直接把他的眼睛扎瞎,没有让他死,用药吊着他命,每天用板车拉着他去车站乞讨。

    只放他在地上,身上的伤口发炎溃脓也不管,放一个破碗有人愿给钱就给,不愿给万一也不在乎,他就是要把万全做过的事情都还给他。

    经过辗转,万一找到两个被卖掉的妹妹,在一个高档会所里,专门服务那些很有钱的大老板。

    当万一用万全所有家当赎出妹妹想把她们送回家时,发现她们已经得了见不得人的脏病,最后两个妹妹自杀。

    万一把其他的弟妹们送到公安局,希望他们帮忙把这些孩子们送回父母身边。

    他自己则被心魔控制走上了畸形的报复之路,专门找那些有钱的大老板们下手,要么敲诈他们的钱财,要么把他们提供那些需要换器官的有钱病人们,至于这些事情会有什么后果他从来不想,因为他觉得从那个漆黑的夜晚开始他就已经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