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一直都在努力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清晨的朝霞映照着东方的天空,唐领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抓着头发,他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十个小时。

    他的公司一直处在亏损状态半年时间,想尽各种办法都没有预期的效果。

    很多员工看到公司前景惨淡都纷纷离职,鼎盛时期上百人的公司现在不足十个员工。

    白叔叔和季念君一直不离不弃的陪着唐领想办法,甚至季念君把唐领给白叔叔买的房子都卖了把钱给唐领周转。

    以前怎么看季念君怎么不顺眼的唐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慢慢觉得季念君身上还是有很多闪光点。

    比如她很能吃苦,无论多忙多累多受打击都不会影响她工作的积极性。

    比如她就算在外面受了再多的气和委屈也不在唐领面前抱怨,反而想尽办法安慰鼓励他。

    都说患难见真情,深陷泥潭的唐领半年没有见过秦婉,秦婉也没有主动联系他,更不会好言安慰鼓励他。

    唐领的心慢慢在向季念君靠拢,而经过生死考验的季念君只是在心里默默的爱唐领,再也不做疯狂幼稚的事情。

    联系工作让唐领看上去憔悴不已,他再一次萌生了要把公司申请破产的念头。

    既然怎么都挽救不了,那就不要再苦苦支撑下去,也许景天这个地方就不适合他发展。

    就在唐领沮丧的想着的时候,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又节奏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传出的敲击声。

    唐领知道季念君到了公司,因为她的脚步声唐领现在非常熟悉。

    以前她走路都是很轻很慢,带着犹豫带着观望。

    现在她走路一步接着一步,落地稳且正,一步一步节奏均匀且声音一致。

    这走路的落地声足可以说明季念君成熟很多且稳重很多。

    很快季念君敲门并推门进来,手中拎着外卖袋子里面是热乎的早餐。

    “唐总,早,今天的早餐是黑米粥和生煎包,当心烫。”季念君把早餐轻轻放在唐领的桌上就准备离开。

    “谢谢你,小君。”唐领第一次对她说谢谢。

    已经转身的季念君伸手摸摸自己手腕上行的疤痕,心中升起酸涩。

    “唐总,不用客气,我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公司总会度过难关重新繁荣的。”季念君转过来冲唐领笑着,她的脸上不施粉黛,但是依然青春靓丽。

    唐领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季念君就不再化妆,慢慢看习惯后才发现其实她长的清秀俊逸,而且带着一股倔强,和秦婉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孩子,时间久了发现是另一番风味。

    “小君,我想问问你的意见,公司这么努力了这么久依然不见气色,要不我把公司申请破产算了。”

    季念君第一次从唐领口中说这么丧气的话,不由的心疼他。

    她微微一笑“唐总,大道理您比我懂的多,我只是觉得既然你都努力这么久了,不妨再坚持一下,也许就是坚持的这一下就能扭转局面呢?”

    “再说了,成不成功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

    我只是个员工不能帮您决定,但是这个坚持的过程对我来说就是我以后的人生财富。”季念君接着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唐领点点头,打开早餐袋子看了看“你早上吃了吗?”

    季念君一愣。唐领第一次主动关心她,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几秒后,季念君转身开始往外走脸上是满满滑落的泪水。

    喜极而泣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谢谢唐总,我吃过了。”季念君在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唐领一眼,带着笑出去开始忙工作。

    唐领看着关上的门,不由的笑了一下,刚才的沮丧和无力感,已经被季念君的一席话和这冒着热气的早餐给熨帖了。

    作为景天市的招商引资过来的投资商,唐领选择的领域和三农有关,而景天这边山区占一半,其余的地势丘陵占三分之一。

    而唐领关于农产品的深加工产业链一直处在原材料供应不足,成品供不应求,和唐领合作的一些商超和卖场总是不能按时收到货都纷纷和他取消合作。

    工厂的工人大多离开,就算有了新的原料也开不了工,这样的恶性循环让唐领的深加工一直处在亏损状态。

    而他后期和秦家合作的关于制服和套装的来料加工更加艰难,因为失信一次,这个业务基本上处在瘫痪中。

    想到这里唐领刚吃到一半的小米粥又吃不下去了。

    他不是怪秦家,只是觉得因为自己的失信让秦家也跟着遭殃。

    秦云和秦望在卖肉他是知道的,只是他自身都难保更加无力去帮助他们。

    上午十点的时候,唐领的手机接到一个固话,接通以后是刑警队打过来的。

    说是从解救的人质中找到一个叫邓宪的人,他神志有点恍惚嘴里一直在喊着唐领这个名字,和他确认是不是认识邓宪。

    听到这个消息,唐领直接就站起身,那个消失了大半年的邓宪终于出现了?

    了解一些情况后唐领直接就按照电话说的去了医院看往邓宪。

    第四医院(景天精神专科医院)四楼的一个加护病房门口站着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病房里就是失踪了半年多的邓宪。

    他消瘦到极致,简直是皮包骨,被绑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面无表情。

    他时而清醒时而发狂时而忧伤时而安静的像个羔羊。

    医生检查后说他是被人折磨的精神崩溃。

    用了大剂量的药物邓宪才出现现在这样安静的样子。

    唐领到的时候拿出身份证给门口的警察查验,警察看后打开门只让唐领在门口看了几眼。

    “我能和他说句话吗?”唐领问警察。

    “暂时不行,医生不在我不知道他出现什么症状,还是以安全为主。”警察回到。

    “他被绑着呢。”唐领指着邓宪。

    “我的意思是他被刺激后会不会加重病情说不定,这样会延缓他的痊愈。

    我们还等着他的口供作为线索破案呢。”

    唐领点点头表示理解,又看了一眼邓宪慢慢的离开。

    一路上,唐领的情绪犹如沸腾的开水在翻滚着水花。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