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八章:解恨的方法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斌把请假条写好后去找自己的主管领导,详细的说明了自己请假理由。

    领导没有说什么直接准假。

    和秦婉打过招呼,让她帮忙照顾悦悦只说自己要出差几天,其他什么都没有说。

    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周斌便开着自己的电动汽车出发。

    小李被两个冒充毛贼的人控制后直接就开车带着他回到景天市。

    而那两个人也是郑守玉雇佣的,作为郑家人起码的反侦察能力还是比一般人强那么一星半点的。

    郑守玉把小李扣在景天市郊区的一处民房里,他要用小李引周斌出来。

    被复仇的情绪淹没的郑守玉现在完全不管什么法律什么道义,一心想着要把周斌弄的要惨就多惨。

    而郑守玉也是直接联系了周斌告诉他小李在自己手上,要周斌一个人过去换小李。

    袁主任给周斌打电话的时候,周斌刚接到郑守玉的消息,所以他故意和袁主任那么说,就是希望警方不要介入,他自己去解决。

    老队长自然是知道事情的真相的,周斌骗任何人都不会骗老队长。

    没有想到的是老队长竟然也支持周斌的做法。

    难怪周斌会成为他最喜爱的徒弟,两个人的秉性和处事风格基本一致。

    老队长故意到局里找袁主任弄那么一出就是要混淆他的视线给周斌争取时间。

    开车一个小时,周斌找到了郑守玉给的地址。

    这里是城乡结合部,不是很繁华也不萧条,很多自建的楼房整洁又干净的排列在道路的两边。

    在一个汽车维修店门口,周斌看到了带着红色鸭舌帽的郑守玉。

    郑守玉确认周斌看到他后慢慢的往前走,带着周斌走到比较偏僻的巷子里。

    看看四处无人,郑守玉走到周斌的车前敲敲车窗。

    “幸会,周队!”郑守玉皮笑肉不笑的从车窗往里看着周斌。

    “不敢!不知道郑公子找我这个穷交警有何贵干?”周斌淡淡的回应,眼睛却是在细细的观察四周的环境。

    “放心,这里就我一个人,四周都是普通的百姓。

    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你报仇,但是呢,我不会要你的命。

    因为人痛苦的活着远远要比死了更让仇家解恨知道吗?”郑守玉阴沉着脸回答,他示意周斌下车跟他走。

    周斌很听话的拿了车钥匙下车不远不近的跟着郑守玉。

    在一处幽静的院子门前郑守玉开门进去,周斌很快也跟进去关上院门。

    走过种满花草的院子,里面的房子不过两间,一间客厅一间卧室,旁边的厨房很大,锅碗灶台和吃饭的餐桌都可以从门往里面看到。

    卧室里衣柜不时发出碰撞的声音,周斌几步进去打开衣柜就看到被绑着堵住嘴的小李。

    把小李弄出衣柜的周斌很快发现自己的脑袋上多了一把冰冷的枪。

    小李惊恐的眼神示意周斌不要管他赶快离开。

    周斌微微一笑“小李我白教了你三年啊?枪都抵着脑袋了我还走的掉吗?”

    郑守玉转过身站在周斌的正面看着他。

    “你说你在景天市这个小破地方好好的做你的刑警不好吗?

    为什么要招惹我们郑家?

    为什么把我们家族害的这么惨?

    你是上天派来惩罚我们的吗?”郑守玉悲愤的看着周斌质问。

    “你想要我怎么回答你?

    你们家要是规矩守法的话那谁都没有办法动你们一个人。

    既然做了违法的事情那就要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例外。”周斌不卑不亢的看着郑守玉回答。

    “笑话!我家老爷子教育出来的子孙怎么可能会做出格的事?”

    “那你现在做的事情是什么?跟我演戏吗?你的枪是玩具枪吗?”周斌冷笑着反问。

    “我都是被你们逼成这样子的,我不过是在反击而已。”郑守玉竭斯底里的喊着。

    小李在一边一直努力着挣脱身上的绳索,但是无济于事,那绳子的绑法太刁钻,他一直解不开。

    “行,你想把我怎么样都可以,放了这个小伙子。”周斌冷冷的看着郑守玉。

    小李一看周斌这个表情就知道他要动手了。

    为了不拖累周斌,小李做好了随时往旁边跃倒不碍事。

    郑守玉以为周斌没有办法生气了,心中在偷偷地乐着。

    周斌抓住郑守玉这一瞬间的得意,一手肘击向郑守玉的下巴,一手去高举他拿枪的手。

    这些动作他是同时进行不过一秒钟。

    小李也配合的卧倒。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周斌想象的发展,郑守玉躲过了周斌所有的攻击,枪依然紧紧的顶在他头上。

    周斌难以置信的看着郑守玉。

    郑守玉嘲讽的看着周斌和地上的小李。

    “你们以为我们郑家人都是草包吗?”郑守玉斜乜周斌冷笑着。

    周斌没有说话,现在他的头上有枪,手臂也被反制服住,特别狼狈,特别憋屈。

    “你不是画家吗?怎么会这么高级的擒拿术?”

    “呵呵,谁告诉你画家就不能学擒拿的?”郑守玉看都没看地上发问的小李。

    “废话少说,我现在也知道你的能耐了。可以放了那个小虾米。

    但是我不想看到警察围堵我,所以明白怎么做吗?”郑守玉踢了踢小李的腿提醒他,小李咬着牙点头。

    “其实我也不怕警察找过来,但是我还有计划没有实施,现在不想让自己陷入麻烦中。”郑守玉仿佛自言自语般,又好像在对周斌解释。

    周斌没有要出声的打算,郑守玉已经把小李身上的绳子割开,而周斌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

    小李捏着自己被绑麻的手臂看看周斌直接离开。

    周斌出了口气,就怕这个傻孩子不走要帮他对付郑守玉。

    “现在你可以说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了吧?

    肯定不会只是把我控制住这么简单吧?”周斌发问。

    “哈哈哈,我想怎么样?

    我还能怎么样?不过是把你们让我尝过的痛苦还给你们。

    听说你有个年轻貌美的女朋友?

    我表哥就是因为喜欢她而得不到才被你们送进去的吧?

    接下来当然是去会会你美丽的女朋友啦,哈哈哈。”郑守玉抬头大笑,笑的嚣张至极。

    周斌确定这次他是真的放松警惕了,用了全力反击。

    一声枪响,子弹带着灼热急速的喷出枪口,射到了衣柜上。

    周斌没有停顿接着攻击,几个回合下来,手枪被周斌踢掉在地上。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