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工厂被烧,公司被砸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而更加悲惨的是在半夜的时候,秦家的几处放着原材料的厂房同时着火,所有的材料很快就化为灰烬。

    当秦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电脑想着怎么解决眼前的危机。

    所以本就满腹愁绪的她猛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三秒,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眩晕爬在了电脑上。

    良久,秦云才慢慢的吐出一口浊气,从合起来的笔记本电脑上爬起来,还没有站起身,电脑就被她碰到地上,砸在脚上。

    从脚上慢慢传出来的痛感让秦云皱起眉头,但是心中那种无法言说的痛更加让她难受。

    她为之奋斗半辈子的事业眼看就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她怎么能够承受的住?

    一滴眼泪从眼中砸在地上,越来越明显的痛让她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戚,慢慢蹲下身的秦云捡起电脑抱在膝盖上。

    低着头的她,眼泪不停的往下落,秦望还在医院里,之前因为违约公司的名声大不如前了,好不容易接到的大订单这次肯定又要赔偿违约金了。

    赔偿都是小事,一而再的违约以后谁还敢过来合作?

    越想头越疼,秦云想要站起身把电脑往回桌子上,结果站起时用力过猛,一阵眩晕感传来。

    秦云只觉得天花板在高速旋转着,还没有来得及把电脑放好就倒在地板上。

    不知道昏迷多久的秦云,再一次在手机铃声中醒过来。

    “秦总,不好了,公司被罢工的工人砸了。

    公司的人都跑了,现场一片混乱,文件满天飞,电脑没有一台是好的,怎么办啊?”白助理在电话里惊慌的喊着,还隐约能听到远处有嘈杂的声音。

    “报警啊,你躲远点的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我马上过来。”秦云已经麻木到没有感觉了。

    刚挂电话,秦云只觉得自己的喉头奇痒难耐,心中憋着的那股气压都压不住。

    “哇”的一声,秦云头前倾身子半弯着一口鲜血就喷出了口。

    扶住椅子勉强站稳的秦云,看着地上自己吐出的血,不由的露出苦笑,原来被气吐血是真的。

    缓了几分钟后,秦云去卫生间清洗了自己的脸和嘴巴,理了下头发拿着包和钥匙出门。

    原来外面太阳已经很高了,她在地上昏迷了至少六个小时以上。

    开着车,一脸悲愤的秦云到公司大门口就看到几辆警车在门口停着。

    大门的玻璃破碎一地,门前放置的禁止泊车的金属立牌全部被踢翻在地,大门口的两颗高大的发财树也被拦腰给砍断。

    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秦云踩着五厘米的黑色高跟鞋往公司里面走。

    大厅里甩的到处是泡沫和纸屑,前台的电脑已经成了渣渣散在地面上,而“望云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金字招牌也被暴力破坏的看不清字迹。

    经过前台往里走到电梯处遇到下来的警察。

    “你是公司的负责人吗?”警察看了看秦云问。

    “是的。”

    “跟我们一起回去协助调查吧,这里没有一个证人,现场我们都拍照了。

    报警的那个女孩子被打伤我们送去医院了。”警察的话让秦云的后背一阵一阵的冒寒气。

    她秦云自问平时脾气不好,但是从来没克扣一分工人的工资,福利待遇也尽量的周全。

    结果她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要从正月里开始闹到现在,不闹到她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誓不罢休吗?

    虽然内心不甘心,秦云还是默默的跟着警察一起走了。

    在门口她回头看着面目全非的公司,不觉泪目。

    在办公室里翻看着最近时间一些交通处理意见书的周斌,在一起交通事件的双方当事人中看到了一个看着眼熟的人。

    因为那个人驾驶证照片上的人周斌可以肯定是见过的。

    就是在年前市中心十字路口追尾一个年轻时尚女子的三十岁男子。

    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凭着他多年刑警经验觉得这两个人是认识的。

    当时因为事故不大,两个人都服从处理周斌就直接让他们去队里按照流程走,自己没有过多关注。

    而现在看到这个男子在两个月前竟然在景天市里出了三次擦碰事故,擦碰的恰恰都是望云国际贸易公司的员工。

    而这些事故判定都是那男子是全责,周斌半眯着眼睛看着这个男子的照片,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因为所有事故中都有酒精测试,而双方都显示没有喝酒,一个机动车和一个电动车在遵守交通规则的情况下很难碰撞。

    而一旦是违反交通规则的碰撞那后果一般都很严重。

    可是奇怪就奇怪在那男子的机动车碰别人只是挂倒电动车,人并没有大事。

    而他一般都会主动送电动车的主人去医院检查并赔偿。

    周斌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然后他拿出手机给秦婉打了个电话。

    “你为下你爸妈,你们家的员工有没有因为出交通事故请很多天假的,然后罢工的时候他们在不在场

    等下我把人名发你微信上。

    别问什么事,我只是在核实一些事情,也许能帮到你们家。”周斌也没有给秦婉多说话的机会,直接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后就匆匆挂了电话。

    秦婉接到微信后,看着闭眼在养神的爸爸,小声的喊着他。

    秦望睁开眼睛看了秦婉一眼动动嘴唇意思问什么事情。

    秦婉把手机拿给他看,让他认认那几个人名熟悉不?罢工的有没有这几个人?

    “我们手下没有一千也好几百工人,我怎么可能每一个都认识?”秦望无奈的摇摇头,他说的是实话,,没有一个老板天天记着自己的员工,能记住中层管理者就不错的了。

    秦婉失望的给周斌回了消息。

    周斌让她把微信发给秦云找管理层问问看,一级一级往下问总能问出来的。

    秦婉大概明白了周斌的意图,也就没有多耽误直接按照他说的去做。

    最后,秦云受到消息是那几个工人是罢工闹的最厉害的几个人时大概就明白了,自己这是又被人下套了。

    为什么要说又,那是因为秦云和秦望创业二十多年来被人下套坑了不止一次两次,而他们每次都是艰难的从头开始。

    这也是为什么秦云会越来越势力,越来越没有人情味的主要原因。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