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我在用生命爱你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元宵节的深夜,第一医院里单人病房里,唐领愣愣的坐在病床前。

    床上躺着的是失血过多差点就没有抢救回来的季念君。

    满脸憔悴的唐领,脸颊两边已经冒出青青的胡茬,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初招聘季念君的时候,真的觉得这个女孩清纯阳光,谁知道才半年的时间她竟然就变成了极端偏执的样子?

    唐领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会招致季念君这样的报复。

    他给他们父女两个开很高的工资,买房子,福利待遇都是最好的,就是希望他们可以感恩,不要有过多的奢望。

    然而,白叔叔不知道是年纪大了糊涂了,还是觉得缺席了二十多年父亲的位置,想要弥补季念君,开始的时候还会劝劝她,现在也就停之任之。

    本来唐领打算元宵节去参加秦云的酒会的,从一大早开始,季念君和白叔叔就到他住的地方,忙活着做早餐,又忙活着收拾卫生。

    白叔叔则和唐领在阳台上喝着茶闲聊,看着季念君围着围裙带着手套忙里忙外,唐领浑身不舒服。

    他并不喜欢季念君这样一幅女主人的样子,他又不好意思赶他们父女两个离开。

    中午,季念君做了很多菜又强行和唐领喝了很多红酒。

    喝醉了季念君在唐领的身边又哭又笑,闹的唐领差点没忍住要把她丢出去。

    最后好不容易睡觉不闹了,白叔叔又拉着唐领诉说着季念君单相思的苦。

    眼看着时间到了下午五点,唐领说了好几次他晚上有酒会要提前准备,明确的赶白叔叔走了,可是他就是装听不懂。

    季念君酒醒后看着在找衣服换的唐领情绪激动的抱着他不让他走。

    忍无可忍的唐领终于发火赶季念君离开。

    季念君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对着自己的手腕威胁唐领不许他离开。

    唐领压根就不吃她这一套,抬脚就要出门的时候。

    季念君狂喊一声“唐领!”直接就划破了自己的手腕上的动脉,当即鲜血就奔涌不止。

    唐领看着倒在地上翻着白眼的季念君,还有那不断往外冒的鲜血一时间不知所措。

    白叔叔哭喊着打了120急救,然后摆着季念君哭。

    唐领听到白叔叔哭才反应过来,找到医药箱想要帮季念君止血。

    白叔叔一只手紧紧的握着被割破的手腕,鲜血还是不断的往外涌。

    唐领拿了一卷纱布直接压上伤口,很快纱布就被血浸透一点用都没有。

    季念君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唐领的心里一阵恐慌,他虽然不喜欢季念君可是也不希望她死在自己的面前。

    一阵内疚和后悔后,唐领抱着季念君出门去等救护车。

    白叔叔拿起外套盖住了季念君的手臂,可是鲜血还是不断的往下滴,一路走一路滴,白叔叔老泪纵横的喊着“君君”。

    在这样一个新年里第一个团圆的节日里,白叔叔却要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遭受这么大的伤害,甚至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他要是知道带着她过来找唐领会刺激到她寻死,说什么都不会同意带她过来的。

    现在这样他后悔也没有用,只能祈祷女儿没有事。

    刚到小区门口就听到救护车呼啸而来的鸣笛声,白叔叔过去招手示意急救电话是他打的。

    医生和护士接过季念君放在车上的担架上,季念君已经休克,医生紧急输血,吩咐司机快速回到医院抢救。

    跳上救护车的唐领跟着去了医院,白叔叔腿脚慢没有上去车,回到唐领家拿着车钥匙开着车也追到了医院。

    刚到医院的白叔叔就看到医生拿着病危通知书在找唐领签字。

    一阵眩晕感白叔叔差点就摔在地上,唐领伸手扶住了他。

    颤抖着手白叔叔在通知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两行浑浊的老泪从他的脸上滑下。

    唐领扶着白叔叔在手术外的椅子上坐着煎熬的等待着。

    “唐总,我能不能厚着老脸求求你?”白叔叔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唐领,红红的眼睛里充满了绝望和悲伤。

    “白叔,你知道的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唐领为难的看着白叔。

    “我的女儿就要没有命了,你就这么铁石心肠吗?

    我救了你的命,我的女儿为了你现在生死未卜,我只求你能看着过往的情分上等她醒了尝试着和她处处看。

    就试一次,一次。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我求求你了,行不行?”白叔说着眼泪又涌出眼眶。

    唐领长长的叹口气,眼睛看着白叔那花白的头发,哽咽着说不出话。

    他要是答应了就对不起自己的内心,要是不答应就对不起白叔的救命之恩。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了吗?唐领觉得人生好艰难比他当初在国外还艰难。

    知道唐领僵硬的把头点了两下后,白叔才停住眼泪,紧紧的抱着唐领好像要把他勒死才解恨。

    强烈的窒息感并没有让唐领好过,他内心的窒息感比这身体上的感触更能让他绝望。

    可是没有办法,人家都快要没命了他也不能管季念君的死活,怎么说也是白叔唯一的女儿。

    只是他自己,谁又能可怜一下从小没有父爱的他呢?

    好在最后季念君被抢救过来,唐领一直陪着她在病房里坐着。

    经过这次的惊吓,白叔叔瞬间老了十岁而且血压飙升,为了他的身体唐领强硬的要求他回去休息。

    晚上没有吃饭的唐领,除了觉得冷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那种从内心深处往外冒出的寒冷包围了他的全身,他觉得余生好像再也感受不了温暖。

    就在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季念君在病床上呻吟了一声。

    “你要什么?我帮我你叫医生好吗?”被惊醒了的唐领看着睁开眼睛的季念君脸上是愧疚和后悔。

    “不用。”季念君虚弱的回答,她的脸色比病房的墙还白,眼睛显得更大,只是双唇没有一点血色。

    “你在这里,真好。”她声音低弱到需要靠近才听得到,唐领靠在她旁边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叹口气。

    “我以后会一直都在。”唐领本来想要说的有感情一点,可是真实的内心让他的话听起来没有一丝温度。

    “真的吗?我感动了你?

    你现在知道我是最爱你的人了吧?我是在用生命爱着你的唯一一个人。”季念君有点激动的看着唐领。

    唐领脸上是生无可恋的表情。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