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五章:这边唇亡齿寒,那边冰释前嫌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儿子是她亲生的,必须要救。

    王春这个动辄打她骂她的男人,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远离他。

    打定主意的蔡菲就去把王春做过的恶事的证据都找了出来,她是分不清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没有用的,反正一股脑整了一大袋出来。

    害怕被王春回来看到,蔡菲直接拿着包包带着家里的现金出去住了酒店,等着天亮监察机关上班就去举报他。

    此时还在车里痛哭的王春并不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经来到了,哭够了开着车子回家去。

    早上八点钟,蔡菲出现在景天市检察院把关于王春所有的违法证据递交上去。

    折腾一晚上,在七点钟刚迷迷糊糊睡着的王春八点半就被人从被窝里拉出来带走。

    看着带走自己的那些人一脸威严的样子,王春因为是因为王突的事情来找他,并没有很在意。

    等到了地方看到摊在自己面前的那些证据时,王春才知道自己是真的玩完了。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证据是拿出来的,他咬牙切齿的骂着蔡菲,这才知道为什么古人会说最毒妇人心。

    而蔡菲交了证据后并没有得到她想象的夸赞,而是被一同控制起来配合调查。

    蔡菲不解的胡喊乱叫,不解的想要一个说法。

    “你作为干部家属,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是知情的吗?”有人问蔡菲。

    “我知道的,可是我不敢说他啊,他要是不高兴就会打我。”蔡菲委屈的看着问她的人。

    “你知情不报也是违法的知道吗?你遭受了家暴可以报警寻求保护。而不是让你和他同流合污知道吗?”

    蔡菲眨着眼睛极其的不理解的反驳“我文化不高不懂这些的啊。”

    “文化不高不是你跟着作恶的理由!带走!”问她的人很不耐烦的呵斥医生,蔡菲被人带走了。

    刘书明接到王春被调查的消息时正在办公室里扶着头想着接下来的做法。

    这个发展的进度比他想象的要快很多。

    秦婉也发了消息给他说刘微纹在早上六点的时候醒了过来,医生检查了说没有生命危险,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

    看着秦婉的消息时,刘书明默默的流下眼泪。

    自从老婆病逝后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刘微纹,一直用工作的忙碌来逃避刘微纹。

    忽视了在成长中对于刘微纹的陪伴和心灵上的沟通。

    看着她躺在病床上靠着各种仪器呼吸和维持生命时,他才幡然醒悟什么都没有女儿重要。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帮刘微纹出这口气后,然后减少工作量好好陪着女儿把之前缺席的父爱都补上。

    也要找个机会把她妈妈病逝的事情委婉的告诉她,让她消除对自己的误会。

    刘书明微笑着看着两条消息,脸上之前那种担忧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对未来充满希翼。

    三天后,刘书明带着自己亲手煲好的小米粥去看刘微纹。

    这几天一直在刘微纹面前说刘书明好话的秦婉借口出去把空间留给他们父女两个。

    “纹纹,爸爸亲手做的粥喂你吃点啊。”刘书明神清气爽的看着刘微纹笑。

    “爸爸,你今天不忙了吗?”因为秦婉的功劳,刘微纹对爸爸已经没有之前的怨气。

    而且看到他天天抽空来医院看自己,刘微纹对于自己之前的幼稚负气很是后悔。

    对刘书明的态度已经变成了依赖和亲切。

    “再忙也没有宝贝女儿重要啊,乖,先吃几口。来,张嘴,啊。”刘书明坐在床边,一手端着碗一手用勺子舀了一点吹了吹后才喂给刘微纹吃。

    刘微纹微微张开嘴巴,因为头上的纱布太厚她的脸部表情和嘴巴都不能有太大的弧度。

    刘书明就把勺子往前伸伸轻轻的倒进她的嘴巴里。

    从苏醒就吃流食的刘微纹第一次吃到清淡的小米粥感觉口腔里都有家的味道了。

    脸上浮上一丝丝笑意看着刘书明“爸爸,我想回家了。”

    “乖,等你好了爸爸就接你回家。”刘书明脸上在笑,心里却是很难受,他等着刘微纹这句想要回家等了一个春节。

    可是,这代价未免太大了,他不希望女儿用自己受伤作为成长的代价。

    陪了刘微纹半个小时,刘书明回去继续工作,他感激的看着秦婉,然后转身离开。

    “婉婉姐,我爸爸走了?”坐回床边的秦婉帮刘微纹擦脸和手的时候,刘微纹眼睛看着门口问。

    “嗯,叔叔有很多事情要忙,等他忙完了会再来看你的。”秦婉微笑着回答。

    “姐姐,你什么时候开学?你天天照顾我会不会耽误你上班?”

    “放心,我开学还有好几天呢。不过可不是我一个人天天照顾你哦。

    林阳天天在你打完针后来照顾你,而且他还不让我告诉你。

    你知道吗?你急救的时候他一直在手术室陪着你,他可担心你了。”秦婉轻声的说着,刘微纹听后眼睛亮了亮。

    “你说你们两个傻孩子,互相喜欢就正大光明的说出来好了。

    天天弄的针尖对麦芒一样的,让大家误会你们好像有仇一样。”秦婉抿嘴偷笑。

    “姐姐,你在取笑人家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林阳那个人,他总是欺负我啊。”刘微纹委屈的看着秦婉。

    “傻丫头,男孩子的喜欢和女孩子是不同的,不过现在我告诉你了,你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了吧?”

    刘微纹不说话只是两只眼睛看着天花板,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秦婉看着她的样子也不说话,只是做在一边拖着腮看着她。

    “姐姐,你说他还喜欢你吗?”刘微纹突然转头看着秦婉问。

    “傻丫头,林阳现在已经分清楚了对你的爱和对我的像大姐姐一样的喜欢了。

    你就不要给自己增加负担胡思乱想了。姐姐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哦。”秦婉用手拍着刘微纹的胳膊笑着解释。

    “嗯,姐姐你不会笑话我吧?”刘微纹害羞的笑着,纱布下的脸微微的红着。

    “当然要笑你了,你个小傻瓜,经过这件事后,以后出门一定要多叫小心。

    你知道你吓死身边关心你的人了。”秦婉想到刘微纹在监护室的样子心里就一阵一阵的心疼。

    “知道了。对了,查清楚了谁要害我吗?”刘微纹的话让秦婉一愣,她知道自己不是意外?

    “为什么这么问?”

    “我从出门就感觉有人跟着我,我以为是自己多心了直到我被砸晕前,我才明白我的第六感是正确的。”刘微纹伸手握着秦婉的手。

    “其实,我当时很害怕,我想要是万一我死了,我见不到爸爸最后一面该多遗憾。”刘微纹说着就感伤起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