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悔不当初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王春说完就要拉着王突离开,被几个警察拦住了去路。

    “领导,对不起。他现在是嫌疑人,我们还需要对他协助调查。你不能带他离开!

    请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工作。”一个警察严肃的看着王春。

    表情有点尴尬的王春蠕动着嘴唇想要说点什么,他发现自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带走儿子。

    现在这个时候他的权力完全失去效用,他比谁都清楚所有为了包庇维护自己利益的权力都是无效的。

    “那个,我儿子刚从国外回来,时差还没有调整好,现在他的大脑都不清楚我带他去检查一下。

    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派一个人跟着我们一起去的。”王春语气开始变的柔和,脸上也带上了商量的表情。

    警察们互相看看,然后冲着王春摇摇头。

    王春心中憋了一股浊气想要爆发出来,他也清楚这个时候需要冷静不能再节外生枝。

    极力隐忍的王春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走进来几个人。

    “哪个是你们抓到的嫌疑人?现在可以移交给我们,这是手续文书。”来人拿出几张盖了红色章印的a4纸展示给他们看。

    王春一脸紧张的看着来人,这些人他竟然都不认识。

    “请出示你们的证件,冒充执法人员可是重罪!”王春严厉的看着那几个人。

    “王春,你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就别在装象了。

    我们是不是冒充的这几位警察兄弟自然能分辨出来。

    还有这手续上的章就可以表明我们的身份。

    不要耽误时间了,我们接了人回去还有事情呢。”来人一点都不畏惧王春的职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出了刚才的那些话。

    王春被这些话噎的满脸通红指着来的人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怼,说重了可能会让事态变的更加对自己不利。

    说轻了没有用还会掉自己的身价,王春真的是后悔这么冒失的就出现在这里。

    眼睁睁的看着王突痛哭流涕的被人带走,王春好像被人抽走了全部的力量一样,瘫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些人离去的背影。

    几个值班的警察看着王春的样子也只是摇头,各自忙自己手头上的事情没有人再去搭理王春。

    感觉到自己在这里就是个笑话的王春慢慢走到门口,看到自己的车已经被移到一边去,那个被放了气的轮胎还是瘪瘪的。

    咒骂一声,王春打电话叫人过来接他,结果平时那些围着他转称兄道弟的人没有一个人接他电话。

    拿着手机就要摔的王春用最后一丝理智控制住了自己的手,那手机很贵的,按照他正常的工资水准是需要一个半月的工资才能买的起。

    手机当然不是他自己买的,那些兄弟送的,经过儿子的事情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人送东西给他。

    心疼手机的王春没有舍得摔手机出气,站在门口等了半天的出租车也没有等到。

    最后,保安室里的齐大哥出来看了王春一眼,把他的放了气的轮胎卸了下来,把备用轮胎给换上去。

    王春一直处在懵的状态下看着齐大哥的一系列动作,刚才那么凶的保安这会怎么这么好心帮他换轮胎?

    “我告诉你不要以为帮我换了轮胎我就不会找你算账。

    我记住你了,你等着你肯定会为你今晚上的做法付出代价的。”王春拿着架子瞪着齐大哥,他心里想的是拿那些警察没有办法,一个小保安还治不了吗?

    齐大哥听了王春的话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拍拍手上的灰笑着露出了一嘴整齐的白牙。

    走到保安室的齐大哥拿起那根尖尖的长长的钢钉,返回来当着王春的面,再次把刚换好的轮胎给扎没气了。

    王春铁青着脸听着那熟悉的“哧”声,难以置信的看着齐大哥大摇大摆的走回保安室。

    已经无力骂人的王春慢慢的上车打火发动车子,虽然一个轮胎没有气,但是勉强开的话,一巅一巅的还是能开走的。

    艰难的开出一段路后王春把车子停在路边,看着外面的路灯和空空的马路,这个时候家家都在温暖的房间里安心的睡觉。

    而他却被一个保安一而再的挑衅羞辱,他的儿子明天会怎么样他自己都不知道。

    甚至连他自己明天会怎么样他都不敢去想象。

    毕竟他安逸了这么多年,也嚣张了这么多年,要是真的有人牵头要弄他,那肯定是有无数实锤证据弄死他。

    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后悔的王春觉得自己的末日快要来到了。

    在这绝望的时刻他想的最多的不是反省不是检讨,而是后悔娶了蔡菲那么一个庸俗的女人。

    不仅不能在仕途上帮助他,也不能在儿子的教育上帮一点忙,更不能在出事后出一点力气帮他们父子两个解脱罪名。

    他在想要是蔡菲是个知书达理的妈妈,教育出来的儿子肯定就不是现在只会闯祸的熊样子。

    越想越委屈,越想难受的王春爬在方向盘上开始滴落眼泪。

    目前没有人愿意帮他,他也求救无门,只怪平时他觉得自己的职位在景天市已经很牛了,就没有收敛明里暗里也不知道得罪过多少同僚。

    那些他自以为可以让自己嚣张的“资本”在今天晚上让王春看清楚所谓的“资本”都像肥皂泡一样只是表面璀璨,经不住任何的风吹草动。

    那种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惧,和想象出来的难以承受的后果,让王春抖动双肩想要把心中的不甘和怒气都抖出来。

    然而他除了抖出更多的眼泪外什么也抖不出来了。

    在车子里越哭越大声的王春发出了比双亲去世时还大声的悲鸣声,他为自己即将截止的上升之路感到悲哀和惋惜。

    而待在家里的蔡菲坐立不安的等着王春的回来,她一会拿出手机看看,想要给他打电话又害怕耽误了他的正事。

    就在她心绪难宁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她看到号码是陌生号码以为是王春用了别人的手机给自己打电话。

    接通电话的蔡菲一句话还没有说就被对方要求不要出声只管听他说就好。

    蔡菲听完对方的话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对方的话大概意思就是她现在只能保住一个要么是儿子要么是老公。

    蔡菲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自己的老公和儿子是什么德行她清楚的很。

    他们这次肯定是做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不然不会有人提这样的要求。

    而饱受王春折磨的蔡菲想都没有想就在心中有了答案。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