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二章:听说你儿子很飘?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刘书明的怒火下,刘微纹发生意外的情况用了一个下午就查的七七八八。

    让人恼火的是这件事和他猜想的一样是被人蓄意谋害的。

    一想到有人存着歹心想要自己女儿的命,刘书明这个活了快五十年的男人都忍不住要抓狂。

    晚上八点的时候,刘书明总算是等到了刑警队发给他的幕后黑手的消息。

    看着调查的结果,刘书明怎么都不能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因为和人产生惊天仇恨让人下这么重的黑手。

    而幕后黑手也是刘书明认识甚至是很熟悉的同事的儿子。

    在刘书明的印象中那个人的儿子虽然没有见过,但是经常听那个同事提起,在国外什么大学学习,得了多少奖之类的夸赞。

    刘书明一度怀疑这个消息的可靠性,会不会是调查的人弄错了?

    看着消息发布的人刘书明知道不可能会弄错。

    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让刘书明差点就要失去理智,他攥紧了双拳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努力过后,刘书明的怒气丝毫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很多。

    最后控制不住自己的刘书明抓起手机就给那个同事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三声就被接听“刘哥,您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有事?”

    刘书明听到电话里那虚伪的声音火气不由的加大了很多。

    “小王,听说你儿子最近很飘啊?!”刘书明没好气的上来就嘲讽他,实在是一想到女儿躺在监护室里的惨样,心中那股怒火压都压不住。

    “啊?刘哥,我儿子年前才从国外回来,最近忙着同学聚会呢,也没有时间淘气啊。”王春憋着气但是还装着很惶恐的样子回答,就因为他没有刘书明的职位高级别也差了一个等级。

    “少说废话,我女儿都被你儿子买凶给砸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你说这算是故意杀人还是谋杀?”刘书明拍着桌子怒吼,声音通过手机传到王春那边就成了炸雷般在耳边响着。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弄错了?”王春腿开始在抖,他的老婆端着泡好的紫砂壶过来给他,被他一个眼神给吓的躲的远远的。

    “我倒是希望弄错了,你把你的好儿子叫到面前问问他都干了些什么?

    要不是我拦着你儿子现在就已经在刑警队里坐着了,我女儿在第一医院监护室还没有脱离危险。

    王春我打电话给你只有一点,你就祈祷我女儿能度脱危险期。

    你是知道的,我没有老婆只有一个女儿,为了女儿我什么都可以舍弃!”刘书明把手机狠狠一摔,仿佛摔的是王春的儿子王突。

    刘书明一生都是在仕途中度过,他知道有些人表里不一,有些人虚伪狠毒,但是他第一次知道有些人可以这么没有人性,丧心病狂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他就算拼了性命也要为女儿讨回公道,绝对不会让那个王突遥逍法外。

    刘书明一点都不担心王春会提前让他儿子返回学校去,因为刑警队那么的证据基本上可以限制他出境。

    他要做的是一举把那父子两个一起送进监狱里以绝后患。

    打电话给王春纯粹是因为控制不了情绪冲动的行为。

    王春挂了电话就拿出手机联系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

    自己养的儿子是什么德行王春比谁都清楚,所以他刚才质疑刘书明也不过是死鸭子嘴硬,找回一点点颜面而已。

    王突没有接电话,王春一气之下把手机摔在茶几上成了几小块碎片。

    他老婆听到声音就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躲在房间里没敢出来。

    这个王春一旦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喜欢做两件事一是摔东西,二是打老婆。

    所以她老婆一旦发觉王春脸色不对或者开始摔东西时就会躲起来,等他气消了才露头。

    她一个初中毕业娘家没有什么背景,全靠年轻时一点姿色迷住了王春才能过上现在这样的日子。

    所以就算是挨打的日子比风光的日子多,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和王春离婚。

    怎么说现在她的老公在市政府上班,她的儿子在国外留学,她走出去腰杆都很直,谁知道她在家挨打的事情呢?

    再说了,现在的她可以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去打着麻将,然后在那些整天围着儿子孙子转的同龄人面前炫耀,极度膨胀了她的虚荣心。

    王春在客厅转了几圈后,伸手在自己已经秃了半个脑袋的头顶上摸了几下后喊了声老婆。

    他老婆蔡菲小跑着就打开房门忐忑的看着他。

    “大王,有什么吩咐?”蔡菲挤着眼睛问,她主要是害怕被打。在家里她都是喊王春“大王”,而王春也是很享受这个称呼。

    “把家里比较好的营养品拿出来,你换件衣服和我去趟医院。”王春决定现在就去医院看刘书明的女儿,怎么说礼多人不怪嘛,先把刘书明的火给压住,不然真的就要把自己的前途给烧垮了。

    蔡菲一听是这事就立刻去储物室拿出最好的营养品礼盒,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

    两个人还没有出门,家里的固话就响了起来

    王春狐疑的去接听,刚拿起话筒就听到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鬼哭狼嚎的声音传了过来。

    “爸爸,救我啊,爸爸,快点救我!”王突凄厉的声音让王春感觉自己的头顶上顶着一大团乌云,好日子要结束了。

    “你又闯什么祸了?”王春恨铁不成钢的问。

    “爸爸这么多天我就是上次和你说过带表妹去烧烤店吃烧烤时被人撞了。

    和人打一架那件事,再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了。”王突惊慌的声音诉说着自己的委屈,王春扶着自己的秃头,不住的流冷汗。

    这么蠢的儿子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

    什么时候了还提打架的事情?王春出声安抚了儿子让他把电话给抓捕他的警察接听。

    王突在那边说了半天没有人愿意接他的电话,他哭唧唧的又和王春委屈起来。

    “你问下是哪个分局的同志,我心里好有数。”王春快要被这个儿子哭的不想管他了。

    遇到事情不是回来找老爸帮忙出气就是哭,一哭起来就像个泼妇一样哭闹着还要以死相逼自己的老子。

    王春曾经最恼火的时候说过最恶毒的话就是当初真应该把他给流掉,省得现在能要他半条命。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