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既然演戏就演全套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斌和郑佳媛一路慢慢的走着,谁都不先说话,气氛一度很尴尬。

    郑佳媛好几次偷偷的抬头看周斌,但是周斌都是目视前方看着路边走着。

    寒冬的夜晚很冷,郑佳媛几乎把自己包裹的只留两个眼睛在外面。

    本来她开车几分钟就可以回到温暖的家中,为了多和周斌待几分钟,她宁愿受这寒风吹,受低温的折磨。

    而周斌对这些全然当看不见,因为他也冷,本来他可以骑着车十分钟到家少受点罪。

    这郑佳媛非要和他一起走,他也是不会带着郑佳媛一起骑车走的。

    别说现在有秦婉,就算他还是单身也不会和她这么近距离共乘一辆车。

    “周队,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郑佳媛眼看着自己家所在的小区要到了,实在忍不住问出了口。

    “嗯?”周斌没有转头依然看着前面的路边,只是疑问式的嗯了一声。

    “你对那个林芬都比对我要热情一点。我好歹也是跟了你三年的下属啊。”郑佳媛有点不满的看着周斌。

    周斌转头看了一眼郑佳媛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如果你整天被人欺骗还会喜欢骗你的吗?

    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后面的工作会很累。”

    周斌说完坐上车子扭动钥匙就慢慢的从郑佳媛的面前骑走了。

    郑佳媛看着周斌就这么无情的把她丢下走了,心中的酸楚顿时把之前充满期待的那份甜蜜给淹没了。

    回到家的周斌看到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挂在墙上的时钟显示现在七点五十分。

    还不到八点老妈妈就已经在打盹了,看来年纪大了是真的容易困。

    周斌把妈妈扶回去自己的房间安顿好,出来把饭菜热了一下后慢慢的吃着。

    悦悦不在家感觉家里好像突然少了好多人一样静悄悄的。

    周斌吃着饭回想着上午袁主任给他看到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带着口罩的年轻的男子和郑佳媛爸爸在一辆车子里的坐着谈话。

    虽然车窗关着的,但是拍照的人应该是盗取了这辆车里的行车记录仪。

    因为照片像是从视频里截取出来的有点模糊。

    就算模糊还是能看出是谁。

    袁主任能搞到这个照片说明对于这个案子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了。

    那为什么还要自己陪着和郑佳媛假结婚呢?

    难道还有另外的目标需要借助这次的假结婚来个一网打尽吗?

    想着案子的周斌不知不觉的就忘记了吃饭。

    过了很久,才从案子那错综复杂的关系网里理出来自己思绪的周斌,发现饭菜早已冷透了。

    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有新的微信消息,手机界面上干干净净的。

    放下手机,周斌收拾餐桌洗洗碗筷。

    再次拿起手机时发现有个新的微信消息,激动的周斌点开一看是郑佳媛发来的。

    【斌哥,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为了救我爸爸才不得已这么做的。谢谢你的配合。】

    看着这欲盖弥彰的话语,周斌摇摇头没有回复的打算。

    本来周斌还没有想到郑佳媛这里,因为一直以来周斌对自己的下属们是无条件的百分百信任。

    周斌是看着他们从刚毕业青涩稚气的孩子,慢慢的一步步脱变成今天独挡一面的样子。

    别的不说,就他们那份为了工作可以舍弃一切的精神就可以让周斌相信他们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的信仰。

    不到最后一刻,周斌也不愿意相信郑佳媛会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做出有违纪律的事情。

    随便洗漱后,周斌躺在自己的床上,努力让大脑不要去想和案子有关的事情。

    他慢慢想起和秦婉从开始认识到现在的点滴,那么多过往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周斌的心里慢慢升起甜丝丝的感觉,很快就甜甜的进入梦乡。

    袁主任没有和周斌打招呼,就擅自把郑佳媛和他要结婚的消息通过特殊的渠道发布出去。

    很多人都很震惊,因为这两个人平时表现的压根也不像情侣,怎么就突然要结婚了?

    而且时间很仓促就在后天,地点在景天比较偏僻的一个农家乐农庄里面。

    虽说是农家乐,但是那里环境优美,条件也不差,房子都是精装修,还可以住宿,有个天然温泉池子,刚开业的时候着实火了一把。

    后来不知道是因为经营不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生意就一直半死不活的。

    想关闭吧还有生意,不关闭吧虽不至于亏本挣的太少。

    袁主任定在那里是考虑抓捕嫌疑人时方便,农庄的大门一关,里面的人就别想逃,农庄的四周是两米多高的院墙上面还有通了电的高压线。

    只所以会有这样的安保措施是因为靠近厨房边角上的院子里散养的鸡鸭鹅,猪牛羊。

    刚开业的时候院墙没有这么高丢过很多家禽和其他的物品。

    后来才加高院墙并加了高压电。

    郑佳媛的爸爸郑成诚此时就和那个“绑架”他的人一起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旅馆里坐着。

    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花生米和怪味蚕豆。

    “你说那些人会上当吗?”郑成诚不自信的问着。

    “这个你就不要过多的担心了,你要担心的是回去了该怎么解释。

    还有你女儿和那个什么队长结婚后的事情,只有婚礼不拿证有什么用?”和他一起的年轻人随意的问着。

    “管不了那么多了,都走到这步了只能继续走下去。”郑成诚烦躁的又喝了一口酒。

    “行,反正是演戏,既然演戏那就演全套好了。

    你到时候出现在婚礼现场后给我准备好车子和一百万现金,不然你女儿肯定就嫁不成了哦。”

    郑成诚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啊。”

    “我们都是姓郑的啊,怎么可以自相残杀呢?”郑成诚把酒杯一放厉声的问。

    “哈哈哈,真是好笑,在你找到我之前你可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姓郑的人看待过。

    现在和我说这个有用吗?再说了我是被捡回来的,不是真正的郑姓后代。”

    原来这个年轻人就是省城郑老爷子的保镖。

    他到景天市为老爷子报仇,最先是想着借助林芬打击周斌的,结果林芬太没有用被秦婉给打败了。

    后来,他又想着去唐领的公司里应聘保安,通过唐领接触秦婉和周斌。

    调查一圈后发现唐领和他们的关系也并不是很密切。

    一直蛰伏一直在伺机而动的他遇到了主动上门的郑成诚。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