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掉入陷阱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斌坐在一辆黑色大众里,他的旁边坐着前来接他的兄弟单位的副所长。

    这位副所长是距离景天市六百千米距离的山区的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三个死刑犯抱团想办法成功的从监狱里越狱逃跑了,一路上抢劫杀人还打伤了追捕的警察并抢走了一只配枪。

    这下子案子的性质就发生了变化。

    小地方的警力严重不足,所长就向系统内部发布请求支援的消息。很多市局多少都派出了一两个人员过去支援。

    看到请求消息的景天市市局本来是不打算派人支援的,而郑家的实力人员看到了打击报复周斌的机会,就煽风点火的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话。

    就这样周斌被借了出去。

    和周斌一起出发还有郑家人安排的暗中想要把周斌永远留在那深山老林里的杀手。

    如今周斌俨然成了郑家人特别是郑斯的直系亲属的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

    一路上,周斌的心情都很低落。

    这次出发的太突然他甚至都来不及和家里人通个电话,手机也上交了。

    按照组织上的说法这次的任务很是重要,为了不泄露消息暂时不要和家人联系。

    以前周斌支援其他市局的案件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不能和家里人联系,等案子结束后平安到家被悦悦奶奶扇了好几个耳光。然后就抱着周斌委屈的哭了好久。

    所以,周斌很担心这次不知道要失联几天,这悦悦奶奶的年纪大了可禁不住以前那样折磨和担惊受怕。

    他也放心不下悦悦,这个孩子自从秦婉找回来后就没有以前那么活波好动了,看起来她好像有心事。

    问她也不说,一个五岁的小孩子笑着跟你说没有事的时候,眼底都是哀伤的神情哪个大人看了能放心?

    就在周斌胡思乱想的时候旁边的副所长喊了周斌一声:“周队长下车吃个饭休息一下再走吧。”

    周斌下车了才看到车子拐进了一个高速路旁的服务区修整,估计司机开车也累了。

    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周斌已经离开景天市五个小时。

    “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周队长一路上辛苦了。”严所长端着一碗馄饨放在周斌面前客气的说着。

    周斌笑着摇摇头:“严所长太客气了,我们做这个工作的人早就习惯了在路上奔波。”

    周斌把馄饨推到严所长面前让他先吃,司机这时用托盘端着两碗馄饨也过来了。

    周斌上前去帮忙端了一碗先放在司机面前最后一碗才给自己。

    严所长和司机看着周斌的表现不住赞赏的点头:大城市的队长就是素质高啊,一举一动都显示着先人后己的谦让精神。

    几个人也不再互相推诿拉过自己面前的碗就慢慢吃起来。

    而这个时候跟进来三个带着墨镜的年轻男子进门看了眼周斌这桌正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慢慢走到他们的隔壁桌坐下来。

    其中一个人去点单,在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差点就爬在了周斌的身上。

    他的同伴赶紧过来扶起那人并向周斌道歉。

    周斌表示没有关系看着那几个人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接着吃自己的馄饨,只是他吃了两口后发觉不对劲,他抬头看那几个人的时候发觉自己头昏眼花意识在慢慢涣散。

    这时周斌才反应过来那个人是故意撞过来,几个同伙趁机往他碗里放了药。

    周斌放想说话那药物的药性发生了作用周斌爬在了桌子上一动不动。

    而严所长和司机同样没有逃过被下药的命运。

    隔壁的几个人看着周斌三个人都被迷晕了,就架起周斌快速的离开。

    严所长和司机他们没有管,只是静静的爬在桌子上昏睡着。

    几个人把周斌塞到他们开过来的七座商务车的最后一排发动车子就往嘴偏僻的道路开去。

    服务区的餐馆服务员看到严所长和司机趴着睡着了也没管他们。因为这样的人长途开车累了进来小睡一会的事情太多了,他们也能体谅这些在外奔波的人尽量不打扰他们。

    只是又是五个小时过去了,天都黑了严所长和司机还在睡着服务员发觉不对劲,正常来休息的人最多两个小时就会离开,因为没有人喜欢开夜车。

    服务员小心的走到严所长身边轻轻的推了一下,结果严所长没有任何反应。

    服务员大惊小怪的去喊老板过来看,真的害怕别处了人命。

    老板翻着白眼看着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服务员跟着他过来看到严所长和司机还趴着睡觉。

    老板没有好气的用力推了严所长一下结果严所长从桌子上跌到了地上,老板和服务员同时吓的尖叫一声。

    有人看到了这个情况赶紧报警,打了急救电话,警察和救护车同时到达,医生检查了情况后对着警察说:“没有大事只是被人下了大量的迷幻药物,我注射一支解药就好。”

    警察才放心的点点头,很快严所长和司机被救醒过来。

    看到警察和医生护士还有很多热心围着的人一脸的不解。

    司机捂着头感觉还是很难受的看着严所长:“所长,周队长不见了!”

    所长这才想起来他们请回去的救兵失踪了,而且极有可能是被人绑走了。

    当地的警察一听这个情况立刻重视起来,根据严所长和司机店里服务员描述和店里的监控视频很快就锁定了那三个嫌疑人。

    严所长和司机简单做好了笔录心情郁闷的往回赶,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闷的不说话,严所长都不知道回去改怎么解释这样的事情。

    一个所长一个队长在半路上被人下了药都不知道还把救兵给弄丢了,严所长一脸的生无可恋。

    周斌一路上都窝在后排上昏昏沉沉的睡着,梦中不断出现妻子满脸鲜血的倒在大桥上,悦悦满脸泪水的伸手要爸爸,秦婉头发凌乱的一边跑一边喊着周斌,后面很多人拿着刀在追着她

    梦中的周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能动不能说话,甚至连眼睛都不能眨一下就那样睁着看着她们无能为力。

    车里的几个人在商量着要怎么处置周斌。

    “老板只说让他消失没说怎么消失,要不我们把他沉到前面的大江里吧省事!”

    “你傻吗?沉江里不要三天就会漂出来了,到时候满世界的电视上都是寻尸启示你觉得好看?

    老板还会给尾款吗?”

    “我想起了一件事,刚才那服务区好像有监控啊,我们会不会暴露?”

    “我们带着墨镜呢?暴露你妹啊?”

    “你二吗?现在警方的技术可先进了,死人头骨都能恢复样貌就你那个墨镜能挡住多少?”

    “那,要不我们把他扔进山里,让他自生自灭好了。反正那山里狼啊蛇啊什么的那么多,他肯定走不出来。

    就算被人发现了尸体也找不到我们头上,只当他是迷路了困死里面的。”

    “这个主意好!”

    最后,周斌被几个人开车带到一个连绵的山区的山脚费了很大的力气几个人轮流抬着他,把他扔进了深山的一个树林里就匆匆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