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对了,护士还说她吸入了不明气体造成昏迷。

    我不懂你们专业知识,惊吓过度和不明气体哪个是主要原因,拟能看出来吗?”周斌站在一边认真的看着林阳。

    林阳再次看看秦婉:“不明气体?我没看出来。

    等等我去护士站问下情况。”林阳说着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很快他又折身回来看着周斌:“你不要乱动手动脚的占便宜啊,她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周斌苦笑不得的看着林阳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无奈的耸耸肩。

    周斌真的就没有再坐在床边,他站窗边看着外面想着自己的事情。

    林阳十几分钟后恹恹的回来了。

    周斌看着表情凝重的林阳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他也不着急问他。

    林阳坐在秦婉床边看着她长长叹口气。

    “这个丫头得罪了谁?”林阳喃喃自语。

    “有时可能不是得罪了谁,也许只是单纯的倒霉。”周斌幽幽的回到。

    “那个能问下到底是什么气体吗?”周斌补充问了一句。

    “这个还没有化验出来,目前判断不出来,极有可能不一定化验的出来。”林阳抓抓头发烦躁不安。

    “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要搞事情!”林阳站起身来看看周斌。

    “介意透漏一下你的身份吗?”林阳向周斌伸出手。

    “市局刑警队周斌。”周斌伸手和林阳握了握手。

    “实习医生林阳!”林阳听到周斌的名字时突然笑了。

    他在过来实习之前家里的叔叔伯伯告诉过他,景天市刑警队周斌是个人物,必要时可以和他建立友好关系。

    “原来是周队长,早就听过您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呢,我不会放弃秦婉,你就等着我和你公平竞争吧。”林阳说完大步的离开。

    周斌看着林阳的背影摇摇头,小伙子年轻气盛果然就是不一样。

    他现在的年龄是断断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接到消息的秦磊火速的赶到了医院。

    找到林阳后秦磊还没张口,林阳就摇摇头:“别问了,你姐姐没什么大事。应该很快就会恢复。

    那个刑警队队长在照顾她。你可以放心。

    但是,关于专业方面的问题就棘手了也不方便告诉你。”

    秦磊自然明白林阳话中表达的意思,他点点头离开。

    秦磊帮爸爸雇了个全职护工,叮嘱一番后陪爸爸吃了午饭后回去上班。

    周斌在询问了负责秦婉的医生后,也离开医院回去处理工作。

    医生说秦婉最少还需要五个小时才会苏醒。

    周斌给妈妈打了电话让她煮点粥接完悦悦放学送到医院给秦婉。

    悦悦奶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她内心是开心的,起码儿子学会了主动关心喜欢的人。

    回到市局周斌就被袁主任叫到办公室里。

    袁主任一脸严肃的看着周斌:“周队长,我和你说的话你谁都不可以告诉,事情很严重很棘手。

    我只相信你一个人,无论是能力还是人品让我放心。

    所以我想请求你偷偷地帮我查一件事情。”

    周斌从来没有见过袁主任这个样子,心里也知道事情不小。

    “我表姐这就是工作组的张旸,她莫名其妙的在家里昏迷不醒了。

    医生也检查不出问题,我想让你当成刑事案件偷偷查,不要惊动任何人。”袁主任走到周斌身边用恳求的眼神看着他。

    “昏迷不醒?”周斌重复着,他想到了秦婉。

    “我答应你,放心袁主任我会竭尽全力的。”周斌站起身郑重表示。

    袁主任拍拍周斌的肩,他的眼睛红红的,姑姑呼天抢地的到他面前哭诉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他和表姐的感情自然也是深厚的,所以心里担忧又着急。

    听到周斌愿意帮忙他才感觉自己心里的大石头放下了。

    周斌跟着袁主任偷偷地出了市局,去了张旸所住的酒店里。

    她一直没有住在家里就怕被调查的那些人去求情。

    而且她住的酒店三天一换让人摸不清到底在哪里。

    周斌跟着袁主任摸到张旸的房间,四下看看没人跟踪才放心的刷卡进去。

    里面是个小套房,外面沙发上坐着张旸的妈妈,她不住的抹眼泪小声的哭泣。

    “姑姑,我带着周斌过来看看姐姐。”袁主任对着姑姑说。

    “麻烦周队长了。”姑姑抬头用红肿的双眼感激的看了周斌一眼。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周斌谦逊的回答。

    “我们进去看看吧!”袁主任提醒周斌。

    里面宽大的床上躺着张旸,她双唇紧闭,眼睛好像没有闭紧留一条缝那样的感觉。

    周斌疑惑了,这和秦婉的症状不一样啊!

    周斌拿出手机征询袁主任的意见,袁主任点点头。

    周斌拍了视频和图片,他准备一会再去医院找林阳,让他看看是怎么回事。

    周斌又去姑姑身边和她简单聊了几句话,姑姑也是今天过来看张旸,发现她躺床上怎么叫都叫不醒,才通知袁主任过来看看情况。

    周斌分析张旸应该是昨晚上在睡梦中被人用药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导致昏迷的。

    周斌示意袁主任可以离开了,袁主任和姑姑说了几句话就借口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周斌问他:“工作组本来打算离开的,因为什么事情又延长了调查时间?”

    “对不起周队长,你的级别还不能知道这个事情。”袁主任为难的看着周斌。

    “袁主任,坚持原则没有错,但要看在什么时候!

    我怀疑就是因为延长调查时间加上要调查的人权势比较大,所以引火烧身了。

    对了,工作组其他人有没有事?”周斌想到要是工作上的纠葛那就不好办了,因为牵扯一多,丝丝麻麻的难以根除。

    “我明白你说的话。问题是我的级别也不够啊,所以我也不清楚!”袁主任无奈地看着周斌,心里不舒服,臭小子非逼着他说实话!

    “原来这样!”周斌点点头。

    “主任,我一会去医院问下专业医生,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带医生去看组长吗?”周斌又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可以,但是需要我陪同才行。万一要是走漏了风声,工作组九没办法开展工作了。”袁主任提醒周斌。

    “放心!我明白。”周斌点点头,看来景天市想要歌舞升平还是很困难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