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电话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婉看着扶着自己的唐领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认识也不短时间了,你知道我的脾气。

    我不过是让她断了不该有的想法。”唐领双眼看前方声音低沉的解释。

    “唐领,你知道我……”

    “我不知道!”唐领抢在秦婉前面回答。

    他看了秦婉一眼停住脚步:“我先回公司处理工作,你自己上去吧。

    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你记住这句话就行。”

    唐领说完转身离开,主要是他想起了季念君是白叔叔的亲生女儿,他可以不在乎季念君的感受,但是不能不在乎白叔叔的感受。

    他需要给白叔叔一个交代。

    秦婉看到唐领离开不由的轻松了很多,她欢快的进到电梯里准备回去看看爸爸,准备给爸爸简单清洗手脚。

    昨天缝好伤口后医生不让乱动,都没有给他洗手洗脚。

    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秦婉有点奇怪的走了进去。

    电梯门刚关上,里面的灯就灭了,按键的灯也不亮,秦婉惊恐的看着电梯双手按着开门键,电梯门一动不动。

    她伸手摸出外套里装着的手机,接着手机的灯光找到电梯上的紧急呼叫按键按了下去。

    好半天没有反应,秦婉再次按下紧急呼叫,还是没有反应。

    这电梯上没有任何提示说坏了,要么是突然发生故障,要么就是有人故意要整秦婉。

    她宁愿相信是电梯突然出现了故障。

    秦婉想了下用手机拨了报警电话,可是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她焦灼的看着手机,正常情况下电梯里只是信号不怎么好,并不是一点信号都没有的。

    想到爸爸还等着她去照顾,她开始伸手去敲电梯的门,住院部人来人往肯定会有人能听到这里面的声音的。

    秦婉这样想着就开始大声的喊叫着:“来人啊,帮忙啊,我被困住了。”

    五分钟过去了,秦婉的嗓子开始感觉到干涩难受,身上也急出了一身的汗,没有人过来,不知道是没有听到还是真的没有人经过这边。

    看着黑漆漆的电梯,秦婉第一次觉得无助、惊慌、害怕和对于不可知的结果的恐惧。

    万一要是一直没有人发现怎么办?

    会不会被困死在这里面?

    那爸爸怎么办?

    那周斌怎么办?

    秦婉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紧紧的靠在电梯的内壁处,她缓了下自己的情绪。

    再次走到电梯门开始捶门和喊人。

    十几分钟过去,她感觉自己的嗓子快要冒烟了,又干又难受,声音也变的沙哑了。

    作为老师平时秦婉很爱护自己的嗓子,在班里从来不对小朋友大喊大叫,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

    因为她一天要说很多话,大喊大叫会损伤声带的。

    她也会准备很多保护嗓子的含片刚在自己的口袋里随时可以帮助润滑嗓子。

    秦婉咳嗦着想要把嗓子里难受的感觉给咳走,想到了含片,她在几个口袋里翻找,没有找到。

    这才想起她两天没有去上课了,衣服都是在家穿的居家服没有装过含片。

    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在慢慢流失,她开始承受不了在幽闭的空间里无限的惊恐。

    “有没有人听到我的话啊?”秦婉仍然在努力尝试让人发现她在求救。

    电梯外面,人来人往有人出院,有人住院,一楼大厅里面五部电梯有四部在正常运转着。

    等待的人们都会在很短的时间搭乘到电梯,所以旁边那部一直停留在一楼没有动将近半个小时没有动的电梯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

    直到两个小时后,突然从门诊转过来很多病人,医生和护士全部包裹的很严实推着几个病床过来,看到电梯都有人。

    他们才去按那个一直不动的电梯,按了几次没有反应。

    “电梯出故障了?叫人过来维修。”一个医生吩咐身边的护士。

    “对不起,能不能让我们先上?我们着急上去转移需要做手术的病人。时间紧迫,谢谢大家。”医生对着挤满了电梯的病人和家属恳求。

    不过十秒钟,空出了三部电梯,医生感激的道谢推着病床进了电梯。

    专业维修的人员半个小时才到达。

    此时的秦婉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

    将近三个小时,她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情绪是怎么从惊恐到绝望的。

    当听到有人在开电梯门的时候,秦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站起身爬在门边捶着门。

    “里面还有人?”维修工人听到声响后惊慌的问。

    小护士并不知道电梯里什么情况,维修工人加快了开门的速度。

    只是那个电梯门的钥匙小而且钥匙孔有点歪了。半天也找不准位置打不开。

    “这门要么是电线短路要么是人为破坏的打不开门,只能请消防过来把锁拆除,重新装个锁吧。

    里面的人不管是什么人都要赶快救出来,不然会出事故的。”维修工人着急的看着小护士。

    小护士不敢做主打电话向后勤部门汇报。

    等后勤的人员赶到又是十分钟过去了,秦婉在电梯里面再也没有发出声音。

    “磨磨唧唧的真要出了人命可不是几百块就能解决的,起开,我自己拆门,大不了这门我赔!”维修工人着急的把在商量的护士和后勤的人给推了过去。

    从自己随身带着的工具箱里找出扳手梅花起子,在电梯门上一阵捣鼓,过了三分钟,那半善电梯门被他生生给拆掉了。

    维修工人把门打开的时候就看到了趴在地面的秦婉,她的头发被汗水粘在脸上,双手因为大力捶打而变得通红。

    后勤人员和小护士一看真的有病人家属被困住,一个协助维修工把人抬出来。

    一个打电话叫医生过来急救。

    迷迷糊糊中的秦婉,耳边听到了很多声音,恍惚中好像有很多人影在眼前晃来晃去,她想要张嘴喊他们救救自己,但是,她发不出声音,只能在越来越严重的睡意中失去意识。

    接到医院电话的周斌正在办公室给自己的下属们开会商谈着工作组再次下达的任务。

    本来工作组都打算回去交差了,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们再次延长了调查的时间。

    医院的护士从秦婉手中手机里发现了最近经常联系的号码就打给了周斌。

    因为她给周斌的备注是“爸爸”。

    她自己的爸爸备注为“秦总”。

    周斌一听他女儿在医院被困电梯里昏过去了,会也不开了就往医院赶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