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案中案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男子看着周斌没有反应有点着急了:“警察大哥,我说的都是真的啊,不信我可以带你们去我们捡到车子的地方,就十里路不远。”

    周斌看看那大爷没有什么事情了询问了一下他能不能自己走后看着他离开后才带着面包车里的人上了警车,跟着周斌的那个小伙子开着面包车跟着周斌一起往事发地赶去。

    不过几分钟就到了,周斌只带一个稍微清醒点的人下去指认,其他人留在警车上。

    周斌看着小伙子把面包车停好后咳嗽了一声问道:“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周队,你叫我小唐好了,我叫唐临。”小伙子有点尴尬的摸摸头,他在接待周斌的时候就做过自我介绍的,可能周斌没有记住吧。

    “哦,小唐,你用手机拍视频记录一下。”周斌拉着那个还算清醒的人走到路边去指认。

    “就,就在这里我们看见那车子停着,车门是关着的窗户开着。”那人说着偷偷看周斌。

    “继续说下去。”

    “我们就爬窗户看,看到车钥匙在车上我们就想着偷偷的开走好了。”那人忐忑的看着周斌。

    “小唐,你看着这些人我到下面看看。”周斌发现里边往下的树丛里有被人踩过的痕迹,他翻过栅栏慢慢的往下走。

    “小唐,呼叫总部叫支援!”周斌从五米外的树丛里大声的喊着,小唐把那人带到警车上,让他们都老实点,用车上的对讲机汇报了这里的情况。

    小唐把警车门锁上,就翻过栅栏去找周斌。

    他还没走进树丛就闻到了空气中有丝丝血腥之气。

    在树丛里看到周斌同时也看到了地上杂草丛中躺着的两具男尸。

    “这?!”小唐用手机记录下画面。

    “你车上有什么可以警戒的东西都拿过来先保护现场,等支援的人到了一起勘察。”周斌面色凝重的吩咐小唐。

    小唐虽然也参加工作有两三年了,可是这样的接二连三的看见命案还是第一次,以往最多的是纠纷打架什么的小事情,这么血腥的案件真的很少见。

    他难受又激愤的回到车上催促支援并把最新的情况上报,总部很快重视起来派了第二支支援对并加上了法医。

    县城不是很大,很快鸣着警笛声的支援便赶到了,他们专业又快速的投入到工作中,有人把几个罪熏熏的嫌疑人带到一边做记录,有人勘察现场,有人拍照取证,法医对尸体进行初步检验。

    周斌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忙忙碌碌,心中若有所思。

    负责带队过来支援的小领导和周斌简单的沟通了几句后摸着自己的下巴:“周队长,这个案子和之前那些命案有什么相关的吗?”

    “不好说,你看这些人是被用尖锐的凶器刺中要害一刀毙命,没有什么挣扎的痕迹,应是熟识的人下手,那车是外地牌照,这些人可能是外地人,首先需要确认他们的身份。”周斌思路清晰的和小领导分析。

    “那些醉酒的人是怎么回事?”领导问。

    “因为一起交通意外我们发现这些人,至于其他的情况还需要进一步审讯,等他们醒酒后再问吧。”周斌回道。

    等取证检验等工作结束后,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也到了尸体暂时存放在殡仪馆的冷库里以待后面需要时再做进一步的尸检。

    周斌和小唐跟着大家回到局里继续下一步的工作。

    在喝水的空隙周斌偷偷的拿出手机,结果真的就看到了他希望的回复

    秦婉在两个小时前就回复了他按时吃饭,注意身体哦!可爱的表情

    周斌不自觉的就翘起了嘴角,装好手机精神抖擞的投入工作中去。

    秦婉此时在大会议室里参加园长临时召开的安全防范大会。

    市里的领导因为下属县发生的命案性质比较恶劣,紧急的通知各个学校幼儿园召开紧急会议,让所有的在校工作人员都打起精神一刻不能松懈看好自己学校的孩子,在家长没有接走之前确保安全。

    听到园长的简单介绍秦婉都能感觉到案情的重大,其实不要多说什么她自己的经历都能让感受那种恐惧,光是绑架就能让人崩溃,更何况是那么残忍手段造成的伤害,对一个家庭是毁灭性的打击。

    结束会议后,秦婉和搭班老师保育员三个人简单的碰了下,达成一致意见:接小朋友的家长必须是老师们认识的,有不熟悉的家长孩子认识都不行必须得到父母的同意才能接走孩子。

    老师们的心都紧紧的揪着提着,但是上课和游戏的时候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能给孩子们造成心理负担。

    但是就算这样严防死守下,市区的一个小学依然出事了。

    大家还记得周斌的一个相亲对象小学老师林芬吗?

    就是她所在的小学的一个男孩子放学的时候谎称家长过来了,自己一个人跑着就走了,他的班主任刚好是林芬。

    当时林芬正在被几个家长围着问孩子的成绩,她只顾得上喊了那个学生的名字,但是他已经跑远了。

    等她把几个家长打发走了的时候,班里的孩子们都走的差不多了。

    不放心的她拿出手机给刚才那个孩子的家长打了电话想确认一下孩子是不是接走了。

    手机还没接通那孩子的家长就到了林芬的面前。

    “林老师发生了什么?我家那熊孩子又调皮了吗?”家长问林芬。

    “孩子没接走吗?他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啊。”林芬看见家长时心中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刚下班就过来接了,家里的其他人都不在家,他就算回去了也进不了家门的。我得赶紧回去看看!”

    “找到孩子给我个消息啊。”林芬在家长身后大声的喊着,她的眼皮在剧烈的跳动着,她的心开始慌了。

    等所有的孩子都接走后,她看看外面天都快黑透了,时间也已经六点多了。

    那个家长还没有发消息过来。

    林芬给那个家长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她拿起车钥匙就冲出校门。

    记忆力超好的林芬根据学生档案中看到的家庭地址就找了过去,敲了半天门那个学生家没有人开门,旁边的邻居也没人开门。

    林芬的心里焦急又无助,她再次拨打家长的电话,很久才接通:“林老师,孩子找到了,可是他现在医院抢救呢。”

    对方哽咽着的声音和压抑的情绪加上这让人无法接受的结果,林芬拿着手机的手不由的抖了下,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问了医院的地址就赶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