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车内惊魂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在秦磊和王齐一起努力深挖和郑斯有关的其他利益合伙人时,省里又派了一支工作组下来,名义上是协助王齐他们工作,实际上是阻碍工作深入开展下去。

    看这样子是应该触及到了某些比较高级的某些人的利益,对方开始了反击。

    不过两天时间,新的工作组就把原来工作组的人员打散了,王齐被召回去处理他之前的工作不再参与调查工作。

    其他几个比较支持王齐的人员也以不同的理由给安排其他工作,没有机会接触郑斯问题的最新动向。

    而秦磊的工作更加的艰难,市长被上面的人施以重压不再重用秦磊,同时剥夺了秦磊的很多特权。

    郑斯也被以证据不足给解除了双规,他恢复工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周斌再次调到了交警大队,这次连队长都不是。

    同时,他彻底的和秦磊撕破了脸处处和他做对,因为有工作组撑腰,郑斯一时间嚣张无比。

    秦婉在幼儿园把明天要上的课件和做的手工做好才下班,外面天色都有点暗了,她看看手表已经六点半,就急急忙忙往门口跑去,最近家里的气氛不是太好。

    爸妈的生意莫名的出现了很多变故,弟弟的工作也不顺利,虽然他们都不和她说,但是从他们的叹声叹气和紧绷着的脸,她能感觉的到这次事情好像是有人故意针对她们家。

    所以,她要早点回去做点好吃的饭菜让他们不至于心情不好还吃不上饭,妈妈心情不好做的饭菜简直不能下咽,最近都是秦婉在做饭。

    刚到门口,秦婉就被突然驶来的车子的远光灯给照的眼睛睁不开,她伸手挡住强光,门口的唐家二叔还没来得及和秦婉说话,就看到秦婉被人直接拽到车上很快就离开了幼儿园。

    唐二叔刚要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就被人抢了手机,那个人看着二叔:“知道那车子里是谁吗?公安局的政委,你报警会有人出警吗?你自己好好想想。”

    二叔瞪着那个嚣张的人慢慢的放下手机,过了十分钟那个人才慢慢的离开。

    “领儿,秦老师被公安局的什么政委给强行带走了,我记得车牌号发给你了,你赶快追去看看我怕秦老师被人欺负。”二叔在那个人走远了赶紧给唐领打了电话。

    接到电话的唐领没有思考就叫上了白叔叔一起出门开车。

    最近唐领忙着公司的事情,加上白叔叔出院了,就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找秦婉,但是二叔一直在他看着秦婉随时汇报关于她的情况。

    在车上的秦婉刚被拉到车上时惊慌失措,看清了拉他的人是郑斯时又变的不屑。

    她现在很清楚郑斯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算后来的工作组出面帮他证明之前爆出的消息不实。

    但是秦婉知道不过是他们此地无银的做法,她第一眼就不喜欢郑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就这么没道理的准。

    “婉婉,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郑斯看着秦婉白里透红的小脸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的化妆品,也没有乱糟的胭脂味,不自觉的在咽口水。

    “郑斯,我们并不熟,我没有理由想你。”秦婉冷冷的回答眼睛从车窗往外看,车子在往市郊驶去。

    “不熟,没关系一会就会很熟了。嘿嘿!”郑斯把手慢慢的放在秦婉的大腿上,秦婉触电般的把他的手给甩开了。

    “你做什么?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秦婉没有想到这个人会这么的不要脸。

    “对啊,我就是记着自己的身份呢,我现在可比你弟弟权利大,要是惹我不高兴了我能让他在市政府混不下去你信不信?

    对了,最近你家生意是不是不怎么好啊?要是你能把我哄高兴了,那明天你家生意就会火爆起来,怎么样?我可是很好哄的哦。”郑斯说着又把手伸过来。

    秦婉在他的手刚伸出来就抬手打过去。

    “你够了!我家生意就是倒闭了我都不可能如你所说的那样,我弟弟作风正派没有任何私心不怕别人在背后捅刀子!”秦婉杏眼圆瞪一点都不畏惧郑斯。

    “真的没看出来,你还有辣妹子的潜质呢,待会在床上的时候希望你还能保持这样的火爆的味道,那样才更带劲呢,哈哈哈。”郑斯猥琐的看着秦婉的前面,双手在来回的搓着。

    “你混蛋!”秦婉一巴掌甩在郑斯的脸上,郑斯没有想到秦婉会打他,这一巴掌打的实实在在,郑斯双眼都开始冒金星了。

    郑斯用手摸着被把的脸,眼睛里喷火:“真他娘的给脸不要脸,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呢?这么着急吗?那就不用等了就在这把你办了!”

    说着郑斯就把秦婉的双手给钳制住,把那臭嘴往她的脸上凑,秦婉奋力的挣扎着,她看着前面开车的司机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就开口向他求救:“叔叔,你快停车,你不能帮着这样的畜生做着丧天良的事情。”

    司机从郑斯把秦婉拉上车时就有点后悔自己淌这趟浑水了,当时他想的是把他们送到地方就走眼不见为净,可是现在郑斯竟然在车上就胆敢这么放肆,他还真的有些顾忌的。

    “叔叔,你看我和您的孩子差不多大,你忍心看着他这么欺负我吗?”秦婉头发都在和郑斯撕扯中摇来晃去的弄的凌乱不堪。

    司机本来想要说什么的,郑斯在后面出声:“老赵,开你的车不要忘了你老婆做手术的时候没有手术费谁给你的钱!”

    老赵一听郑斯这话本来紧握方向盘的手开始颤抖,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秦婉被欺负不管,可是郑斯对他有恩,他现在帮谁都不好。

    踩下刹车,老赵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下车离去。

    郑斯看老赵下车去,不由的得意的笑笑,果然是个有眼色的人。

    秦婉则绝望的看着老赵的背影眼泪流了下来,郑斯趁秦婉愣神的功夫嘴巴就亲上了她的脸颊。

    “真香!就你身上这香味我猜你还是很干净的吧?正好我好久没有尝过原装的了呢。”郑斯边啃边庆幸,秦婉厌恶的张嘴就咬在了郑斯的脖子上。

    “嗷,嗷,你妈,你属狗的吗?咬我?”郑斯被咬的嗷嗷嗷大叫在挣扎着。

    秦婉把一边咬一边用腿乱蹬,双手也在极力的挣扎着,郑斯吃痛的送开了禁锢她的手,秦婉双腿使了全力把郑斯从身上踢开,她双手慌张的找着车门的把手,打开车门就爬了下去。

    郑斯从座位上爬起身就追了下去,秦婉把被扯的散乱的衣服紧紧的拢在双手里,也顾不上看路就往前跑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