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郑斯求救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磊受爸爸妈妈的命令出来接秦婉,在门口看到了唐领和秦婉。

    对于唐领秦磊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所以他准备走过去打个招呼。

    秦婉看到秦磊过来了,也不想唐领多废话直接就转身朝弟弟走去。

    “唐先生,好久不见,你送我姐姐回来的?要不要上去喝杯水?”秦磊不知道他们之间在说什么,但是如果唐领能追求秦婉的话,他肯定是支持的,毕竟唐领的物质条件不差。

    “小磊,唐总很忙的没有时间喝水,我们回去吧。”秦婉拉着弟弟的衣服袖子就要走。

    秦磊听到秦婉这么说看看唐领,唐领只是无奈的笑笑。

    “那下次再请唐先生喝茶。”秦磊淡淡的冲唐领微笑。

    看着秦婉越走越远,唐领摇摇头,长这么大还是真的是第一次被人拒绝,而且还是输给了一个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男人,唐领当然不甘心,越挫越勇一定要挣回这个面子。

    在往家走的路上秦磊问秦婉:“姐姐,你为什么不接受那个唐领?他的背景很干净,家里也都是本分的生意人,而且他本人很上进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听听你说的这些话,每一句都是关于外在的条件,没有一句是关于相互吸引和情感所依。所以你们男人考虑的都很现实,我们只讲感觉,没有感觉再好的人在我们眼里都是普通的。懂不?”

    “那你对什么样的人有感觉啊?说来听听?”

    “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和你说了也没有用。回家吃饭,我都饿了。”秦婉松开弟弟的袖子就小跑着往家的方向去。

    秦磊看到秦婉开心的像只想要飞翔的小鸟,内心里也是很高兴,毕竟她从失恋那天开始一直都在压抑自己,虽然她不说,但是家里的人都知道。

    秦婉简单到喜欢一个人就会三句话离不开那个人的名字,无论说什么话题最后都能提到那个人身上。

    比如吃饭的时候,一盘土豆丝她吃了一口就会说:这个太辣了那个谁不喜欢。

    从这段时间里她闭口不谈那个男人的名字就知道他们肯定出了问题,而且秦磊不止一次看到秦婉在房间里偷偷的哭着看以前的照片,虽然她没有撕照片,但是那些他以前见过的合影统统不见了。

    而最近她提到最多的就是她班里的小朋友,这个小朋友可爱,那个小朋友淘气,她提前来的时候眉眼都是弯弯的,可见她是真的喜欢这些孩子们。

    秦磊跟上秦婉的脚步也不打算再问了,只要她开开心心的就好。

    刚到家的秦磊就被手机铃声打破了刚才的好心情,他一看是郑斯的号码才安心的接听。

    “秦磊,你现在方便吗?找个安静的地方我要见你。”郑斯的声音隐隐透着不安和恐慌。

    “怎么了?你一个政委还有害怕的时候?”秦磊调侃着他。

    “我很认真的和你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

    “行,那就我们经常喝茶的那家茶艺馆好了。”秦磊也听出了郑斯的认真和严肃,他交代了家里人不在家吃饭了就出门。

    在秦磊经常光顾的那家茶艺馆最安静的一个包间里,郑斯已经在里面坐着了,茶艺师已经被他赶出去了他要说的事情绝密肯定不能让外人知道。

    秦磊刚进屋就被郑斯周身散发着的恐惧和焦灼吓一跳,这个郑斯是个官三代。

    爷爷,姥爷都是省里的老干部虽然早退休了,但是提拔的下属现在都是实权者,影响力不可小觑,郑斯虽然在校是个佼佼者,很多工作的地方是讲究论资排辈的,就算他聪明勤奋要是没有背景不可能提拔的这么快。

    看他现在的样子肯定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不然以他平时那种傲娇又自负的态度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秦磊一脸凝重的坐在他对面问。

    “我这次作死可能真的会把自己和我家里那些人都作进去了。”郑斯猛灌了一口茶水,好像那是后悔药灌进肚子里就可以把一切都重来。

    “那你到时说说你是怎么作死的?我才能知道该怎么帮你。”

    “谁都帮不了我了,我触犯了很多底线,我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我的初衷只是想要教训一下那个人,可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后果啊。”郑斯难过的扶额。

    “那你到是说具体点啊,婆婆妈妈的像个女人一样。”

    “我说了你不要打我行不行?”

    “爱说不说,不说的话我可走了啊,我还要回去找我姐姐套取情报呢,她最近有点不太对劲哦。不过我说你对我姐不是有意思吗?怎么还没动静呢?”秦磊冲郑斯挤眉弄眼,郑斯看了一样秦磊哭了,眼泪鼻涕一起流。

    “别说你姐了,都是被她害的啊。”

    郑斯吸吸鼻子把他做的那些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秦磊,刚说到一半秦磊就掀翻了茶艺桌子上的杯杯罐罐。

    “郑斯,你读的那些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吗?”秦磊气愤的指着郑斯大骂。

    “你冷静点啊,我才说一半,还有很多我没有告诉你呢,你要是想打我等我说完一起打行不?”郑斯坐着没有动,真正把他做的那些事情说出来了他反倒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原来秘密藏在心中带来的恐惧比实际结果要大很多,因为加上了自己主观臆想的很多可能性。

    “你才说一半?你的心到底有多毒?周队长是我们全市的英雄,我们读初中的时候可是都拿他当榜样的,所以你才去考的警校,我是没考上不然也会和你一样去做警察。你怎么能对他下的去手的?”秦磊气愤的一脚把凳子踢翻在地,好像那凳子就是郑斯。

    “我当时不是鬼迷心窍了吗?我以为不会被人发现的,可是事情做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会上瘾的。”郑斯掩面流泪。

    “这么说我姐姐的手受伤也是因为你打击报复周斌造成的了?”秦磊突然想起了秦婉大拇指那十几厘米的疤痕不由的拽住了郑斯的衣领。

    “那是个意外啊,我的人只是想要去绑架他女儿吓唬他,让他不要继续追查案件。”郑斯的脖子被勒住,只一会脸就被憋的通红了。

    “意外?你当初起了那样的心思就应该知道事情的发展不可能全部按照你的意愿发展,你知道吗?那刀子幸亏只是伤到她的手,要是伤到要害处我就没有姐姐了,知道我会怎么对待凶手和幕后的主使吗?

    知道吗?郑斯你个败类,我把你当最好的同学和朋友,你为了自己的私欲就敢这么丧尽天良?你不配和我做朋友,我告诉你,我一定会看死你的这个事情,谁敢徇私枉法我就奉陪到底!

    剩下的你不要说了,我从法庭上听你陈诉!郑斯你洗干净了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秦磊松开郑斯的衣领抽了纸巾擦擦手转身愤怒的离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