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无惧威胁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悦悦开开心心的和秦婉一起回家,周斌站在自己办公室的床前看着秦婉的车子慢慢的驶去,他的嘴角慢慢弯起,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放松自己的情绪,他觉得自己就应该放下一起跟着自己的心走。

    周斌回到接受这次游乐场案子同事的办公室帮忙一起看带回来的视频回放。

    当看到秦婉被那个前来故意找事端的女人打耳光的时候,周斌气愤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吓的其他同事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抱歉,刚才太激动了。”周斌很快恢复了理智,他借故拿起桌上的烟和火机假装要抽烟。

    “周队,要不你就先回去休息吧?这案子要是有什么需要你指导的地方我们给你打电话好吗?”有个同事看出来周斌的情绪已经受到视频的影响了。

    “也行,我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毕竟我也是案中人。对了,那个张什么柳的女孩你们也调查一下,她刚出现那些闹事的人就立刻逃走,这很奇怪。”周斌提醒同事。

    他再次从视频中看到秦婉抱着悦悦逃跑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那么弱小的女孩本应该是被人呵护的,却一次两次被歹人伤害。

    周斌也不耽搁时间直接回家,他留在这里也不能冷静的工作了,思绪已经被严重影响了。

    而张柳絮和李颗从游乐场直接回到家,本来张柳絮想在家门口就翻脸把李颗给赶走的,她爸爸出门来把李颗请了进去说有事情要一起商量。

    张柳絮对他们要谈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她直接回自己房间,李颗看着转脸就不认他的张柳絮背影叹口气,这样的事情也不一次两次,但是每次被她利用完就甩的挫败感依然蚀骨的难受。

    张爸爸找李颗谈的事情无非就是生意上的一些合作,李颗并不是很感兴趣,他除了吃喝玩乐和追求张柳絮外没有其他感兴趣的事情。

    只是,他们还没聊几句话,门口传来的警笛声由远及近。

    做贼心虚的张柳絮被警笛声吓的跑到楼下钻进爸爸的怀里哭:“爸爸,我今天做了件蠢事,我找人想要教训那个幼儿园的情敌来着,谁知道她那么难缠五个男人都没有把她弄走,然后她没事,还有人报警了。”

    张爸爸一听这话头都大了,他推开张柳絮气的手都抖了指着她:“你是不是出门没带脑子?那么多人的公共场合你也敢动用我的人去做非法的事情?我早晚能被你坑死!”

    “爸爸,我设计了环节的就是有点失误了。”张柳絮正抹着泪要解释,张爸爸站起身直接上楼去不管她。

    “爸爸!”张柳絮声嘶力竭的喊着他,然而张爸爸头都没有回。

    张柳絮转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李颗:“亲爱的你还在,太好了!爱我就帮帮我。”

    李颗看到就要扑过来的张柳絮这次他还算有点脑子的躲开了:“柳柳,你这样没有用,自己做的事情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我虽然爱你但是我更爱自己!”

    说完这些话,李颗看着张柳絮那张自己朝思暮想的脸狠狠心转身离开。

    张柳絮没有想到李颗这个时候会退缩,以前无论她要求他做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答应的。

    “你个混蛋,走了以后都不要再见我。”张柳絮恨恨的冲着李颗的背影喊。

    “柳柳,以后相见你还真的不一定能见到了,毕竟监狱那种地方探视是需要申请的。你忘记了我曾经帮顶醉驾坐过三个月的牢。”李颗的声音冷静而疏离。

    他想起了自己那三个月的无助和绝望,她一次都没有去看过他的决绝和无情还会时不时刺痛他的心。

    所以,这次他再也不会犯傻了。

    李颗刚出了张柳絮家别墅的大门口,那警车就停在了门口,下来三四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警察看看李颗:“你是张柳絮什么人?她现在在家吗?”

    “她在家,我是送水的,现在要去下家送。再见!”李颗笑笑回答,他从走出张家大门那刻起,痴迷几年的畸情终于被他放下了,他要开始新的生活,忘记张柳絮。

    张柳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警察慢慢走进来,她面色惨白双手紧握着。

    “你好,请问你是张柳絮吗?我们是......”警察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柳絮就尖叫着站起来.

    “啊!你们不要过来,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是个守法的公民!“

    “女士,请你冷静下,我们只是过来询问一些事情的,不是抓人的。”警察有点无语的看着张柳絮,这样的反应说她心里没有鬼谁相信?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不知道!”张柳絮摇着头瞪着眼睛看着那些警察并保持着防御的姿势。

    “小唐,开启执法记录仪。我们按照流程走,免得留下什么话柄。”带队的警察吩咐一起过来的实习生。

    “是!”小唐把手上的相机打来调换成视频模式对着张柳絮。

    “请问你是张柳絮女士本人吗?我们是市刑侦科警员,这是我们的证件请过目。”小唐把镜头对着说话的同事并把证件也拍了进去,接着镜头对着张柳絮。

    “张女士,今天上午在市郊游乐场发生了恶性绑架未遂的案件,请问案发时你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有谁可以作证?”

    张柳絮颤抖着身体看着镜头,她在强壮镇定,但是她的表情出卖了她的内心。

    “警察同志辛苦了,我刚才处理一些公务所以没有在意家里来客人了,快请坐,小柳去泡茶。”张爸爸这时一脸轻松的下楼来,微笑着招呼大家。

    “谢谢张先生的热情,我们公务在身不方便坐也不方便喝茶。张女士请回答我们的问题,如果你不配合我们的工作,那我们只好请你和我们一起到警局配合调查了。”

    “这位同志好敬业,张某佩服!你们局长也没有这样和我说过话呢。年轻就是好啊,说话可以不经过大脑。”张爸爸故意一语双关的说给警察们听。

    “张先生,这个执法记录仪在工作中,所以您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畅所欲言,我们也不怕空口无凭。”警察并不惧怕张爸爸话中隐含的威胁之意,和局长关系再好那也看什么事情什么时候,关键时刻局长也不好使,他也得考虑一下自己的职务能不能保得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