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要不要我帮你?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斌忍着痛回到队里的时候,同事们已经到各自的岗位上执勤去了,队里只有几个后勤的女同事在处理一些文件类的事情还有接听电话。

    周斌回到自己办公室找出替换的新制服换了衣服,他越回想今天的事情越觉得蹊跷,怎么会牵扯到这么多的人和事呢?虽然郑斯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凭借多年的经验,周斌知道医院的领导层肯定要大换血。

    幼儿园的食物中毒事件和医院的事情应该是巧合了,周斌隐隐觉得这其中好像也有针对他的可能。

    光是悦悦比别人中毒症状要严重就可以看出是有人故意在她喜欢的汤里做手脚,而且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肯定是幼儿园内部也有问题,想到这里周斌吓出了一身冷汗。

    要是真如他猜测的那样,那悦悦岂不是时时刻刻处在危险的境况?

    周斌掏出手机要给园长打电话,想了想园长此刻肯定在焦心那些在医院抢救的孩子们的事情,就不打扰她了。

    他给园长的老伴也是他之前在刑警队的老队长打了电话,虽然这老队长退休很多年,他带出的徒弟现在都是各个岗位和部门的实权人物,只有周斌这个他最骄傲最喜欢的徒弟混到了交警队。

    老队长的爱人是机关幼儿园的园长,也是从一线教师队伍中退休后返聘到幼儿园任园长的。

    他们的儿子是分管经济发展的常务副市长,因为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人脉关系比市长和市高官要好很多,但是他和老队长一样是个市长人只知道埋头苦干不怎么在意关系网。

    老队长接到周斌的电话很是开心:“你小子最近又忙什么大案子呢?快两个月没有给我这个老头子打电话了吧?”

    虽然说的是埋怨的话,但是周斌能听出他那快要溢出电话屏幕的高兴。

    “师父,我现在交警队上班了。”周斌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现在的工作,言语中有点自卑。

    老队长以为周斌又在开玩笑,以前他也说过要是破不了案子就去档案室管理档案,这样的话老队长一般都不会相信。

    “你小子又开始了,一般你这么说的时候就说明案子快要破了,怎么?现在不棘手不难破的案子也能分给你了吗?”老队长笑的很爽朗,他最是满意的徒弟周斌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师父,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在交警队里上班了,是这样今天我的女儿在幼儿园里食物中毒,我去了医院看她,很多孩子都不同程度中毒在抢救。

    医院的保安不知道是被收买了还是提前安插的人手,竟然用硫酸泼幼儿园的老师,郑斯带着人去了医院,那边的应该是解决了。

    我担心幼儿园内部有问题,所以打电话提醒一下,我现在身份不同了不能随便猜测所以和你通个气。您一定要提醒师娘多注意最近半年刚入职的人员。”周斌说的很含蓄,但是老队长听的很明白。

    周斌说完,对方好几秒没有回话,过会只听一声什么被砸碎的声音传来,老队长喘着气粗声的说着:“你小子跟我这么久,就这么被撸下去屁也不敢放一个?怎么不早告诉我?看我回去扇那个姓袁的脸。”

    周斌一听就知道老队长误会了,赶紧解释:“师父和袁主任没有关系,是组织部直接下的调令,我觉得应该是查的案子牵扯到市里的高层了,所以不让继续查。

    我因为办案失去了最爱的妻子,现在不想再失去最爱的女儿,师父就让我在交警队待着吧,起码我的家人是安全的。”

    “你个怂货!你觉得这样真的可以保护你的家人吗?要是有用你的女儿今天就不会食物中毒了!”老队长说完啪的把电话给狠狠的挂了。

    周斌被老队长的话猛的惊醒,是啊,要是有用的话为什么女儿还会食物中毒?

    转念又一想,还是有用的啊,只是中毒还有的救,起码命还在,要是继续查下去,那是不是会有更加残酷的手段等着那小小的生命呢?

    想到这里,周斌只觉得后背更加的疼痛,心里一阵苦涩,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是紧逼不放吗?

    周斌放下手机也不去想那糟心的事情,眼前手中有队里的很多事情需要他签字确定处理方案,很多违规的事故也需要他签字确认。

    看着眼前的一堆文件,周斌也是头大,他一个在外跑习惯的人,突然要在办公室里坐上大半天写写画画的真的是很不适应。

    不过半个小时,周斌头昏脑胀的时候,有人敲门进来,周斌抬头看到是后勤的女下属:“周队,有人找你。”

    那女下属说完就怯怯的回头看了一眼马上离开。

    周斌正狐疑着就看到他的师父那个老刑警队队长黑着一张脸大步的走了进来。

    在周斌办公室环视一圈后站在周斌面前绷着一张脸活像包公。

    “师父?您怎么过来了?”周斌赶紧站起身要迎接老队长。

    “不要叫我师父,我可教不出你这么怂的徒弟来?你瞅瞅你现在这个熊样子哪有当初的那雄心壮志了啊?

    这都一堆什么玩意?酒驾处罚通知?违规处罚?我辛苦带出的徒弟就干这个吗?”老队长把周斌桌子上的文件夹拿起来随便翻了翻,很是不屑的又扔回桌子上。

    周斌倒是很宝贝的把那文件夹给放好,那是后勤人员整理了一上午才弄好的,不能浪费了别人的工作成果。

    “师父,你也教过我的要服从上级的安排。”周斌无奈的回答。

    “狗屁!那要看什么上级什么命令。走我带你去找他们评理去,到底你犯了什么错需要这样严厉的惩罚?”老队长的脾气一辈子都不曾变过,火爆直接。

    “师父,现在我是上班时间啊,我的工作还没处理完呢。”周斌站着不动,师父威望虽高可是毕竟退休了,他不希望师父一把年纪了还要被一些后辈奚落,就算没有人敢奚落师父,就那些人的官腔也能把师父给气个半死。

    “什么破工作,不干了,要是他们不好好给我一个说法,我就去市里告状去,我要告他们已以权谋私!”老队长气的直喘粗气。

    “师父,您有高血压不能生气,您还是消消火,晚上下班了我和您喝两杯好不好?”周斌开始有点后悔告诉师父这件事情。

    “喝什么喝?你弄不过他们我还弄不过他们吗?我给你撑腰你还怕吗?”老队长声音提高了很多,恨不得外面的人都听到才好。

    周斌吓的把门给关上了,并让师父小点身:“师父,当心隔墙有耳,过几天我连交警队都待不了了。”

    老队长一拍桌子:“还反了天了呢,交警队不能待还能把你弄去当狱警吗?”

    “师父,狱警和我们可不是一个系统了。我倒是想去呢,需要考试的。”周斌笑吟吟的回答,起身给老队长倒了一杯茶叶水。

    “师父,你看这茶叶刚开始的时候是卷成一团的,经过开水的冲泡慢慢舒展开来恢复成原来的翠绿。

    我现在好比是这还没冲泡的茶叶,被调到这里就好比是开水,您总要等我冲泡好了再来发表意见说我是不是好茶叶吧?”周斌借着泡茶把自己的遭遇寓意于茶水中,向老队长表达自己的心意。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