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章:突发状况

作者:朱瑞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医务室的女医生简单看了看石轩的伤口,摇摇头。

    “医生很严重吗?”秦婉心里凉半截。

    “这么轻的伤,再过半天就愈合了。”医生翻着白眼。

    “可是为什么看着那么严重?”

    “小孩子细皮嫩肉的,随便一碰不是红肿就是破皮,多正常!”医生像看白痴一样看秦婉。

    “医生,你还是检查仔细一点吧。”周斌看不过挤进了医生办公室。

    “你谁啊?家长?不信任我去大医院随便检查去。”医生好像是更年期综合症一样狂躁。

    “好的,谢谢医生。”秦婉抱着石轩出了医生办公室。

    “秦老师,我这里有几百块钱,等这个小朋友家长来接他时。给他们当医药费。”周斌把钱给秦婉时,有点不好意思,他等不到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

    “不用的,家长来了我会解释,如果他们真的要赔偿也是我这个老师的责任。”秦婉抱着石轩没有去接钱。

    “那怎么可以呢?要不这样吧,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那边家长要是有什么要求你随时联系我。”周斌把手机号码报给秦婉。

    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周斌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接通就急急的和秦婉告别。

    边跑边接电话的周斌,只看了一眼等在教室门口的周悦悦摆摆手就跑出了幼儿园。

    一路上把两轮电动车当成火车开到极限的周斌很快就回到了所工作的派出所。

    “说说情况吧!”周斌抹抹头上的汗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他手下带的四个新人。

    “周队,我们在跟的那个案子出现了点问题:一号嫌疑人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山区,而昨天我们还看到他在监视的小区里散步。这有点诡异啊!”实习生王磊把合作单位发过来的图片给周斌过目。

    “你们监视一号时,中间有没有出现过间断?”周斌低头沉思。

    “绝对没有,我们24小时不间断的轮流换班监视的。”刚转正的唐浩语气坚定的回答。

    “这么说我们需要去到那边确认一下这个人的真实情况。”周斌缓缓的说,他看着他们几个人,“这边的监视不能放松,我们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把戏,千万不能中了陷阱。”

    “不好了,周队!刚才收到小李的电话我们监视的嫌疑人刚刚从小区的天台跳楼死忘,面部着地那个惨不忍睹啊。小李在现场协助法医在做鉴定确认身份。”队里的老人唯一女性郑佳媛跑进来报告周斌,她的脸上因为快速奔跑和着急出现了一层细汗,让本就白皙的脸添上了朦胧的感觉,她今年28岁还单身着,队里的人隐约能看出她对周斌的好感,但是她都没有进一步的表示,大家也就不瞎猜。

    “怎么这样?快去看看!”周斌起身就要走,想起了什么回头对郑佳媛说:“帮我定两张去那个山区的票,我回来就出发。”

    周斌火急火燎的带着两个助手奔赴现场,其他人都各自忙自己的事情。

    新开发的诗雨院小区,公共设施齐全,绿化喷泉和假山做的精致又大气,只是入住率还不到一半,里面冷冷清清。

    出事的那栋楼在靠近后面,周斌脚步带风的疾走着,远远就看到小区保安在协助警察在保护现场,小李正蹲在两个法医身边仔细的记录着。

    地上躺着一个蜷着身体的男尸,尸体的下面全是半干枯的血迹,头部周围喷洒着的有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豆浆一样的脑浆。

    周斌抬头看看天,阳光正好,他微微闭上眼睛,长出了口气,又一个生命就这样没有了。哪怕见过了太多的命案现场,周斌依然无法平静的面对死亡。

    因为,他永远都无法忘记悦悦的妈妈被人打爆头倒在他面前的样子。

    那时的他还只是个普通的刑警,他追查一起电动车抢劫致人重伤案件,查了几天却牵扯出一连串的暴力抢劫,杀人,拐卖和走私案件。牵扯的人太多。他的领导劝他不要查了会有祸端的,年轻气盛的周斌不听劝,加上他刚刚有了悦悦做了爸爸,他想赶紧立功升职做个骄傲的爸爸。

    就当他没日没夜的查案时,有人绑架了在医院上夜班的悦悦妈妈,威胁周斌不要查下去了。

    周斌赶到绑匪指定的地方时,悦悦妈妈一个人站在江边的大桥上。

    “周斌,你快走!”悦悦妈妈大喊。

    周斌的手机响了,对方打来的,只是警告他这次是演习,要是他再查下去就会真的下杀手。

    电话还没挂,远处就呼啸着开来了十几辆警车。

    周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直觉告诉他要坏事,他还没来得及去拉自己的妻子,一声枪响,她的头爆射出一股血花,看着周斌不可置信的就慢慢倒下去。

    扔了手机的周斌崩溃的跑过去抱着悦悦妈妈,她已经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呼吸。

    周斌就那样抱着她看着她足足有五个小时,所有的人不敢上前去劝说,周斌的表情和脸色就像是从地底下刚刚上来的千年阎王。

    最后是周斌的父母抱着几个月大的悦悦过来,悦悦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周斌回到了现实,他看着自己小小的女儿,再看看怀里已经没有任何温度的妻子,终于忍不住哭着发出了痛苦的喊叫声,所有人陪着的同事亲人才放下心中的大石头。

    所以从那之后他无法直视任何人的死亡。

    周斌叫过来小李,简单了解了情况,又查看了现场,他感觉不像是自杀。

    如果一个活人跳楼,那么下来的时候经过空气阻力和地心引力的双重作用下,人不可能是蜷曲着下来的,一般掉地上时会有个地面缓冲把人的身体往上弹一点,一般就会呈现出手脚是分开的姿势。

    周斌摸着下巴在沉思,小李轻声的在他耳边说:“我没看到他是什么时候上的天台,等我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在楼下的地上躺着了,而且我一直在对面房间不曾离开过。”

    </di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