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九章 登门

作者:江海横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

    杨行舟驾驭火鸟从天而降,落到下面这所宅院大门前,便看到了门前黑底金字的一副对联,往上看,便看到门上牌匾写着“李园”两个大字。

    “好一座李园,规模果然不小!”

    杨行舟站在门前好生赞叹:“小李探花好好的朝廷命官不做,偏要流落江湖,与匪徒为伍,和强盗比拼,何等愚也!”

    李寻欢本是名门高华,风流翰林,之后却因为儿女情事,以至于沦落江湖,成为草莽之流,在杨行舟这等当过皇帝的人眼中,实乃是自甘堕落的典范,他要是有这么一个儿子,干脆直接掐死算逑,省的丢人现眼。

    对杨行舟来说,他完全不甘心做一个什么盗匪之流,他在主世界里,都要将黑风寨改造成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塞外势力,为的就是能有朝一日,大权在握,号令天下,言传九州。

    而不是置身于江湖杀伐争斗,杀区区几个江湖高手,就自命不凡,被人尊称为大侠就感到心满意足,这不是杨行舟的追求。

    从本质上来说,杨行舟是一个野心家,而不是纯粹的江湖人,所以他有点看不惯原著中李寻欢的一些作为,这李寻欢在江湖上成名,被誉为一代大侠,力压同侪,可是他上对不起高堂,中对不起情人和朋友,下对不起自己的晚辈,穷困潦倒,借酒消愁,绝大部分都是自作自受。

    一开始没人要害他,反倒是他自己要害自己,才落得个远走关外,痨病缠身的下场,这一点根本就不令人同情,不过此人心地良善,侠义无双,勇斗邪恶,这一点也确实让人佩服,是以杨行舟看不惯原著中李寻欢前半生的作为,却又对他后半生的所作所为大感钦佩。

    此时站在李园门前,大生感叹之情:“一门皆贵,荣华至此,可惜却落得家园败落这么一个下场!”

    他乘着大鸟从天而降,早惊动了门前家丁护卫,一群哆哆嗦嗦迎上前来,被吓得不轻,一名家丁颤声问道:“这……这位公子,不是,这位仙童,您是从那座仙山宝地而来?可是要找我们老爷?”

    无论在任何朝代,普通人见到这种骑着大鸟从天而降的情形,都会在第一时间联想到神仙佛陀等仙佛之流,毕竟现实之中,谁也没有见过以鸟儿为坐骑,破空飞天的人类。

    这李园家丁自诩见多识广,此时也感心惊,来到杨行舟面前,好生恭谨。

    杨行舟跳下鸟背,提抢问道:“这可是小李探花的府邸?”

    面前家丁弯腰道:“是,你说的是二少爷么?这里就是李园,大少爷,二少爷,都住在这里。”

    杨行舟点头道:“好,既然是李园,我问你,王怜花在不在府上?”

    家丁一愣,道:“王怜花?小人不曾听到过这个名字,前几天倒是有个姓王的客人在来府里做客,至于这客人尊讳,小人并不知晓。”

    杨行舟道:“前几天?现在呢?这姓王的可还在?”

    家丁道:“前天便已经走了!”

    杨行舟心中一凉:“走了?这般巧?我不信!”

    迈步向大门走去:“把你们家主喊过来,我有话要问!”

    他千里迢迢,乘巨鸟前来,就是不想错过与王怜花的会面,实在是不愿相信自己运气这么差,还真的与王怜花错过了。

    “哎,公子,您稍等,请先让小人禀报家主,您再进去不迟……”

    砰!

    杨行舟一脚踢出,将面前的家丁踢的高高飞起,落在了三丈多高的屋顶之上,吓的哇哇大叫,却又不曾受伤,旁边几名围拢过来的家丁俱都大惊,轰然散开,不住大叫,却不敢再近杨行舟的身。

    杨行舟走进大院,绕过迎门墙,便看到院子里丫鬟仆人全都好奇的看向自己,有一个丫鬟大着胆子道:“这位公子,你何故闯我李家大门?”

    杨行舟笑道:“小丫头,去喊你们家主,让他带王怜花见我!”

    说话间手中长枪提起,轻轻一扔,穿透前方一株大树树干,喝道:“快去!再有迟疑,人同此树!”

    丫鬟一声惊叫,吓了好大一跳,向后院跑去。

    杨行舟嘿嘿一笑,伸手虚招,将长枪重新抄在手中,缓缓向前方大厅走去,一名中年管家迎上前来:“这位少侠,还请在客厅稍坐,我家老爷这便出来相见。”

    相比丫鬟仆人们的惊慌失措,这位管家却是神情镇定,与杨行舟说话之际,也是不卑不亢,将杨行舟引领到客厅之后,端茶倒水,忙活了片刻,方才躬身道:“公子稍等,小人告退,我家老爷一会儿就来。”

    杨行舟笑道:“你很不错,叫什么名字?”

    管家道:“小人李重,公子如有吩咐,只管示下。”

    杨行舟从怀中掏出一枚金锭,随手扔给李重:“你很不错,赏给你的!”

    李重伸手接住,弯腰道:“谢公子赏赐,小人告退。”

    这枚金锭已经是极大的一笔财富,但是李重神情依旧不变,不卑不亢,一如刚才,只看此人表现,便知道这几代门第高华之家,便是下人都有其风度。

    杨行舟做皇帝时,没少去过这种府邸,李重退下之后,他起身看向正对大门的一副中堂大画,只见这画上画的是百花图,中间是一片牡丹,笔色艳丽,富贵已极,留白处写着一首小诗,道是:

    黄河曾见几番清,

    未见人间有此荣。

    千里朱旗迎五马,

    一门黄榜占三名。

    魁星昨夜朝金阙,

    皂盖今朝拥玉京。

    胜似状元和榜眼,

    探花父子风流种。

    落款却是龙章宝印,竟然是当今皇上亲笔所书,与门口对联上的字迹一模一样。

    杨行舟看罢多时,叹道:“一家朱紫,满门皆贵,可怜最后却被李寻欢这个败家玩意儿全都败坏了!”

    脚步声响起,杨行舟转过身去,便看到一名长须老人和中年男子一起走来,为首老人有五十多岁年纪,两鬓斑白,身形削瘦,走路却是呼呼带风,极有气势,一看便是久居上位之人。

    在这老人身后的中年男子身材修长,锦衣华服,腰部悬着一根银锏,相貌英俊,只是颧骨微凸,面皮发黄,似有病容。

    这两人相貌都与李寻欢有七八分相似,只看他们长相,便知定然与李寻欢定然有血缘关系。

    为首老者走进大厅之后,拱手道:“贵客前来,未能远迎,恕罪,恕罪!”

    杨行舟起身笑道:“不敢,不敢,可是李博远老先生当面?我昨日刚在邯郸古道上遇到小李探花,只是急着前来寻找王怜花,因此提前赶来,这里有小李书信一封,还请老先生过目。”

    长须老者一愣,道:“啊,你见过欢儿了?他现在何处?”

    伸手接过书信,抽出来看了片刻,展颜道:“原来是杨少侠,小儿多亏你出手相救,你是小儿的救命恩人,便是我整个李家的恩人,快请坐,快请坐!”

    李寻欢在书信上将自己遇伏被救一事写的极为详细,对杨行舟也是不吝溢美之词,将杨行舟急着赶到李园的原因也说的十分清楚。

    李博远认得李寻欢的笔迹,也清楚自己这儿子的用笔习惯,看完之后,自然不会怀疑,将书信转给老大李寻风,对杨行舟笑道:“我还当是有武林豪杰前来与小儿比武,却原来是少侠过来找人。”

    他说到这里,摇头道:“小儿已经说明了你的来意,可惜你来的不巧,怜花兄昨日便已经离开保定府,据说要买舟东渡,去海外仙山隐居,少侠若是找他,怕是很难找了。”

    杨行舟一脸晦气:“真走了啊?”

    “千真万确,老朽何必瞒哄少侠。”

    “没想到还是晚来了一步,可惜,可惜!”

    杨行舟大感遗憾,端起茶水喝了几口,方才平静下来,看向李博远身边的中年男子:“这位便是大李兄?”

    李园父子三人,李博远被称为老李探花,李寻风被称为大李探花,李寻欢则被称为小李探花,是以杨行舟故有此问。

    李博远道:“不错,正是老朽大长子寻风,寻风,杨少侠是咱们李家的恩公,你们日后要多亲近。”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李寻风说的。

    此时李寻风刚看完李寻欢的书信,笑道:“那是自然。杨兄,多谢你搭救我二弟性命,请受小弟一拜!”

    站起身来,便要向杨行舟行礼,刚刚弯腰便被杨行舟扶住双臂,上下端详了几遍,皱眉道:“大公子,你这身子不对劲啊,暗疾潜伏,大限已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