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同心难得

作者:苇草遮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闻言,赵霜回过神来,看向石宽的目光稍有不满:“你倒是好心情,案子没有一点进展,成天就想着吃。”

    石宽无语,然后忿忿道:“就算办案,也得吃饱肚子不是,再说了我怎就成天想着吃了。”顿了顿,又指着桌上玉碗道:“两日来,进我肚子的也就只有这药液了”

    说起药液,赵霜才想起来眼前这家伙可是受伤不轻,仔细打量石宽,想着其独身闯秘林,问孟姑,声音不由得温和了几分,问道:“你身体无碍吧?”

    此时,屋子外,有鸟雀在叽叽喳喳的唱歌,暖暖的阳光照射进来,投在赵霜脸上,有种难以言说的风情,看的石宽一阵恍惚,装作不经意的低下头,答道:“无碍,孟姑虽然厉害,但我受的都是皮外伤,不用理,自己就痊愈了。”

    没有发现石宽的异常,赵霜点头道:“就算如此,平扁鹊开的药也不能停,知道吗?”

    石宽撇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病不讳医的道理还是懂得!”

    赵霜看了石宽一眼:“那就好。”

    话音刚落,就见石宽转身欲走,赵霜清喝道:“站住。”

    石宽回过头来,双手一摊,无奈道:“好郡主,还有什么事吗?我肚子可是开始咕噜咕噜的叫了。”

    赵霜冷哼一声:“别油嘴滑舌,记住一点,以后无论什么行动,都要事先和我商量,听清楚了吗?”

    见赵霜眸光渐寒,石宽当即斩钉截铁道:“你是门主,你说了算!”

    “这还差不多,走吧!”

    “走?嗯,去哪儿?”

    “你不是要请我吃饭?”

    石宽一拍脑门,见赵霜已经出了屋子,摇头苦笑两下,然后快步跟上,不知怎么回事,自半月前小湖旁的那番谈话后,他总是特别容易失态。

    长街上行人很多,有卖艺的,杂耍的。也有做小吃食的,比如大郎炊饼,虽然模样并不精致,味道也不甚美味,但胜在便宜,所以生意倒也不错。

    石宽与赵霜并行,心思动了起来,后者贵为郡主,自小锦衣玉食,吃山珍海味怕也只是寻常,今日倒不如反而行之,找最普通的吃食,指不定会更合其胃口。

    有了计较,石宽便领着赵霜来到了丐儿帮名下的春记汤饼店。

    春记占地并不大,只有一层,统共十来个桌椅,店员也不多,统共三个伙计。

    这时,过了饭点的缘故,店内空荡荡的,没有一位客人,只有身穿粗衣的伙计,肘在靠里的桌子上,昏昏欲睡。

    石宽咳嗽两声,那粗衣伙计茫茫然抬头,用手擦擦眼睛,然后便一声惊叫,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来,拱手谄媚道:“帮主,是什么神风把您给吹来了?”

    石宽眉头一皱:“怎的,我不能来?”

    粗衣伙计额头汗珠密布,忙道:“能来能来,就是帮主你日理万机,突然来到春记,令小的有点受宠若惊。”

    对粗衣伙计的心思,石宽如何不知道,只是他现在没多处的心思分在这种小事上,摆摆手:“不用受宠若惊,查账那是文先生的事,我今天来,只是为了吃汤饼!”

    “呼!”

    闻言,粗衣伙计长长松了一口气,麻溜的擦拭下桌子,请石宽二人坐下,然后报个声音,就去厨房帮忙了。

    “想不到你在丐儿帮威望挺高啊?”

    从进门起,将伙计的反应全部看在眼里的赵霜刚落座,便如此问道。

    石宽轻笑,摇头道:“那也没有郡主威望高,我敢打包票,只要你亮明身份,这些伙计对你会比对我更恭敬。”

    忽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石宽那双漆黑的眸子毫不避讳的直接看向赵霜。

    起初赵霜还没有在意,可过了片刻,那恍若实质的视线依旧在她脸上打量,不由得羞怒渐生,虽然她是女扮男装,可别人不知,你石宽也不知吗?不知这样的盯着女子看的无礼举动是只有市井登徒子才会做出来的吗?

    就在赵霜即将掀桌子的那刻,石宽移开了视线,开口道:“我以为你问的第一个问题,会是我为什么带你来这种汤饼店!”

    赵霜微微错愕,而后两颊染上了层淡粉色:“好哇,石宽,在你眼里,我赵霜就是个锦衣玉食,口舌刁蛮,瞧不起平民百姓的人吗?”

    石宽神色复杂:“在此之前,我确实有这种想法,不过现在没有了!”

    说完,两人相对无语,不一会,粗衣伙计端上来两碗热腾腾的汤水。和一盘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大饼。

    热气在桌上弥漫,模糊了彼此的视线,石宽知道这话说出必然伤人,甚至会让他和赵霜刚刚建立,并不稳固的关系出现裂痕,可他不后悔。

    一个出身高贵的大宋郡主,一个是低在尘埃的丐儿帮主,他们的见识,经历,眼界都是迥异不同,以后若真共事于密司黄门,分歧在所难免,当然,有分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了分歧,却没补救分歧的办法。

    好在赵霜没让他失望,不管她在心中怎么想,至少在表面上,对在汤饼店吃饭没有丝毫反感,这说明赵霜并不是一个极度自重人,这样的话,即使将来出现了分歧,他也有信心去补救。

    相通了这点,一直以来萦绕在心头的阴霾尽数散去,将大饼撕成小块放进汤水中,见赵霜仍旧用她那双清澈无尘的明眸定定的看着他,石宽有点心虚,把刚泡好的汤饼推到赵霜面前,试探道:“要不,你先吃?”

    赵霜摇头,睫毛轻抖,正色道:“石宽,我自幼至今,不懂也不会去猜测别人的心思,你以后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和我说,别拐弯抹角,行吗?”

    相识以来,这是赵霜第一次用如此认真的语气同他讲话,石宽的心口似是被锤子重击,砰砰砰的直跳。

    迎着对方的视线,石宽开口回答,语气缓慢却有股山盟海誓的味道:“好,我答应你。”

    短短五个字出口,两人之间盘旋的沉闷气息一扫而空,赵霜把方才石宽推过来的汤饼复又推回去,自己则是拿起旁边盘中的大饼,往另一个碗中撕了起来。

    石宽见状,莞尔一笑,低头自顾吃了起来,不多时,汤饼碗就见了底,但腹中饥饿之感犹在。

    寻思着再让伙计做一份,正欲叫人,就见一支如雪皓腕推着泡好的汤饼出现在了视线中,抬头看去,赵霜神色如常,语气淡然:“我不饿,你吃吧!”

    石宽狐疑:“真不饿?”

    “不饿!”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石宽也不扭捏,伸手接过,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边吃边道:“关于案子,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谈到正事,赵霜眉目微皱,然后又缓缓舒展:“两条,第一是查户籍,找出东京城所有于每月十五出生的幼童,分别派人监视,但户籍由官府掌管,外人很难得见,而且我们目前人手严重不足。所以只有第二条,守株待兔了!”

    “守株待兔?”石宽不解。

    只见赵霜明眸无双,唇齿张合,说出了三个字:“杨葳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