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赵霜之怒

作者:苇草遮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嚯,孟姑听见,咬牙切齿,她对石宽的怨恨尤为刻骨,也不管王白景了,当即嘶叫着,朝这边掠来。

    压力骤然消失,王白景弯腰喘息,眼中神采明灭不定:“石宽吗?好普通的名字!”

    本来以他的身手,要躲开瞎了双眼的孟姑攻击,基本没有难度,之所以呈现出狼狈样,是因为他想要试探一下石宽。

    这个想法在后者拿出那枚青铜戒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作为前密司掌执之子,他自然知道,那青铜戒共有十八枚,样式各不同,分别为密司九门各正副门主所有。

    他之前问天子,加入密司,天子给他的条件是侦破东京城幼童失踪案,所以半月来,好一番明察暗访后,有人告诉他,东京北城外有个诡异的树林,其中有个无所不知的孟姑。

    于是乎,他便来了这诡林寻孟姑,谁知刚到就看见了方才那幕,对于无关的人和事,他一向理智,自然不会冒着得罪孟姑的可能出手相救石宽。

    可接下来石宽掏出了青铜戒,这让他大受冲击,虽然有点不能接受,但既然和密司有关,他就不能坐视不理。。

    正当他想着如何施救的时候,出乎意料的,石宽竟然突发奇招,打掉了孟姑独眼。

    身手不错,临危不乱,这是王白景给的石宽的八字评语,但仅仅如此,是不能够让他认同的,密司作为集侦查,刺杀等不见光的手段于一体的机构,所需之人该是无比理性的,不掺杂别的情感的。

    所以他故意被孟姑抓伤,就是要看石宽的反应,可惜,让他失望了,一个怀着慈善之心的人,注定无法成为合格的密司暗探。

    站起身来,看一眼在不远处你追我赶的二人,王白景摇摇头,然后快步离开了乱葬岗。

    这边,石宽在低头躲过孟姑铁爪的瞬间,偶然一瞥,正好看见王白景渐渐模糊的背影,略微一怔,旋即怒火中烧,好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果真是好人难做。

    来不及多想,背后发凉,孟姑攻击又到,石宽往前一扑,刚好躲过,额头冒出冷汗。

    至此,每分每秒都是生死交加,石宽不敢再分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左闪右躲的将孟姑朝断碑方向引去。

    其间吃了几个不大不小的苦头,衣服几乎都被撕碎,尤其是后背,像有无数带有毒针的虫蚁在爬,全是密密麻麻的灼热痛感。

    “小子,不把你挫骨扬灰,难解我心头之恨!”

    孟姑独目处腌臜不堪,红的是血,黑的是土,白的不知是什么,总之三色互相混合,形态可怖无比,恍如修罗夜叉,这一开口,更是惊的石宽心肝儿颤了好几下。

    好在那断碑已近在眼前,石宽大喊道:“老妖婆,口气不小,倘你真有那么厉害,仅剩的招子就不会被我坏了!”

    闻言,孟姑几乎要被气炸了,仰天长嘶:“啊啊啊,小子,我要杀了你!”

    拼尽剩余力气,石宽快跑两步,躲到断碑后面,只露出个头来:“杀我?来吧,小爷就在这,站着让你杀。”

    若是静心下来,孟姑自然能察觉到不对,但此时,她整个人都被失明后的恐惧和对石宽的怨毒掌控着,闻言没有细加分辨,只怒吼一声,扑将起来,循着声朝石宽冲去。

    这一冲,孟姑是抱着立取石宽性命的心思的,故而用足了力道,声势着实骇人。见状,石宽马上低头,整个人躲在了断碑后面。

    “轰!”

    沉闷的声音在乱葬岗上响起,惊飞了落单的乌鸦,等了半晌,确定孟姑没了声息,石宽一瘸一拐的走上前来。

    纵然有了心里准备,但亲眼见到孟姑惨样,石宽还是忍不住呕的一下朝旁吐了起来。

    好一会后,感觉胆汁都吐得差不多了,低头再朝孟姑看去,叹气道:“你说要我死无全尸,最终却是你死无全尸。”

    说完,石宽从地上捡起青铜戒,仔细擦拭干净,放入怀中,沉默片刻,然后转身离开。

    回城的路上,没有逃出生天的欣喜,有的只是感慨和失落,他不想杀人,可有时候,他不杀人,就会被人杀,或者有更多的人被杀,所以他别无选择。

    在此之前,死在他手下的共有九人,这九人无不是为非作歹,恶贯满盈之辈,而孟姑,刚好是第十个。

    脚步缓慢的缘故,当石宽赶到东京城北城门口时,天已经放亮,进城的人排起了一字长蛇。

    因为衣衫不整又血迹斑斑,石宽和守城士兵磨了大半天口水,好不容易进了城,一回到住处,躺下就睡,倒不是困,而是骨肉疲惫使然。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也不知做了多少个梦,一会是带着面具,自称幽王的人,一会是王白景,一会又是孟姑。

    正迷迷糊糊间,忽然感觉有人在用力扒拉自己眼皮,心中警觉,莫非是孟姑的同伙前来报仇?

    如被冷水浇头,整个人清醒过来,也不动声色,只微微睁开眼缝瞧去,印入眼帘的是张老如树皮,布满斑痕的的脸面,和孟姑确实有几分相像。

    不敢犹豫,右手忽然伸出,抓在对方命脉处,然后豁然跳起身,厉声问道:“你是何人?叫什么名字?和孟姑什么关系?”

    “哎呀呀,你这后生无礼,快快松开老夫。”

    “松开?想多了,快回答我的问题?”

    经过与孟姑一战,石宽心神高度紧张,加上人在刚醒来时大都被会被情绪左右,所以才会作出这种草木皆兵的反应。

    “哼,什么孟姑?老夫乃名医平扁鹊,是郡主诚心相邀,来给你这后生治伤的。”

    “郡主,赵霜?”看着朝自己吹胡子瞪眼的老头,石宽疑惑的问道。

    “大胆,竟敢直呼郡主名讳!”平扁鹊怒了,大声斥责,作为皇宫御医的他,一向把身份尊卑看的比性命还重,今见石宽放肆,如何能忍?

    石宽确定了这老头没有恶意,松开手,嘴角一撇,道:“赵霜赵霜赵霜,我就呼郡主名讳了,你能如何?”

    “狂徒,狂徒,按宋律该投入大牢。”平扁鹊气的浑身发抖,指着石宽跳脚说道。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道很是好听,却又略带煞气的声音。

    身体一怔,石宽回头看去,只见三步开外的地方,有人皓齿明眸,粉唇紧咬,一身绿衣男儿装,不是赵霜还有何人?

    只是此时的赵霜脸色可不太好看,上前来,砰的一下将玉碗重重放在桌上,浓厚的黑色药汁四处溅落。

    平扁鹊见状,为老不尊的抢先告状道:“郡主,这个后生不知天高地厚,竟敢直呼您的名讳”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赵霜挥手打断,没让继续说下去。

    平扁鹊错愕无比,郡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心中疑惑,朝石宽看去,只见这家伙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当即冷哼一声,给赵霜行个礼,然后气哄哄的夺门而走。

    屋中只剩下两个人,针落可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